李庆华:遍地花开

2015-07-23 19:27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李庆华 点击:

摘要:李庆华:遍地花开(组诗选)

推荐关键字

李庆华:遍地花开(组诗选)
 
 

        李庆华,男,河南省固始县李家花园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固始县作家协会主席。曾在《人民日报》、《诗刊》、《十月》、《星星》诗刊、《绿风》诗刊、《诗歌月刊》、《莽原》、《奔流》、《安徽文学》等发表诗作600多首,出版诗集《爱无歧路》、《大写的汉字》,诗歌评论集《中学新诗解读》,现在固始县电化教育馆工作。
 
 
祈祷
 
让小草绿在没路的地方。让燕子
精心纺织白云
蝴蝶穿过树林,不知将纽扣
缝在谁家的屋檐
善良的小河把乞来的山岚
挂在矮枝上翻晒
地火是一群中学生,把五颜六色的元素
从实验室搬到小鸟的课堂
 
一小块白云的宣纸
能让我写一部关于春天的史诗
一大片纯蓝墨水的天空
却不够小雨写下内心的秘密——
 
在绿草的深处
我想选择蚁穴那么大的地方
不要颂歌。不要哭泣
只要一株挺拔的小草
做我的墓碑——
我就能连通广阔起伏的梦境
连通一匹白龙马的前生
 
种:
 
种一粒草籽,能长出一片草原
那么,埋一块骨头
能奔跑一群骏马吗
如果可以,在荒原上插一片羽毛
让飞鸟布满垂死的天空
将月亮在奶桶里洗一洗
就会长出遍地牛羊
 
种一节烟蒂能长出旱烟吗
种一滴泪水能长出宽容和善良吗
种一个十字架能长出忏悔吗
那么,再种一张老照片吧
我就可以走过磨亮的石桥
走向初恋单眼皮的小窗
 
洞庭白莲
 
因为传说,洞庭的白莲似乎比别处
坚持得更久。气蒸云梦的八月火车经过岳阳
我看见满湖的白莲
又一次打开潮湿的龙宫
踩痛的汽笛尖叫一声
保持不住的元气,从烟囱吐出
 
足音刚到渡口就变成了浪花
浪花轻轻欠起腰肢就在白莲上
结籽,结出一粒粒清秀的行草
幻想奇迹的少年从此下车
穿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岸柳
一封家书散在碧波之间
有山羊的声音。有梦的颜色
白莲净如水仙,哪一朵是我的倒影
我能在哪一朵莲座上坐稳
哪一朵白莲将说出深宫的秘密——
湖底还有另一片白莲,盈盈着另一座湖泊
 
