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青:自选诗

2015-07-23 18:36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温青 点击:

摘要:温青:自选诗

推荐关键字

温青:自选诗


 
        温青,70后,河南省息县人,现役军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诗集《指头中的灵魂》、《天生雪》、《水色》、《天堂云》等,曾获首届何景明文学奖,首届河南诗人年度创作奖,第二、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三届河南省五四文艺奖金奖,第三届河南省政府文艺创作优秀成果奖,第五届全军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第十二届全军优秀文艺作品奖等,参加过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曾在鲁迅文学院第20届高研班、河南省文学院首届作家班就读。
 
 
微世书(组诗)
 
尘埃深处
 
冥想
一根尖利的刺在尘埃深处
它细微的疼
牵引一个世界
从内心开始
躲避生命的结局
 
这是春天了
复苏的暖色,细致入微
所有种子的伤口
吐出鲜嫩的匕首
对这个世界说
我来了,收回你的风雨
 
那些遗漏的
 
忘记一些美好特别容易
就像我们经常丢弃梦中的自己
从儿时的奶嘴
到闯荡江湖的不传之秘
 
它们在坟墓里等待
渗满水分
沉重到无法拿起
一心一意为一个有墓碑的男人
蓄满此世的羞愧
 
一棵草的宫殿
 
多么宽广的马路
巨大的车辆带动轰鸣的雷雨
龟缩的甲壳虫
感觉到一棵草的战栗
 
世界太混乱了
我们的宫殿覆满了尘土
和那些即将爆炸的花蕾
 
还记得种过的那些庄稼吗
 
水稻,那笔直的剑叶
是一个少年骑士的武器
刺透一张张蜘蛛网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
顶天立地
 
