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崇党:自选诗

2015-07-23 19:06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 王崇党 点击:

摘要: 王崇党:自选诗

推荐关键字
 
王崇党:自选诗



 
        王崇党,笔名南鲁,70后,山东成武人,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现居上海。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上海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文化报》《文学报》《星星诗刊》《诗探索》等多家报刊,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出版个人诗集3部,其中《南鲁诗选》获诗刊文库双年度优秀诗集奖。
 
 

 
一口井,坐在那里
一直的坚持
让路过的高僧照见了自己
它内心的天空 沉静
井壁的根须绕过周围的人
周围的人早已成为宿命
其实,别人并不知道
一口井的想法
它只是努力把自己做成一顶帽子
想着,总有一天
天空会将它戴在头上
 
时间的咖啡
 
我知道,时间要喝我这杯咖啡
已经很久了
他不断地调制黑夜和白天
他已经放入很多了
但总感到不够
还要尽量再放进一些
 
我知道,他是要最后把我
放进去的
几次,他在犹豫
拿起又放下
我看着他做着这些工作
有逃掉或主动跳进去的念头
我一直在耐心地等待,只是想知道
他最后把我放进去
是要调得苦一点,还是更甜
 
唱片
 
我到达那里时,它只是一座光秃秃的
小山,像一个谢了顶的老人
 
我取来锯子,想从老树桩里取出年轮的唱片
锯到一半的时候,我哭了——
 
会不会有后来人,也提着锯子
想从我们的白骨中
寻找到尘世曾经的繁华
 
轻轻地抖
 
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摸过母亲的手了
只记得那时我的手很小
像雏鸟躺在糙而暖的窝里
这次回家,我给母亲戴上新手套
那双青筋裸露的手,受了惊,轻轻地抖
像一个熟悉的词被请到了陌生的语境
那双手的指甲缝里
颤抖着泥的腥,五月麦芒的刺疼
 
母亲捧起我不再是童年的手
为了看清楚,她把我的手抬到脸前
抬到几年前就瞎了的那只眼边
 
哑巴说了声“痛”
 
自从村里装上自来水
孩子们再也不去村口的老井玩
再也不在哑巴的身上抹鼻涕,拧像章
哑巴一个人趴在井沿
看自己的投影在井底倒立
就像把老井戴到了头上
 
井里好像有声音,好像有人在很深的地方说话
其实只有哑巴自己的影子在井里
他取来一堆石块,过一会就往井里扔一颗
井“咚”的一声
就像从不说话的人闷闷地喊——
“痛”
 
果子
 
最初
我在一个小小的受精卵中
一切自足。接下来
我只是扩张自己
你看,我们大家都一个个地争相长大
散发出香味。像极了
结在同一棵大树上的果子
 
虫子
是从内心开始生长的
所有的失意和苦痛
都缘于我要把自个儿从这棵树上
摘下来
 
忙音
 
我每天都要给一个人打电话
可是 不是号码按到一半
突然被事情打断 就是电话忙音
多少年来一直没有打通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忙碌
我想问候一下他
让他幸福的时候要提防厄运
让他痛苦的时候要想想彩虹和父母
让他思乡的时候不要读李白的《静夜思》
让他失恋的时候不要一个人在河边遛达
终于有一天 一位好心人
替我拨通了那个号码
 