棉布似的风抹得我眼花缭乱
有一条鱼,有时游在我的眼里
有时游在你的体内
柳公子,我不会把这些传过长江
 
菊花
 
一地碎阳,在九月
悄悄浸润了那些不显眼的角落
让瓦砾重新生动起来
 
九月,菊花的高度
就是秋天的高度
我们在阳光下站立
从没有感觉天空离我们这般近
 
抵达秋天的马车
嗅到太阳前额的素馨
沉默的太阳,如此高远
我们的语言
不过是一只只飞蠓
 
十月,菊花即将高过秋天
所以
我们必须让生命
正直地穿过冬天
不让寒冰割破血管
不许这个世界,漆黑一团
 
竹篮打水
 
用竹篮打水。搬起十五的月亮
砸不争气的泪滴
只要有人还在买椟还珠
所有的珍宝都将无家可归
 
用竹篮打的水,我将把它放在
阳光的高度——
向黑夜问好
向走出戒指的黄金问好
唯美的花朵
最终都会插在牛粪上
 
用竹篮打的水,我还要把它
挂在母语的银钩上
为缘木者找到童年的金鱼
让指桑者
别骂错了无辜的老槐
 
奔跑的草原
 
卸去鞍具的骏马
在为自己奔跑
 
坚硬的骨头,击倒一片晚风
飘逸的鬃毛将夕阳点燃
 
为一首牧歌奔跑,为美奔跑
为爱情奔跑
一匹卸去了辎重的骏马,抖落灰尘
奔跑出一座白净的草原
 
问路
 
晨妆和晚浴向镜子问路
镜子什么都告诉你——
关于悲哀 。关于热泪。关于酒杯。关于神秘
就是不告诉你——
关于家
 
离开小河回到异乡,自由让我透明
太阳什么都告诉你——
关于唯物。关于唯心 。关于解构 。关于结构
就是不告诉你——
如何醒来
 
水池中的喷泉不再为天空喷出
生活的浪花
我的信仰跌入月亮的空茫
进入地铁的阴谋——
土地的真理开始在城市生锈
 
独语
 
随着地形起伏的草地称之为婉转
峰回路转的山道称之为回音
想走动的连在一起叫河流
从黄昏坐到深夜称之为沉溺
 
什么叫释放,什么叫减轻
那些绕梁三日的音乐其实是困惑
 
雨睡在荷叶上,蜻蜓的催眠曲让梦变圆
海的细线上只有浪花在跳绳
 
我的双手是一对引号,一捧细纱
来不及排成诗行
一涡海水来不及画出天空的蔚蓝
 
我仰面向天,是一瓶拧开了瓶盖的
维雪啤酒
 
在纸上旅行
 
停下来,停在秒与秒之间
让生活变慢——
(如果加速,每一个方向都可能是逆风)
 
绕过尚未命名的事物
让它保持自己的高大
轻轻接受夜露的叹息
让夜草仰望的高度变矮
为河流打更,又不让自己的影子
搅乱了细沙的文明
 
在纸上旅行,让出宽敞的马路
给忙碌的蚂蚁
 
致一个生僻的汉字
 
我要给你写首诗,用泥土色的稿纸
不准它晕眩。风吹来也静止不动
我要找到另一个汉字,与你组成一个
自信的村庄——
从丑小鸭的水湄叫起你
让你站在河滨,成为天鹅的首领
命令太阳将摄灯对准你,直到你不再畏光
直到你指挥它们从左到右
站在诗行里齐声歌唱
 
你听得懂木铎的变音,能讲齐物的故事
曾是孔丘南窗下的一朵南瓜花
南瓜花上的一只土蜂
你固执。仗义。一次次从朱批的丝帛上逃走
一次次被淋湿,但未被风化——
至今我仍能触摸到你
粗糙的手掌,厚朴的嘴唇
你懂子规的啼鸣,会观星相
满身都是松脂的香气
 
你也是固步自封的汉字
繁体狂草,素食主义者,只饮月光和菊茶
一次次从抒情的诗行逃离
如果你真的不愿在这张泥土色的稿纸上跃动
我也不会勉强!
就请你时常到我的书房,修补一下漏水的偏旁
或作一块镇纸,压住轻狂的风
和我偶尔得意的心跳
 
下到黄昏的一场雨
 
整个下午都在下雨。上午生涩干咳的喉咙
现在顺畅了许多
仿佛怕惊吓着这场好雨
街道上的汽车也小心翼翼地走过
 
雨的响声如蚕吃桑叶
在这秋意渐浓的十月
我感到特别的温馨
我稍稍淋湿了头发,就幸福得
不知所措
 
雨下到黄昏轻飏成一片雾了
雾围绕着路灯
像秋光围着山坡上熟了的橘子
微风穿过我的雨伞又跑进了雨里
我随风飘起的领带
制造了另一阵风
从你的窗前,侧身走过
 
化缘的小鸟——致周庄
 
我从北国来。我是一只化缘的小鸟——
南朝四百八十寺,周庄是一株
烟雨锁不住的菩提
我轻轻地收拢双翅,便落在了
红尘之外
 
晨橹是禅,暮桨是禅
九百岁的周庄
依然是灰衣和轻舟的芒鞋
流水经过石礅
传来一阵阵木鱼的回声
水上半轮,水下半轮
我衔着空巢,犹豫在双桥之间——
 
是化十里荷花还是一朵白云
抑或是一片油菜花的滚动
那一轮明月我不能化去,自能带走
月波之间的一粒珠光
那一柄苏绣我也不忍
只汲取一阵扇过来的槐香
 
化去舞厅闪烁的霓虹
留下迷楼和阿金姑娘,留下
夜雾中轻轻地鼾声
亭台楼阁化去偏旁,小桥流水化去部首
双翅穿过垂柳和秀竹
一定能化去几句婉约的诗行
每一级石阶都是一部经书
 