小麦,饱含青涩的包囊
在春风中渐渐打开
细白的那些花儿
多么像少年下巴上的绒毛
有一种相同的气息
 
红薯,打垄的少年有多大力气
沉甸甸的根块就多么神奇
泥土无法包裹的青春
在地下疯长
茂密的秧蔓,越走越急
 
补丁
 
无论是谁
都有补丁,在心头的
在衣服上的
都留下了密密的针脚
 
风中就会有针扎的凉
像一片雪花的棱角
一生都被淹没
始终无法抵达
 
让那些残缺,堆成白色花
让那些柔软的温暖
在线头和毛边里
隐藏一个世界
 
检讨书
 
不存在的错误
才是最严重的
在别人眼里,你不是你
他也不是他
你们怎么就联系在一起了
错误越结越大
越来越成熟
就要破裂了
 
一些唾液
像细雨一样让人无从逃避
就像无法轻易改掉自己的名字
你无法更换
与一个甚至于一群人的相遇
 
漫长而黏连的战斗
只好交由息事宁人的检讨书
阶段性总结
听天由命地等待那撕裂的声音
 
与一个不相干的人
 
说得再多些
一个人才可以轻轻松松地
与一个不相干的人
在内心道别
 
这个世界麻烦太多了
多一截绳头
就可以牵扯出一串阴谋
就可以拉开彼此的距离
只有陌生人的倾诉
才能让人想起
所有的人都那么孤单
 
懊丧
 
以为相信
说出不必说的话
一个人就丢失了
找回来的时候
已经遍体鳞伤
 
这是一个经历过懊丧的人
他尾部的伤疤
变成了他的铠甲
既专注于防护
也是可以伤人的武器
 
暮年之门
 
三十岁,四十岁
五十岁,六十岁
十年一步
几步之遥
古铜色的,黄褐色的,紫蓝色的
那些门都要打开了
 
空空如也
多么让人放心
不会惊醒那些沉眠的伤疤
摇晃的躺椅上
嘴角也不会抽搐
 
一个老人的安静
就像年轻时的火红那么珍贵
人总是要躺下来
一生的流动
不要有太多的弯曲
那些半掩的门窗
都交给穿堂风慢慢开启
 
攀爬的植物
 
向上是命运
向下是命定
打开叶片上路
开花结果回家
 
那些抗争
风霜与烈日
都是亲朋好友
确保完美无缺地度过一生
 
我是其中的一株
从发芽出土时开始行走
大地从不平坦
果实总在滚动中埋没
 
栖身之地
 
都是空的
自己的身体只能放在身体里
放在别的地方
会变得不是自己的了
 
高楼大厦和别墅
都装不下一个人
或一颗心
只有一个稍大一些的人
才可能让另一个人栖身
 
弯路
 
有弯曲才有弹性
一个人在弯路上积攒的力量
可以远远地射出自己
 
这时候
成为直线的一个人
相信一击即中
也相信击中之后可以拔回箭簇
 
大地之灯
 
一粒萤火
照亮一只孤独的甲虫
它们不是偶遇
在大地上
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光亮
 
一盏路灯
照亮一排寂寞的白杨
它们不是偶遇
在光阴里
所有的生长都在大地之上
 
那些地下的秘密
越沉越深
直到迷失了自己
才知道发芽重生
 
意外
 
意外很少了
不再盼望天亮
就像枝头的鸟窝属于鸟
我四十多年生下的蛋
无论有多么轻盈
都放不进去了
 
那堆清澈的蛋液和粘稠的蛋黄
注定砸在我手里了
秋叶一样从半空落下
在睡眠中破碎
 
深度
 
从你到你
可能一天一夜
从我到我
注定千山万水
 
中年如此之深
感觉到凉时
已经无法暖过来了
迷梦如此之沉
滑过死亡的时候
我们已经飘到底了
 
暖伤
 
从小到小
小到温暖是多么浪漫
浪漫有多大呀
比最小的温暖小一点
比最小的苦难小一点
 
那个痒起来的伤疤
那个深潭
是一朵残花睁开的眼
 
诗人传(组诗)
 
尘世深处的细微
 
人世间
不被尽心哺育的人
伏身于遍地青草蜷出的掌心
在那历经风霜的心头
结出一粒草籽
以微小的坚强
逃避一个世界的反复逼问
 
一棵草的果实
尘世深处细微的命运
有任性而强大的自尊
蛰伏与生长都是无罪的
你早已预知
一个世界的沉沦
 
开花结果不是一切
你无奈地枯萎
而深入泥土的生机如此深沉
面对遭遇暴风雪的大地
你唯一的选择
只是呆在时光的伤口里
暗暗滋养一个鲜血淋漓的诗人
 
平静的死亡
 
大时代都有渺小的乡村
大起伏都有平庸的敌人
世界对于一个人的恩惠
不会超过一群饿殍的子孙
生存的缝隙如此细微
瘦小羸弱的漏网之鱼
隐身于温暖的淤泥
隐身于声色犬马的滚滚红尘
 
无论如何伪装
一棵灌浆的禾苗
终将遭遇锯齿状的手掌
在习以为常的死亡深处
拉出生命的暗伤
整个世界的肿块纷纷破裂
 
一把把利刃
剔除所有青草的梦想
那些爬出莽原的草芥
如同千万兵甲
沿着藤蔓掩护的血脉缓缓流淌
多少破灭于路途的高梦
如同赤裸一生的晚霞
以渐渐隆起的血肉
发出映照山川河流的最后绝响
 
这个世界,告诉你我已尽力了
 
不用诗歌换取火焰
以及浇灭火焰的水
用内心独白的方式
告诉这个世界
我尽力了,你已与我无关
 
那些破碎的
是别人播下的种子
长出的样子
没有一点点我的踪影
我依旧完美如初
从未有过缺失
 
梦中过了一生
 
在黑暗中
所有的光亮都能生根发芽
开出炫目的花朵
然后,不可避免的
结出黑暗的果实
 
梦终究要回到梦
关掉生命之窗
那些黑暗中的故事
重新长出枝桠
超越它们扎根的泥土
 
用最后一片叶子
告诉这个世界
它们一直漂浮着
注定与所有触碰过的事物
终生纠缠不清
 
亲爱的,今夜我不是一个人独眠
 
像很多怀抱秘密睡觉的诗人一样
我也不善于一个人独眠
总有一首诗的模样
与你越来越接近
甚至于有着相同的体温
让我忘记冬天
 
最失败的想象
是它竟然和你一样
在拥抱中发出声音
“形容词压住头发了
语言的骨头硬得硌人”
 