我看着自己的手机
泪水哗哗哗地流
 
父亲突然害起羞来
 
父亲拄着拐杖在田间地头转
我在后面跟着
泛起的尘土一寸寸地吃掉我裤脚的光鲜
双腿渐渐有了根的形状
 
父亲说也干不动活了,只是要来看看
这庄稼看一眼少一眼
父亲突然害羞似地脸红起来
怯怯地说,没事就常回吧
你娘常念叨你呢
 
这时,一大片杨树叶正脱离枝头
在空中打着旋下落着
我伸手接了,顺便看清了它
背面的纹路与金黄
 
孤独
 
在人群中
我常常保持沉默
回到家里
我爱对着一堵墙的裂缝说话
我相信它能听懂我的意思
一天 我发现墙缝水汪汪的
周围长满了青苔
我要说的话
顿时哽在泪水里
 
生命的窄门
 
瓶子,以绝对的忠诚,一直伴我同行
有时它让我空着,有时又让我充满
有时它让我光鲜透明,有时又让我深沉灰暗
 
瓶子上的说明书,你不看也罢
那不过是异形的封条
如果你在一个侧面看到了自己的面容
那是你已被诅咒
 
如果在一个偶然的时候,你听到它一声脆响
那是在一个窄门前,它终于狠心丢下自己
让我独自前行
 
光阴
 
一出生
我手里就被塞了一个线头
拉着这个线头我一路往前走
线能拉多长,命就有多长
 
将来还没被我拉出来
拉出来的都是过去
那些流动的光阴在我手里
从不曾丢失
 
你说的现在,是那样值得怀疑
我手里只有过去
过去缠绕着我
像一个臃肿的蝶蛹
 
我不知道,当我丢下光阴的身体
会不会长出翅膀
 
石头
 
暴雨过后 河水退去
大大小小的石头
铺满了整个河床
它们的身上
布满被浪头掀动和击打的痕迹
它们一直在那里
只是直到今早
我才看清它们
 
我想一个个地给它们取名字
看看这个 瞅瞅那个
在雨后新鲜的鸟叫和花香中
它们都一样的敦实 安静
那就叫它们“安静”吧
我为取出这样一个安静的名字
整个早晨都安静着
 
真理
 
找一颗足够长的钉子
我就一下一下地钉起了地球
 
哐当,哐当,哐当
实践出真知,这谁都知道
钉着钉着,真理就出来了——
冰冷、松软、湿润、坚硬、炽热……
 
最后,终于到了
没有阻碍,甚至是虚无的时候——
一切都钉穿了
 
敌人
 
庄稼说
小草是敌人
总想淹没我
 
小草说
羊是敌人
一天到晚在吃我
 
羊说
狼是敌人
想法设法来骗我
 
狼说  人!
人才是真正的敌人
把火药和仇恨都泄给我
 
人瞅瞅四周——
到处是敌人
 
油漆工
 
有些事物是命定的
春天正在生长,却忽然把嫩芽憋了回去
想流泪的人忍住了悲伤
 
我到处寻找适合粉刷的东西
母亲用破的抹布,父亲用旧的木尺
一只半埋在歧途中的鞋子
都被我涂上鲜艳的颜色
后来我又找到霉黑的王氏族谱
找到孤寡的二胡,胎死蛋壳的鸡雏
甚至找到阳春三月刚备好的新棺材
我把它们全部刷成好看的颜色
还画上花草、蝙蝠和仙鹤等装饰纹样
画上神灵的庇护和乡村的乐器
我累了,蹲下来
鲤鱼一样在冰冷中弯起身子
 
漫山遍野的迎春花忽然开到了我脚下
我假装很开心很幸福
爷爷,可能是你在土里翻了个身
我哆嗦了一下
 

 
我在乡下长大
喉咙出奇地敏感
一到城市里,就咳
不停地咳,咳得头晕
整个城市也一摇一晃的
我吃药片,喝糖浆,打针,按穴位
甚至看心理医生
仍是咳个不停
 
回到乡下
喉咙开始发痒
我又咳起来
直到咳出一大堆汽车尾汽、沙尘
和各种花花绿绿的噪音
才慢慢恢复平静
这时,夕阳正好卡在山坳里
我坐在清澈的池塘边喊了几嗓子
远山传来碧绿的回声
我身旁的野草
哗啦啦落下许多小种籽
 