每一片枫叶都停着菩萨的座骑
当红灯笼亮起一盏盏挽留
我也被笼罩在明清淡黄色的月光之中
——天啊,谁能化我回去
 
花语
 
我要种一株百合,她能开口说:我爱你!
也能与我共沐雪霜经历风雨
我要种一簇野菊花,像星星一样的野菊花
在天上也能看见她的闪烁
闪烁在寂寞的山岩上
我要种一棵桂花,她是双性恋者
她有轻盈的翅膀纤细的脚
走过我的书房又抵达妻子的枕畔
我还要有一株桃花
不流产也不难产,在五月的溪头
反复搓洗被春天弄脏的阳光
——我还有梅花,海棠花,甚至柳花
她们都姓李,住在女儿国里
而我是杜鹃,春天来了,模仿孙行者
一会儿变花,一会儿变鸟
 
钟声
 
钟声飞出黄金的花朵,孵化了
一只又一只虔诚的耳朵
比木鱼游得更远
比经声更亮——
 
钟声不断扩大自己的半径
每一个聆听者的心中
都飞满幸福的蜜蜂
 
一只蝴蝶从钟声里翩翩飞走
那是不安分的诗人
从一朵花心飞向另一朵花心
 
清明
 
如果不能回到长安,能回到洛阳也行
如果没有马,有一头毛驴也行
如果没有雨,有一阵轻雾夹杂柳絮拂面也行
那么多雪白的墙壁在等着我
那么多的墨汁酝酿好激情,在等着我
一路写下去。一路醉下去。一路折柳而去
或阳关。或蜀道。或江南
就算是找三四个红袖添香添酒,也没有人指指点点
如果要隐居,就拐到东晋
如果不怕死,还可以以椎击向嬴政
 
等待一场大雪
 
在清寂的季节等待一场大雪
在烟染的城市等待一场大雪
 
在最高的楼顶敞开胸怀
等待鲜亮的面孔好奇的面孔另一次重逢
等待浪漫的大雪,等待热情的大雪
等待一场大雪集体的暴动
并在篝火边将节日的晚会 点亮
 
等待踏响竹叶的大雪
等待大雪中的爬犁送来一封迟到的情书
等待迟到的情书重新映红我的脸庞
等待红围巾在雪地舞起的闪电拉响
内心的春雷
 
等待一场大雪牢牢冻住远方的股市
让所有的汽车成为城市的溜冰鞋
等待一场大雪像等待盛大的日出
等待读书的雪花晚归
等待游子的雪花回家
 
在苍茫之中,一朵雪花是一朵梦游的雪莲
是女人手上的一叶恋丝的桑
我轻轻地托着这朵水做的雪花
我怕她的天真折了翅膀
我等待着,等待着,等待有一页白帆
鼓起她的梦想
 
等待一场大雪,等待浸润着
桂花、菊花气息的大雪
等待印着蓝花的棉布一样的大雪
为低处的生活增添一点暖意——
大雪即将来临,我闻到了雪慢慢开花
慢慢释放出来的金银花的香气
月亮啊,请你拽紧绳子,我要沿此
找到大雪的根——
在烟染的季节,我等待着你的消息
在清寂的城市,我等待着你的光临
 