诗人的冬夜有不一样的寒冷
像一首诗那样
在不能脱俗的睡眠里
所有的梦都指向
一个在黑夜渐渐丰盈的女人
 
文字
 
十万甲兵
压不扁
三千佳丽
拉不长
 
其实不方不正
在一棵茅草身边斜依着
对视
一颗冰凉的露珠
 
它们有着共同的命运
要么上天
要么入土
 
火焰舞
 
在深冷的镜面之上
水虱以高脚的舞蹈绘就陷阱
水面无边地张开
在远方扑灭发自淤泥的叹息
那一闪一闪的
是被微风暗藏的泪
 
冰冷的波浪
如同内心里的熊熊火焰
在松软潮湿的水岸反复冲击
只有决堤之时
水才能燃起火
火才能烧滚水
 
火焰殇
 
给生命以力量的
永远是燃烧的生命
只有生命的火焰
才有最高的热度
 
这个世界既不害怕所有的歌谣
更不害怕
那些因拥挤而弯腰缺血的文字
只害怕生命
害怕生命燃起的火
和火焰中噼啪作响的诗
 
它的炽烈和它的冰冷密不可分
如同烈酒被冷冻
在僵硬与冷漠中
随时可以着火
随时可以窜上天
 
匆匆那年
 
小草都老了
所有的豆荚都蹦出一肚子的委屈
收割时遗漏的小麦和水稻
一直在责任田里低着头
躲闪着秋耕冬种的犁
 
而每个在大地上写诗的人
就这样匆匆挂果了
酸了,苦了,烂了
都由它坠落于土地
 
世界已经如此浑浊
所有的路途都无法返回
只有附身在泥土之中
用心赶到呱呱坠地的从前
才能找回自己
 
灰烬
 
火焰的孩子
你沉默的时候世界就凉了
那些升腾的热梦
留下你
也留下骨灰
 
你如此细微
大风起兮
数不尽的哀伤伴随尘埃
隐匿于迷雾
成为迷雾
 
喀喇昆仑的鹰(组诗)
 