圆 弧
 
我把羊拴在有草的地方
坐在河堤的树荫下翻看小人书
 
树荫移动一点,我也随着移动一点
渐渐地,天黑下来了
 
我在地上移动的痕迹
正好是一个歪歪扭扭的圆弧
这顺时针形成的圆弧
正好指向不远处两个小耍伴的新坟
 
河面上荡漾着两张溺死的笑脸
我赶紧移开视线
惊慌地牵起羊,坑坑洼洼往家赶
 
半个月亮
 
半个月亮趴在黑黑的楼顶上
下半夜的乡愁
是长长的沉默后那一声落叶般的叹息
 
半个月亮侧卧在水桶里
亲人的咳嗽在晃荡,体重在减轻
 
在南方,在北方
在筷子散落人间的满月下
端着不同饭碗的人
咀嚼着相同的
百感交集的暮年
 
那白云
 
十分钟前,那白云跪在山顶
十分钟后,它还静静地跪在那里
风把它吹走,它又回来
风又吹,它又回
 
它多像我,离家多年
再也找不到老家的槐树和打麦场
那白云飘过火车的鸣笛和一阵犬吠
飘过农历的心绞痛
落下一阵雨,再也没回头
 
如今,那白云朝向山东的江海村
在山头,长跪不起
 
补 丁
 
一生缝缝补补的母亲从老家来到上海
却找不到一件可以缝补的旧衣衫
闲不住的母亲
失望的母亲
收拾包裹匆匆赶回老家的母亲
我真想告诉她
其实,我的生活藏着许多
难以启齿的补丁
她这一走
我褴褛的心灵还在漏风
 
拓 片
 
青苔让沉积的时间泛出绿意
谁的身世,被石碑上的证词供出
 
是谁要制作拓片
我亲眼看见大哥的脸被蒙上黄土纸
钴蓝的夜空上,我不止一次看到哥哥
与逝去的亲人们哑坐在一起
 
天空。你覆盖尘世的巨大宣纸
我仰望,洒落的不知是泪水
还是白汲水
 
眼罩
 
像是电影中常见的镜头:
一个人一边喝着野菜粥,一边看着美女图片
放大后成为一本杂志上的插图
再放大,是一个老人戴着老花镜,读着这本杂志
接着这张场景照,在拆迁后的半面残墙上随风摇晃
更大的是一片废墟、不远的建筑脚手架、一座城市的侧影
旋转的地球,一直扭动着身子,它想甩掉身上哪些多余的东西呢
茫茫星辰中的蓝色小点。噢,原来欲望是蓝色的
 
只是印有上面图案的眼罩
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我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将它
从酸痛的眼前摘下
 
大象
 
这是一头已存在,并将一直存在着的大象
你一生下来,就用眼,用手,用想象,甚至用忘我的性交
来猜度它的样子
让你沮丧的是,你穷尽一生也没看到它的全貌展览
 
你认为看到的都是物体未来发出的光
所以把看到的定义成过去,把未看到的定义成将来
至于现在,让你很是犯难
你甚至怀疑自己从未在现在真正生活过
 
一次在你顺水漂流时,突然发现现在就是那竹筏
可让你想不明白的是,它一直漂行在过去的河流上
没有了未来
 
那个遛羊的孩子
 
我所看到的那个孩子
头发湿漉漉的
一看就知道刚在河里嬉耍过
这当口 他蹲在那里
深深地低着头
用指甲抠着指甲
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抠
直到一朵红花在手指上绽开
 
那个孩子多像我呀
他抬起头 眼里含着泪花
隔着二十多年 我仍心疼地想帮他
最后 他终于起身
捡起已不见羊的羊绳
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牵着回家
 
散落的种子
 
1
一茎荷,就是一颗心
高高举起来,不摇摆,只用绽放的光芒跳动
远离尘世,静静地觉照
一颗心缓缓铺开辽阔的净土
 
2
房间内部的雨
下一滴就要成熟一滴
从青春到暮年,命运的豆荚里珍藏的
是几粒提纯的黄金
 
3
抬头看看天空那颗被吃剩下的
光明的核,我就放心了
只要有它在,一切被吃掉后
又都会再种出来
 
4
有人从穿金镂玉衣的帝王古尸身上
找到了灵感,为自己制作了一件闪光的玻璃衣
非常骄傲地走进大街的人群中
成了一个有光芒的人
 
5
几声炸雷把我吵醒
我看到天上乌云滚滚,雨落如注
而天外,分明有人正狠猛地擂着鼓锤
原来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6
山一开口说话
就口若悬河
我听不懂,是因为
我们之间有着万丈的落差
 