守住北窗
 
守住北窗 守住冬季最弱繁荣城堞
阳光照不到的雪域
因为水 失去声音
 
水没有错 水是我平等的对手
雪 使寒碜的荒野
缤纷另一番繁荣
如今 傲雪的梅花已成为珍品
在和平的年代
梅花的激情燃至尾声
只有雁字
把人深深地烫伤
 
寒潮是能洞穿玻璃的
也能够穿过心脏
一两点固执的梅朵
常常被雪的六指掐灭
我必须守住北窗
让白桦和雪撬没有退路
 
守住北窗 我比梅花有更多的优势
女儿正在南窗下
吟诵那首《春晓》 妻子做的腊肉
悬在空荡的屋子
我听见炊烟的拔节声
比松竹更加挺拔
 
在冬天 我凭藉这些
不让雪越雷池一步
待烫伤的部位悄悄萌动
我会同春天一道
把那些折腰的事物 一一扶起
 
大雪
 
一千匹白马从天堂出发
一千匹哈达梦中生花
 
一千朵白云飘出禅房
一千个灵感找不到载体
 
一千次站稳:灵光闪动
一千次覆身:幸福颤栗
 
一千只鸽子带来远方的问候
一千次逼我交出内心的阴影
 
一千束佛光移过朝北的书桌
哪一束是你的呼吸
 
一千种怀念正在返青
每一片叶子都没有年轮
 
一枝梅上的七朵花
 

 
七个不知寒冷的精灵
将冬眠的小道 吵醒
 
两位刚转过山坡,就被
一只只雪蝶迷住
忘记了赶路,让其他的姐妹
占领了一个又一个山头
 
一位举着罗盘测量春天的方位
一位拧开话筒召集失神的目光
头挨头叽喳着的两位正密谋
为蜜蜂布置一座陷阱
 
最小的一位翘楚顶峰
望着隐约的北斗
她惊讶姐妹们的倒影
已美丽成季节的走向
 

 
七只蚂蚁正在溃败寒风的大堤
要在冬天的深井里,挖掘出小溪
 
七个提灯的女神,走在满目苍痍的战场上
悄悄将大地的伤口护理
 

 
1是擂响春鼓的第一根重锤
2是走出序曲的一只小鸭
3是犹犹郁郁的耳朵
4是地平线上升起的一叶白帆
5是垂向寒江的鱼钩
6是即将结束冬眠的青蛇伸出的脖子
7是向春天折腰的小草
 