去玉树
 
火烧云点燃了雪
夕阳如碳
照见喀喇昆仑,光光的脊梁
开始发烫
 
鹰鹫下落
在雪山之巅,翅膀利过刀刃
割开昼夜
让暴风雪
温暖连绵的山脉
 
神明赶路的季节
朝向衣衫单薄的玉树高原
天空狭隘
只有秃鹰勾转的喙
可以搭载
滑落的雪花
 
天葬
 
生灵不死
只是不断上升
最后借着鹰鹫的翅膀
打开天堂的门
 
喀喇昆仑用一世覆盖地狱
托起苍鹰翱翔
它没有路
它的生命是给人永生
接转每个灵魂
离地狱更远
 
一切归于天空
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梯上
都蹲守着神明
用翅膀指向天堂
 
红景天
 
我一直希望
鹰有暗藏的粮食
它从不吃根茎丰裕的红景天
无论喀喇昆仑多么贫瘠
它不患高原病
只觉得世界太低
 
我晕眩中盯紧它
翅膀带动的光
划动三江源的旋流
它不会流血
不需要红景天的滋养
 
这是高贵的生命
高到所有生命都不能抵达
包括红景天仰望的白云
 
哈达
 
白云一样的桥
从大地到天堂
哈达,围绕顶天立地的颈椎
安抚我们的胸膛
 
雪山的倒影
那么温暖
一条漫漫长路的抵达
如同鹰鹫飘过九万里的翅膀
让所有匍匐的朝觐者
在尘埃里打开自己
 
他们内心里盘旋的鹰
从来不做梦
每一个夜晚
都云一样洁白而安详
 
经幡
 
鹰鹫的翅膀和神明的耳语
一起飘落人间
那些有生命的布
反复抚摩尘埃的经文
在每一块提升生命的高地旗帜招展
 
它们接近鹰的头颅
指引更高的云朵
在猎猎寒风中扬起写满沧桑的脸
每一个字符
楔入一个故事
关闭一座深渊
 
喀喇昆仑的万年寒冰
冷不了一叶雪莲
在天堂翱翔的生灵
无需盛开自己的花
高原的魂魄
近在内心,远在天边
 
玛尼石
 
鹰坠落的地方
石头会吐出经文
有筋骨和血性
有人的光亮
可以照见佛主
 
那些闭合的翅膀
如此坚硬
抱定了无需张开的信仰
在万古不灭的轮回里
记住揭语
记住新生的死亡
 
亿万块附有灵魂的玛尼石
都是来自云端不死的回望
 
格桑花儿开了
 
鹰低下了头
格桑花为它写出了大地的秘密
如同喀喇昆仑的背阴处
万年积雪
封存无数箭簇一样的足印
 
踏云而来的海市蜃楼
在高原腹地筑就鹰鹫的情爱
藏羚羊奔波的路途
是无边无际的花海
它们每一瓣蹄迹
都面向天空打开
 
那巡行的神明
乘坐所有的鹰翅
降临格桑花的每一枚嫩叶
成为大高原
最为耐心的等待
 
只有空旷可以装下自己
 
喀喇昆仑
只有无边的空旷才可以装下
你头顶的鹰鹫
 
我是你怀中的一粒尘埃
在茫茫雪海
一直不能凝结
任凭鹰鹫的翅膀再次打碎
 
被包裹的一刻
就是坠落
在鹰鹫的利爪之下
喊出你
喊出皈依的一切
 
走遍山谷的鹅卵石
 
这是鹰鹫下的蛋
在斜阳下浮现乳白色的光晕
它们拥挤着大海的梦
被暴风雪灌满九万年的沧桑
饱满,坚硬
与冰雪和睦相处
 
它孕育着神灵
在一生一世的流浪中
随时驻足
吸收冰雪不能排遣的孤独
承受鹰鹫的疲惫
倾听风暴拍打骨头的破碎
以无所不在的静默
回味来路的流水
 
当时光圆满的时候
喀喇昆仑
你鹅卵石一样的爱人
坐上鹰鹫的翅膀
不再返回
 
一股风关进转经筒
 
这是鹰鹫的密语
在包容一切的转经筒里
反复转动
它在验证所有的悲悯
都无需出路
 
就像雪花不能飞出天空
就像喀喇昆仑不能抵达天庭
那些内心的眺望
无不皈依古朴的转经筒
目光所及的世界
经文凸凹有致
指向一个人内心的神明
 
把一个世界装进经筒
生与死所经历的一切不同
都相互抵消
化为鹰翼
飞入喀喇昆仑的睡梦
 
海拔五千米
 
高过了五千米
越过喀喇昆仑山口
一个人顶天立地
惊动了一只鹰
它守卫在雪线一侧
用翅膀提醒死神
随时收留一个惊恐的生灵
 
一个人这么高了
要向上天诉说些什么
只有鹰鹫可以听到
它能够带走一些人的消息
这世界太低
在肉体的重压下
越来越多的人们无法高过自己
 
只有在喀喇昆仑山脉
有鹰鹫的家园
在轻灵的白云深处
解救过罪孽深重的雷电
浸润过它焦灼残破的躯体
俯瞰五千米高原
发现内心里的潺潺流水
 
一片秃鹰的羽毛
 
你躲入雪花
以相同的姿势
对大地毫不畏惧
只想落到
最低处
你离开天空
选择了泥土
每一片羽翎
都隐藏有飞翔过的幸福
大地如此轻盈
喀喇昆仑
所有的秃鹰都有自己的天路
却从来没有飞离
 