7
我常常举着鞭子赶时间
可鞭子打下去,疼的是我
那个背影渐有墓碑形状的人
也是我
 
8
时间是一台巨大的压缩机
轻易地就把我
压缩成一张悬挂在厅堂的
薄薄的黑白照片
 
9
开始,我往空空的储钱罐里存放钱币
积累自己的财富
后来,我一次次支付钱币
购买它的空
 
10
大树在天空扎下根须
地下的枝条,结着赶路的亡灵
我穿行在冬天里
化妆盒里只有一枚晶莹的冰
 
11
我灼烧心中的钨丝,扎成
通红的扫把
为就要到来的光明,清扫出一片
降落的机场
 
12
我在谷底等待
等待从天空飞过的乌鸦停下来
放下嘴里衔着的石子
把我满溢出来,交给牧羊的姑娘
 
13
那头黔驴又回来了
可老虎却都躲了起来
据说是因为驴,偷偷地在身体里
放置了钩子
 
14
尺子
是一截枯了的树枝
一头的树叶
总是被逼得无路可走
 
15
我们是一粒粒石子
投入水中就可以制造圈子
而且还会一圈圈地荡漾开去
而那时,我们早已沉入了水底
 
16
四周摆放着哈哈镜
看到的已是荒唐与可笑
这是一个怎样的无法突破的房间
是谁已把我做成了琥珀
 
17
风。一个透明的人
整个时间都在突破
没有人能够阻止
因为,没有人能修补时间
 
18
前半生,我试图找出世间有用的东西
结果我错了
后半生,我试图找出世间无用的东西
结果还是我错了
 
19
海水的苦涩不是水的
是海的病
我的病一直蜷缩着,成为
身体里跳动的红果核
 
20
站在时间之外,我看到
我正忙着往自己这支箭头上涂抹蜜糖或毒汁
箭一次次地呼啸着射穿
沿途的我
 
21
一滴水单纯清澈
它在成长,在编织鸟儿的翅膀
海洋就是鸟儿的翅膀
它一直在编织,早已忘记了飞翔
22
土地上的庄稼越来越少
野草、民宅越来越少
只有钢筋水泥,像一个疯长的牛皮藓
越来越大
 
23
那一方一直没有挪动地方的古老土地
是一张洗不尽的底片
等待着一个又一个的游子
回来冲洗
 
24
四周空无一物
我悬浮在空中,像一个小小的星球
是菜里的少许盐巴
重又扶起了我的尘世
 
25
临终时,如果我在做梦
而梦又不能停下来
且美梦易逝,恶梦不醒
这样一想,我对死亡忽然充满了恐惧
 
慌张
 
在高楼大厦间飘着
每年开春都要挤时间回老家看看
行李很乱 月光很凉
多少次 梦里的火车颠簸得脑震荡
 
每次回家我都直奔田地
我知道父亲要么在耙地 要么在耕种
每次气喘吁吁来到父亲身边
他几乎都蹲在土梗上抽烟
吧嗒吧嗒的汗珠子
有时候滴在禾苗上
更多的时候砸在鞋帮上
 