七朵音符横在冰河之上
吹漏了春天的消息
 
回去
 
种子回到了泥土。小溪
穿过山涧、田野和村庄
回到大海的故乡
 
一只鸟睁开无知的眼睛
像苹果一样光洁
一串鞭炮捧出内心的花朵
 
草原的摇曳在远方,在渔火
把夜空洗得通红的地方
 
蚕结茧,为了自由地飞翔
劳动者掌中的茧子是一座座粮仓
 
雨中马车
 
乌云合围了这个黄昏,天地之间
无处藏一颗侧隐之心
一辆马车多么渺小
在低矮的小路上
牢牢地抓住泥泞,不让风
挖出自己的根
 
雨钹如剑!三匹光洁的马肋上
涛声响起
 
牧鞭深入半空,擂起命运的鼓点
看不清赶马人的脸廓
马鬓扬起猎猎旌旗
 
雨中马车,一个渺小的黑影
载着小麦还是木材
肯定有困在雨中的异乡人
 
当马车从我的窗前黑鸦一样飞过
赶车人的吆喝声
点亮了黄昏的灯
 
泥土
 
稻谷是泥土的颜色,而瓷碗
是泥土的另一种颜色
绵延的草原,艳丽的花朵
是上帝泼墨时
不小心掉下的液汁
 
一半是火,一半是水
这是泥土的本质
罪孽深重的人类,生活其中
不敢太多的仰起头颅
总是低着 头
经受着烈日和暴雨的拷打
 
我们的爱情像碗
我们的仇恨像谷
当我们试图反过来追问
除了泥土,谁能经得住火的考验
除了泥土,谁能获得水的舞姿
 
碗和其中的稻谷揉合成纸张
我们用太阳和月亮的深情耕耘
直到最终交出灵魂,化为泥土
成为赎罪的一种
 
读点圣经
 
我喜欢在下午读点圣经
我觉得 此时
离上帝很近
 
可是 你却在此时造访
出于礼节
我只能用拜见上帝的时间
同你交谈
谈谈上帝之外的许多事情
 
谈话竟延至深夜
仰望深邃的夜空
我感觉 此时
离上帝更近
 
火车,在提速
 
在提速的火车上,我看见
群山在提速,田野上的野风和蛙鸣在提速
我只看见一个少女的
半个脸和半个微笑
看见柿子的半个红和老农半个吆喝
 
火车在提速,我的心跳在提速
我只有半个想象闪过
速度像一个布袋,吞噬了连绵和起伏
爱情啊,来不及触摸
 
我听见谁在水边吟诵“逝者如斯夫”
而下一句“不舍昼夜”
会被哪一列火车接住
 
——因为提速,逆风的火车和我
对生活,都有了全新的感受
 
一条没有选择到底的路
 
在白帝城,因谈到弗罗斯特的《未走之路》
我选择了另一条下山的小道
邀女伴一块去践踏陌生的意境
同时也想显露一下大学里有关地质的学问
 
沿着时间的纵轴,我们从汽笛声
一步步退去
渐渐感觉到江风的味道
江岸的岩石也一步步退去
我们找到了刀耕火种的玄武纪岩石
没有猿声,纷乱的野树丛一律是恐怖的站姿
夕阳转过瞿塘峡
小道前方的新奇,让我们的脚步
年轻又年轻
 
刘备在托孤堂选择了阿斗
李白在白云的早晨选择去了江陵
我们选择这条野道
没有游人,纤痕里也找不到得故事
只有古城墙上的汉瓦在继续风化
我们用胆量和足音小心地探路……
 
汗水渐渐被江风吹干,又渐渐凝固成
女伴的疑虑和我的不决
因导游打来手机,我们只好选择了返回!
从熟悉的地方登上“云锦号”游轮
才发现那条没有选择到底的路
再走一千米就通向当地船民的渡口
 
这算不算一个事件——
在熟悉的路上,女伴丢了一个亲切的水杯
而在未选择到底的路上
我丢了地理专业的某些知识和作为一个男人的
部分颜面
 
暮年
 
那时仇人大多都不在人世了
剩下的也想不起结仇的原因
在夕阳的巷口,与老友
共饮一壶新茶,偶尔吃力地反刍
眯着眼,看巷外的争吵
想一想,彼此都笑了
 
偶尔忆起其中的一位大约死了十年
刚开始大家还为之叹惜
渐渐就淡忘了,不知不觉就转了话题
因为记忆
也因为舒适的生活容易让人麻痹
 
不再刻意走姿和吃相
反正已被大多数人遗忘
暮色常常在晨练后就从四面八方涌来
我们就在暮色中
重复童年的游戏
希望死神也找不到我们
 
窗外的老槐树
 
窗外的那棵老槐树
过去是一座课堂
许多鸟儿都集合在那里
读书声撒满了四野八乡
 
后来大树被砍
它们从此就辍学了
像一群野马
在大风里消散
再也不听我们的口令了
 
带着树苗来
 
带着树苗来敲门的人
你一定是春天的朋友
幼苗上点点绿色比灯光还亮
 
带着树苗来的人,大声喘着热气
惊醒了屋檐下的小鸟
也惊醒了石板上的薄霜
 
夜色浑然不觉,我们的热血
已将衣衫鼓荡起来
就要点燃白云的东方
 
让我们上山吧,上到日出的地方
让我们越岭吧
渐渐靠近落日的滩涂
 
当金子和血色燃尽的时候
相信树荫会比人走得更远
直到走出我们的想象
 
让我们去喊醒所有沉睡的人
和所有麻木不仁的土地
幼苗会把夜色和衰败一点点吃光
 
春天的急就赋
 
我希望有风沙的春天短些
有蝉鸣和蛙泳的夏季长些
我希望秋天的苹果挂满我的小窗
我希望冬天的冰凌
轻轻梳理失神的目光
 
我希望白云和飞鸟重建天堂,花朵像图钉一样
钉住月亮的泪珠,让月光的唱片永不失真
我希望山峰不要像草莓那样容易腐烂
我希望船儿的金梭和鱼儿的银梭
织出一串浪花一片彩锦
 
我希望从一粒海盐里飞出少年的白鸽
我希望不断生活在热爱的地方也不断回到内心的故乡
 
我希望思想的触须一直在挖掘
我希望你耳朵的柴门一直开着
我希望三十年后还有现在的激动
我希望我们的双手永远这么有力
我希望对你微笑的花朵,也为我留下
芳香
 
家在河南
 
每一条自西向东的河流,它的右侧
都是我的家乡
河南总比河北阳光充足雨水丰沛
花儿也开得有滋有味
 
当河水冲击北岸时,我的家乡
就多了一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沙滩
当河水流向南岸时
又多了一处可见风景的峭崖
 