那么多梦想留下了
一个世界
和一只秃鹰,唇齿相依
 
大风口
 
峡谷,费力张开
吹暗一个夜晚
要把所有的星星咽下去
只留下月亮
照耀一双白银的翅膀
 
这是喀喇昆仑
站立在大风中
扶起所有夜晚出行的事物
鹰鹫和蝼蚁
暴风雪和草
 
它们以一种方式相亲相爱
除了飞翔
就是拥抱成冰凌
 
夜色打开翅膀
 
白雪一样轻灵的月亮
在远天弯下腰
这是喀喇昆仑的配饰
叮叮当当
把风声都小心翼翼地暴露出来
翅膀,开始透明
让一个夜晚的飞翔全部入梦
 
旷野无边
鹰鹫拉长的翼影如同利剑
在每一位朝觐者的帐篷上
刻下一生的纹路
柔韧、纤细、悠长
都赶往风雪回家的方向
 
跟着磕长头的女人
 
一个六七岁的女孩
跟着一个磕长头的妈妈
 
一路上要多磕多少个长头
身体比妈妈短了一截
路就长了好多
 
我下意识的跟着她们
多希望自己也能像她们一样
可以无视泥泞
和满地的乱石、垃圾
把自己迷惘的灵魂
与大地贴近
再贴近
 
昆仑玉鹰雕
 
风暴定格
打断玉的温暖
这是透彻的力量
攀援之后,冰雪交加
盘旋在心头
 
昆仑玉鹰
冰川孕育的神灵
有一颗洁白无暇的心脏
一跳动
喀喇昆仑便打开了冰帽
白发苍苍地发出呐喊
在青藏高原发足狂奔
 
鹰阵
 
在白云之上
鹰鹫结阵
离大地三千尺,俯瞰万物
煽动天堂起风
 
它们的羽毛
划过云彩,鼓起风帆
轻盈地呼吸
疾驰而去的大雪山
闭口不语
 
山坳有棵低矮的树
 
一生就这么高
头顶之上
经幡打着虔诚的手语
传递鹰的消息
 
这是喀喇昆仑的触角
与天堂近在咫尺
世上最高的树
也最矮
 
它是鹰鹫在云中的路标
它是云在大地上的牵挂
 
看飞机飞过
 
云醒了
远天的鹰鹫
看到一架银白的客机
无礼的不速之客
用粗重的喘息
打碎雪片和斜射的阳光
 
大地的影子乱了
那些生硬无比的飞翔
硌痛了云彩
喀喇昆仑
积雪簌簌跌落
 
夜宿结古寺
 
诵经的声音慢下来了
瓦上的风霜
为结古寺披上外衣
自喀喇昆仑滑翔而至的鹰鹫
翅膀拱进了衣襟
 
今夜如此安然
所有事物的睡梦都牢不可破
来自天堂的生灵
带着最大的容器
盛满一切,并于凌晨全部放掉
 
打马西去的阿尼卓玛
 
牦牛去干什么了
黄羊去干什么了
秃鹫去干什么了
云彩去干什么了
整个喀喇昆仑
只见打马西去的阿尼卓玛
 
美丽的阿尼卓玛
善良的阿尼卓玛
你就是那朵遮住烈日的云彩呀
小牛犊来了
小羊羔来了
布满斑点的秃鹫蛋就要破壳了
一朵云花也开在山顶了
它们都喜欢穿着僧袍的阿尼卓玛
 
因为她内心点着酥油灯
因为她手里捧着格桑花
因为她脚下穿着土布鞋
因为她在阿尼寺安了家
 
土色的经囊
 
装满了喀喇昆仑所有大风的尾巴
鼓鼓的土布经囊
在阿尼卓玛的怀抱里
憋足了力气
它像一只刚刚出生的鹰鹫
响亮而固执
 
它要在阿尼寺成长
阿尼卓玛将是呵护它的妈妈
每天最早一个起床
在一万次呼唤之后
以虔诚的额头
打开喀喇昆仑
晶莹剔透的冰雪之花
 
这是大地的心脏
以经久不息的搏动
昭告青藏高原万世的英灵
所有参与天葬的鹰鹫
都将飞入亘古不灭的经文之中
 
与羚羊对话
 
冰雪与大风相依为命的喀喇昆仑
是云的故乡
在黑夜与白昼之间
鹰鹫与羚羊隔云相望
它们是高原的孩子
注定被父亲驼在肩头
 
在广袤的青藏高原
奔跑如同飞翔
与羚羊对话的姿势
让高傲的鹰鹫
匍匐在大高原邂逅喀喇昆仑的风雪走廊
 
这里危机四伏
这里所有的事物都裹紧外衣
在行色匆匆中
用尽力气打着手语
告诉所有的生灵
在下一世同样相互依偎
 
石头的秘密
 
喀喇昆仑召唤鹰鹫的方式
就是用暴风雪敲打自己
远在天边那些的翅膀
能够感知大高原所有的疼痛
在大地之上
时刻聆听石头的秘密
 
这是山峰
以饱满的胸怀
凝聚沧海桑田的远古气息
那些花鸟鱼虫的化石
成为鹰巢的装饰
在生命的最高处
与喀喇昆仑一同栖息
 
光阴书(组诗)
 