看着我行色匆匆的狼狈样
父亲总是说
没什么事 别老是往家里跑
就这几亩地 就那几间破房子
没啥好想的
你在大都市生活 悠着点
别丢了魂似的 整天慌慌张张
 
我准备把一只蚂蚁喂养成大象
 
它虽然小
但力气大,又勤勤恳恳,吃得也不多
那时,家里很穷,小小的我也常吃不饱
但我会故意留下一些馍屑
喂养一只蚂蚁
 
我想让它一点点长大
长成大象。能帮着家里耕地拉庄稼
能驮着瘫痪在床的邻居老爷爷出门晒太阳
能用它的长鼻子陪我们小朋友一起玩打水仗
 
可不知道为什么
如今我看到大象时,却总想让它变回蚂蚁
 
切洋葱
 
为了做一手好菜
我天天拿洋葱进行练习
切一刀 眼睛被辣出一滴泪
切二刀 眼睛被辣出二滴泪
切三刀 眼睛被辣出三滴泪
一刀一滴泪
 
其实 这么多年来
我一直这样干着
为了给生活当好一名厨师
我边切边流泪
 
疑点
 
一张白纸
一直坚持空着
坚持着拒绝一切来自外来的界定
 
慢慢地慢慢地它变黄了
变脆了
布满了斑点
 
它像一个倔性子的人
已不再年轻
那些老人斑成了一个个
疑点
 
两棵庄稼
 
一棵静静生长的庄稼不慎被我碰痛
它疼叫着就要倒下时 我躬身扶住了它
我用身上所有能用得上的手帕 鞋带给它包扎
 
一阵风吹来 它仍趔赽着要倒
我扶着它 不敢松手
因为找不到可以做支撑的东西
只好把庄稼固定在我的腿上 细心绑好
 
我决心就这么站着 一直等到它重新长得结实
我还给它唱歌 吓退一群来叨食的鸟儿
只一会儿功夫 我就在它的身边变绿了
 
来来往往的人说:看 这两棵庄稼
 
水库
 
小时候 我的水库总关不牢
一眨眼就会决堤
母亲总骂我没出息
 
慢慢地 我长大了
诺大的水库里 找不到一滴水
这些年 我活得很累 经常受委屈
有时候想哭几声
却找不到儿时的眼泪
 

 
上幼儿园的时候
我在田字格里写字
写着写着就把字写大
大得长到了田外去
 
很快 我学会了间架结构
为了不让字出格
我的字越写越小
直至小成一粒蚂蚁
卑微 被人看不见
 
从白到黑
 
当我睁开双眼
第一次看到世界之后
我就让世界记住我响亮的哭声
 
我渐渐发觉,在以后的生命里
我的每一句评论,都会让白天多一个黑点
说着说着天就黑下来了
 
亲爱
 
我种了一株花草
取名叫亲爱
我养了一条鱼
取名叫亲爱
我买了一个茶杯
取名叫亲爱
我添了一个枕头
取名叫亲爱
走进我生活的一切
无一例外地我都取名叫亲爱
亲爱的 你知道只有这样
我才能一直抚摸着你
我才能一遍遍地唤着你
就连随之流下的泪水
我也取名叫亲爱
 
那片桃林
 
当我静下来的时候
我就能清楚地看到远方的那片桃林
我如果口渴
就会有一枝甘桃递过来
林里有一个白发老人
周围坐着七十二个听课的学生
我一步步急切地向桃林走近
它却一直在远方
 