黄河之南是淮河,淮河之南是史河
我的家就在史河的南岸
爷爷的坟墓在河南,父亲的老屋在河南
在河南还有我初恋的南园
有次与江南的文友在笔会上相遇
我们紧紧拥抱
像拥抱着同父异母的兄弟
 
我在河南说的话我负责,被风吹到彼岸
我只能报之以叹息
我说的俚语我负责,有些词普通话不能翻译
我只能报之以微笑
每一条憨厚隐忍的小路,扬起尘土
又都默默落在自己的脸上
 
你可以嘲笑小麦的个子,你敢嘲笑
白馍的柔钢吗
你可以拒绝苹果的色彩
你能拒绝脆生生的青罗卜吗
抱起酒坛子醉成一棵拔起来的老柳
每堵土墙都是值得信赖的靠椅
 
在河北我常常西装,努力
做一个正人君子
不能像在河南那样随便——
只是乡音不变,只是走路的姿势不变
这样,我就能很容易碰上一个老乡
我们把手搭在彼此的肩上
成为微型的河南
 
大别山茶歌
 
是清明的山坡茶叶儿伸懒腰的声音
是谷雨的秧苗儿被暖风泡软的哈欠
是头枕雾岚的大山对着月亮的梦呓
是滂沱的大雨里左岸对右岸的吼叫
是黄昏时旱烟对旱烟的纠结
是垂柳下影子踩在影子上的惊慌
 
是鸟语。是溪流。是石榴叶儿的尖尖
是俚言。是情话。是二面黄黄的团扇
 
需要山谷的音响,松涛的背景
需要海拔700米的音高
需要一个猛子能扎30米的嗓子
需要牛哞需要蝉鸣的和声
 
只能用古柏的年轮和池塘的细波录音
灌满车鸣和市声的耳朵不能听
听进去也会失真
只能坐着竹筏去听
沿途还得接受杨柳荷花和山茱萸
一遍遍地搜身
 
需要站成一棵顺山而形的野树
并张开鸟巢样的耳朵
需要脱掉西服、 皮鞋和白袜
扶住一张木犁,先在自己的心里
犁开一方海绵般的水田——
我的大别山的茶歌哟
汩汩着的全是“采采芣苢”的遗韵
 
采茶
 
一群花朵正在绿叶上酿蜜
让我坚信
春天的好学校就是这玲珑的蜂房
 
茶树在拐弯处布置一个又一个陷阱
没等到天上掉下馅饼
我的眼睛已掉进舞蹈的手心
 
阳光一根根弯下腰,姑娘们不断将甜美
沏进杯里
我有了到处漏光的理由
 
一棵姓李的树
 
这棵树是我栽的,它当然应该姓李
也许它不开白花,或者什么花也不开
但它依然姓李。即使是无心的柳树
也不能姓杨
我修剪过的菊花它就不能姓陶
 
一棵姓李的树,会讲飞鸟和流水的故事
傍枝斜出,形迹可疑
会在我转身时防松警惕
举红叶的旗帜,穿碎黄的马褂
沿海拔降低,一棵姓李的树皮肤开始细腻
在炊烟和鸡鸣之中,享受阳光,雨露
 
一棵姓李的树,它必定在枝桠挂一串串
李白的诗。李商隐的诗。李煜的诗
也会挂我的尚未流传的诗句
鹧鸪来时,一川烟雨
南斗斜后,蝴蝶飞起
它薄薄的梦会把山路照亮
 
我喜欢开着窗子睡觉
 
我喜欢开着窗子睡觉。窗子朝南
楼下那一片刚刚纳入规划区的稻田
还生长着小鸟最后的晚餐
鸟也不是什么名贵,——鹭鸶,麻雀,水鹧鸪
跟农民工一样,有点寒碜
 
我没有使用闹钟的习惯,——
在乡下时是鸡鸣,更小时是母亲的巴掌
妻子的蜜语我一直不喜欢
常常睡过了早饭——
我选择在城乡结合部居住
就是看中了这是一个适宜做梦的地点
 
我喜欢开着窗子睡觉,就是希望黎明时
能听见小鸟的叫唤
市声还没醒来,麻雀的鸣叫孤独,羸弱
鹭鸶的鸣叫,洁白映着蓝天
鹧鸪啊,满城风絮,一川烟雨
而这些都是关于春天的议案
先把我的梦淋湿,再在我的耳垂上
系好杨柳、蛙鸣、小溪的窗帘
 