崇拜
 
漂流的城池,放逐的水
我踏上你的巅峰
如同神明,抚摸你的天庭
 
我的手掌那么贫瘠
清香的信仰之花
指骨中祖传的秉异
一起说出对你的热爱呵
无论灾难与幸运
都被我们的经文信奉而敬畏
 
大地被你溶解到我的掌心里
我握紧这些凝固的光和色
触摸古老而残缺的界河
你根深蒂固的锐利
 
清澈而又疾速的冷漠
流动着的分离
在你频繁的来临和离去之间
打断时间的酣睡
 
是你,诸神众望所归
你清洗我们的爱和过错
粘合碾碎的心
“组成一颗巨大的心,比大自然更大”
比上一颗还要瑰丽
“你,一边增添生命一边毁坏”
悠然自得,从不回避
你在每一个卓越的瞬间抵达和谐
让所有的感知因你而得意
 
我们的祖先横渡光阴的时候
河流和大洋洗礼了孩子们
一条条细流
直达我的内心
虽然有幸在千万年后
再次道出婴儿的啼哭的声音
但我并不是唯一的传人
 
你也是一个
你是千古唯一的听众
早在水中的时候
你就无数次地喊出了自己的诞辰
 
逃避
 
我从来不是一个配合者
总要拧开自己的龙头
把理想抛洒一地
然后,闭上爱慕的眼睛
为你而逃避
 
为了水中央的漂萍
我把木桨雕刻成抓篱
一个在水流中把生命交给梦幻的人
感觉如同流配
 
抛弃过我们的爱多么美好
她就在对岸脱衣沐浴
我们应该祝福她光洁的皮肤
永葆我们眼中的青春和美丽
 
你不用盯着那件粉色的裙装了
水流告诉我们
一切都不可能一直呆在原地
 
印记
 
打开母亲泪光中少女的印记
我们如此慷慨
把自己酿成献祭的美酒
向天国奉上自由奔放的水
 
从田野里安静和睦的庄稼
到都市里忽冷忽热的水泥
你给我的一切
我一滴不少地归还给你
 
你以一个世纪完成的那朵野花
爬上树枝
希望看清你是谁
 
对美的热爱让你蒸发了自己
你跋涉在低矮的云层
习惯地躲避
每一次飘过我的头顶
总有一阵冰凉的雨
 
向泥土做出承诺
 
我在意每一个清晨
你遗落的一滴
我能够看透它们的生命
在阳光下闪烁的冷
从暗夜带出沉默的秘密
 
它们不断挣脱青草和树叶
带走微风的战栗
它们奉还阳光,月光和星光
用唯有的一个梦碰撞土地
 
向泥土做出承诺
我们最终都能找到自己
向泥土做出交代
我们最终都能完成自己
 
接收我们的空间如此广阔
无论我们高低胖瘦
无论我们善恶丑美
它会迎接我们的一切
并无需辨别其中的真伪
 
一个把自己交给诗歌的人
 
一个把自己交给诗歌的人
怀揣石头和酒杯
打磨和浸泡渺小的愿望
埋没自己的词语
希望无人在意
 
走过的林荫小道芳草萋萋
四十年的青春
是不是到了挂果的季节
寂寞的变色
即将坠落一地
 
我们是果蒂上对称的叶片
 
我们是果蒂上对称的叶片
捧着共同的秘密
沿着枝条中的水路
返回那颗露珠里的太阳
继续照耀一叶嫩芽蓬勃的呼吸
 
我们从清晨出发
打着蝴蝶的手语
色彩斑斓的故事
念出一粒蓓蕾打开夜幕的咒语
 
女儿
 
醒来的时候,黎明还在
女儿梦呓中拥抱了母亲
她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阳台上的花草
安居中接受她清水的款待
 