当我再一次静观自己的时候
风就会吹来桃林的气蕴 送来
圣人不紧不慢的声音
圣人啊 我端坐在离你二千五百多年的地方
在七十二个学生之后
兀自做起你的第七十三个学生
 
搬家
 
又一次搬家 留下的很多
搬走的更多
 
如果再一次搬家
又有哪些被留下 哪些被搬走
面对一次次的搬家
一次次的取舍
我甚至失去判断
 
等我最后一次搬家
从闹市到荒野
除了把自己装进一个小木匣子里
我不知道还能搬走些什么
 
生活
 
一块玻璃
透明
一眼就能看透
 
很多时候
我们需要用水银
遮住谜底
找出丢失的自己
 
捉迷藏
 
小时候
你总是故意露出一个脚趾
让我找到你
而你总是故意看不到我
在我面前一遍遍寻找
直到我忍不住笑出声音
 
长大以后
我躲在工作里
你不来找我
你躲在孤独里
我也很少找你
 
爷爷,等我想到找你的时候
你却把自己的身体故意丢在那里
让我找不到你
我想,你一定是发现了先人的藏身之处
就像一根树枝将自己干枯以后
却偷偷地在别处冒出新芽
 
淡然
 
我还是那样爱激动
偶尔还会擦枪走火
 
有位高人劝我
遇到事情要学会沉静
用三十年后对待此事的心态
淡然处置
 
我想了又想
还是不太情愿
我不能转眼间就少活
三十年
 

 
我来到的这个岛并不高
是海水之上的一大块陆地
如果不是在岛边眺望
我会认为自己是生活在广阔的陆地上
 
我从小就有恐高症
我唯一关心的就是——
在海水退去之后,小岛成了高山
我该如何从高山上心平气和地
走到平地上来
 
我只是叫南鲁
 
我成为嫌疑犯
是缘于一个偶然的事件
春天里的一朵花凋谢了
据说与南鲁有关
警方为此搜索了所有的南鲁
放在一个大筛子里筛
警方问我与那朵花是否有关系
我说我与整个春天有关系
警方问我在那个春天都干了些什么
我说被春天选中唱诗
警方问我你是南鲁吗
我说我不是 我什么也不是
我只是叫南鲁
 
假如我有了一次脱壳的机会
 
假如,我能像金蝉一样
有一次脱壳的机会
我也会像蝉一样把身上没用的黄金脱掉
把蜷缩的自卑脱掉
用我的嫩肉和骨骼打造一对翅膀
腾出多余的欲望
空出一个能很好发声的共鸣腔
然后捡一处高枝住下来
尽情地歌唱幸福的生活
 
靶子
 
小的时候
我用圆珠笔在手臂上
画了一串手表
戴着美了好多天
 
长大了
我在身上画满了大大小小的靶子
然后,让自己伤得
全身没一处好地方
 
气息
 
呼吸这口气时
我能感受得到上口气的余息
如果一直往上数
我就会偶遇我的前世
如果一直往下数
我也会恰逢我的来生
 
一些东西正无声地消失
同时另一些东西
又露珠一样悄然蕴结
我真的无法说清这个聚散的世界
到底减少了什么
又增加了什么
 
胡同
 
我没想进入那个胡同
是脚带着我进去的
我的到来,胡同明显地紧张起来
两边的房檐压得更低了
几个孩子看到我,也贴着墙走路
那个院子里坐着的孩子,手里握着一个青苹果
越看越有点像我
街道上古老的青砖像一个个伸开的手掌
总想试图抓住我
我一直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一块食物
被胡同吞咽下去
我从胡同出来,带出了一股风
我听见,胡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秋色
 
此时,大地上的庄稼后撤
空出了大块的腹地
高处的枝头已蘸足了富色
一幅多么绚烂的油画就要画成
水弦已经调得够瘦够紧
金黄的落叶在空中旋着,找准了韵律
终于摁出了清亮与辽远
我独自站在连接画布的桥上,看见
片片枫叶飞逝
那年的绚色终是画出了空茫
 
一块石头
 
来到山顶上,我发现
山顶的地盘真小
我能感觉到一块山顶小石头的孤单
面对四周的悬崖
像一颗古人留下的泪滴
 
我拿起它
一些高处的冷与寒
从我的指间一丝丝逃逸出来
我带回它,让它在我手里一点点回暖
在平地上,它张着大大的眼睛
惊奇地打量着我的生活
 
习惯
 
在我往某处出发时
我习惯先做一个倾向性的动作
稍稍停顿一下再走
这看起来有点机械
像是被人遥控着的机器
 
其实,我只是想做一个提醒
请那些存在着而我又看不见的生灵
稍稍避让一下
免得被我冲撞
 
味道
 
最初,你是找不到我的
刚一露面,我就开始寻找
曾经丢失在战场上的盔甲
 
我一点点将自己武装起来
闪出耀眼的光芒
可是,在时光面前,我的出现
是一种偶然。消失早已被注定
 
我如一粒大个的盐
终归会消失在生活中
你只需饮一小口,就会知道
生活的味道
 
行走
 
为了不使自己像僵尸一样
用双腿滑稽地蹦着走路
我不得不选择和大多数人一样
两脚交替离开地面向前迈步
使我原来不太灵活的身体,为保持平衡
向左倾一下,再向右倾一下
有时我也会选择扶着墙壁走路
那时多数我已大醉或极度悲痛
但只要我行走
我就会一步步走向你
 