开着窗子睡觉。过一天讲一天
如果有一天不能开窗了
打开内心的窗子
也足以让我度过余年
 
卖梨的砀山人
 
十架子车的黄梨已经卖完
只剩下熏黑的锅碗瓢盆和十个砀山人
他们在街道的拐角处聚集
一辆拖拉机突突地冒着欢喜
架子车一辆一辆挂在后面,像一只风筝
妻儿们扭动了手中的线轴
 
腊月二十二的夕阳已有春联那么红
一群大雁从头顶掠过
他们像大雁投在街道上的薄影
除了一人开着拖拉机
其余人安置好自己的四肢和面容
只让思维飘飞
 
车队离繁华越来越远,离乡愁越来越近
转过一个街角
他们就走出了我的视线——
女儿拿出地图册
我们用1:10万的比例
来计算他们回家的速度
 
进入城市的拖拉机
 
进入城市的拖拉机,“突突”着鲁莽的心跳
它和土豆一起大声的咳嗽
这些白天忍着的痒在晚上变成马蹄
砸在我失眠的耳点上
 
咳过黄河路,嗽进交通巷
在一个菜市场又痒了半个时辰
一粒土豆掉在路边,是这个农民的汗珠
拖拉机冒着热气,像一条白毛巾
揩错了地方
 
一座铁桥跨过小河
 
开始是码头枯萎。接着木船被风冲散
鹅卵石是小河打不开的花朵
仿佛是一场大火后,颤抖在灰烬里的心
没有姑娘的竹篮和槌衣棒
连接码头的石级也枯萎了
只有小鸟仍在没有预感的歌唱
卖菜买种的乡亲蹬着三轮,不再呼朋引伴
上学的孩子坐上中巴就走了,缺少河水的冰冷
谁给他们少年的豪气和浮躁降降温
 
一座铁桥扎进了农田,农田也开始枯萎——
背着蛇皮袋的乡亲元宵前就已翻过那座小山
那些油菜花嫩黄给谁看呢
那些小溪清唱给谁听呢
那一树槐花香给谁闻呢
没有浪花的小河缺少了免疫力
城市的废水便乘虚而入
就像荒芜的后山经常有狐仙出没
 
铁桥上人来车往,流动着另一条河
小河正在枯萎,而我血管的河流
也渐渐干枯
 
给女儿
 
从主动起床拂桌拖地开始。从不再闯红灯
不随地吐痰开始
从公交车上给老人让位开始
多穿运动服,一周校对一次手表
MP3不宜天天携带,给耳朵
分辨蛙鸣和乌啼的能力
向蚂蚁学习,多与蜜蜂为伴
不征得百合的同意,不轻易拿出她的微笑
多喝绿茶,纯朴的山歌能随之进入血液
让你通体舒畅
面对同学,老师和亲人,像面对
一座水土保持良好的山峰
在床头灯的照射下,读一点禅的故事
每天不为音乐会弹一曲,不紧不慢
每天不为书法大赛写一篇,或楷或行
记住出门要告知父母自己的行踪
晚上不回来,要打个电话
别让父母在梦里还要颠颇
 
从主动陪母亲在厨房说说话开始
从时常到父亲的书房翻翻古书开始
从关心自己并学着关心别人开始
从分辨善恶,不仅靠书本还要靠思索开始
不歧视流浪者,多准备一些零钱
没钱也要送一个祝福给他们
多做些公益事业,环保行动争取第一个报名
包扎好受伤的麻雀,把它放飞山林
有时间收养几个流浪的动物
然后送给那些有爱心的人
多看新闻教育科技,少看冗长的韩剧
多去河边赤脚走走,可以少得脚气
不要与菜农争价,他们多是我乡下的邻居
多养花,把小院每一寸闲地都种上绿色
从不盲目崇拜明星歌星和父母开始
从坚持真理并不断学会聆听开始
不断从地处抵达高处,又不断从高处回到低处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实习生大卫、中国诗歌学会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上一篇: 王崇党:自选诗

下一篇:梁平:成都词典

推荐视频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