原因
 
俯看草叶上小小的水滴
它晶莹剔透圆润
仰望浩瀚的星空
那一个个闪亮的星球
也都是圆圆的
 
我忽然明白,我不是圆的
是因为我不够小也不够大
 
画圆
 
我不想像阿Q一样
在临刑前画押时
费力地要将那个圈画圆
 
我和他真的不一样
我要画的不是圈
而是一个个很有分量
很有形式
很有光环
能套住和陷落一切的

 
烟云
 
我一直想有一天
从一片发亮的叶片上
从一颗露珠上
从一汪水池里
从你清澈的眼眸里
一下子就看到自己
 
这样的机会很多
可每次我都看到一根笨重的雪茄
那最后的一口烟
就要从谁嘴里冒出来
 

 
很小的时候
我就拥有了一个
空空的储钱罐
 
起初,我一次次存放钱币
积累自己的财富
后来,我一次次支付钱币
购买它的空
 
兄弟
 
别怕,没落兄弟,这里有板凳
有我陪着,来聊一会吧
先聊聊江水的深度
一直想下去量量
却总是浮上来
只怪我倒出了体内太多的油漆
来粉刷这个世界
自己却成了空桶
再来聊聊此岸到彼岸的距离
想在江底步量一下
却总是在船上迷茫
犁出转瞬即逝的繁华
到后来,也只量出了爱情是刻舟
结婚是求剑
没落兄弟,你看这样多好
没事就来晒晒太阳
看着金黄的树叶悠然地飘落
再被风儿吹走
 

 
林子深处的路标
一次次引我走向迷茫、焦虑和抑郁
自由的是鸟儿,它只比我高出两个翅膀
却拥有林子之上所有的自由
 
深海里的鱼
习惯把无边的阴冷和黑暗当作故乡
要浮出水面,必须卸下头脑中
成千上万吨的巨石
 
那些乱冲乱撞的蚂蚁
把一切罪过都归结于难耐的灼热
一次次掉进热锅
早已成了习惯
 
忙着抽干池塘的渔家
盘算着如何放养一池活蹦乱跳的日子
而我们从岩洞走到高楼别墅
却仍然把思想放养在昔日的旧河床
 
海滩
 
海水退去后
沙滩得到了沙滩
以及沙滩之上的飞鸟和
无限可能的天空
还有四处赶来的一双双脚丫
将各种故事写得
深深浅浅
 
海滩不知道的是
此时远方的海水
正铺展着包袱
准备把这些全部收走
 
咬人的纸
 
浆水中捞起的纸
一直对我非常友好
刚才在我整理资料纸时
却突然被深深地咬了一口
 
我含住流血的手指
在资料纸里寻找它咬人的嘴
已习惯被我们涂黑的纸
一脸的无辜,却苦于无口申辩
 
那些被我们放上去的字
一个个温存善良,正襟危坐
彼此都能互相证明
绝没有做案的可能
 
只是那些按我们的顺序连接成的材料
露出一脸的诡异
不能解释刚才有没有咬我的手指
也不能解释以前咬没咬过人
以后还会不会再咬人
 
天空
 
消失了形状
消失了颜色
消失了存在
就成了天空
 
圈子
 
进入草原的路径
是任一个脚掌的指向
圈子是分割的草原
只有一个需要验证的门
 
我们自己是一粒石子
投入水中就可以制造圈子
而且还会一圈圈地荡漾开去
而那时,我们早已沉入了水底
 
写诗
 
一束光从我的手上出发
一个劲地向前奔跑
 
你来问我光的内容 以及
光奔跑的方向 速度和终点
 
我只知道
我按了一下照明键
其它的 请去问电筒
 
扶着庄稼说话的老乡
 
我们的老乡
一生都在和庄稼对话
老乡对你说话的时候
一般不会放下手中侍弄的庄稼
 
此时,庄稼总会斜一下身子
结实地长在老乡手里
一阵风吹来
那些话开始泛绿
字字颗粒饱满
透着果实的香气
 
老乡脚下的土壤
一定有一些很好的养分
正顺着庄稼源源不断地
向上传递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推荐视频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