曾经和她高度相同的那棵栀枝花
已经显得低矮
繁花并肩的梦境
上升到孩子的童话世界
 
“能使花蕾开放的人
他做得非常简单
他只消瞅它一眼
生命之液就流遍它的血脉”
 
女儿恬静的小脸
打消火热的动作
让我们平淡安静地相爱
 
这就是我内心的生命了
她开始为我展示欢蹦乱跳的喜悦
一句稚气的赞美
一张撒娇的笑脸
把埋没的宝藏一一挖掘
 
琳琅满目的神像
有了人到中年的神态
那些灿烂的金币和珠宝
在阳光下钻进了女儿的画册
 
在这个世界
 
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切
从飞鸟脚下的庄家
到女儿手中的画笔
所有深处的景色
都有极度完美的残缺
 
可以欣悉那些细节
一棵青草驻足的田埂
一只棉铃虫失眠的夏夜
一粒石子马路上的破碎
一盏街灯三更前的熄灭
 
泥蜂打造的领地
童年盯紧的墙洞
麻雀羽毛灰白的痕迹
鸟蛋上的体温
雏鸟鸣叫中急促的气息
老槐树悬挂的白色花
村落之外飘荡的水汽
 
每一个体贴的关注
在我内心歇息,温暖的巢穴
生长着的静谧
 
鸟儿的歌唱越来越慢
 
鸟儿的歌唱越来越慢
世界的嘈杂
影响了啼啭的清晰
它们只好慢下来
努力一句一句地传递
 
就像它们记忆中的河流
已经断断续续
 
内心的风景
 
风的累,从水路开始
逐渐狭窄
逐渐缩小的胸怀
装不下一轮太阳的影子
 
如同黄昏的鸟
在河柳的枝头滑翔
飞舞的阴影
在树叶上蜗居
 
这里是一个人内心的风景
空旷的迷恋
毫无章法
狂草与尘土遇水而安
 
水岸的隐居如此声势
远天乌云
电闪雷鸣
天空如此低矮
涨起秋雨的冷
 
季节的夹缝
 
我在春天与冬天的夹缝中
丢失了
一个面庞苍白的人
引领我离开
 
伤感美如溪流
散落荒野,满地流行
我用意念控制
一枚落叶焦黄的容颜
不愿意它柔软下来
不愿意它的冷,打起皱褶
 
忘记
 
努力忘记上游的故事
我往下去
方向如此自然
沉重而缓慢的感觉
就像结冰的河面
 
浪漫在冰层以下
冷漠在冰层以上
我,在它们之间
 
放下
 
放下了
一个人的累是多么的累
一个人的放松
就太放松了
 
拥抱最美好了
别的什么都不做
包括爱
包括好事和坏事
包括梦
包括所有在河流中流浪的事物
多么值得崇敬
一生的泪水
洗涤一条河流的一生
 
依附于水草的神灵
细微而透明
冰凉的视线,穿透寒夜
与星光对饮
同一条河流,同一片天空
 
大地开始苍老了
它不再归还我们的泪
无论成人和孩子
无论健康和残疾
无论胖瘦和男女
 
它的河流不再疏导
它的山川不再安慰
它脱下了那件色彩丰富的大衣
裸露低洼的伤疤和隆起的委屈
 
返回
 
那么多不能涉足的雪
到处是僵硬的生存道理
我开始回避年龄
开始对凝固的事物有了恐惧
 
一个水性的人
变成冰雪
除了隐没于历史
早已无法从记忆的流动中返回
 
水色的家园
世俗之外晶莹的籓篱
把水当作我们的坟墓吧
一条冰凌的一生
因为透彻而无比美丽
 
那么直接
棱角分明地沉醉
直面阳光
因为融化而无所顾忌
 
融化是一个重生的仪式
俗人融于泥
诗人融于水
这是凝固与升华之间
一个隐藏了千年的秘密
 
因为你阅读了我的虔诚
因为你落入了我的河里
我一定要告诉你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上一篇:高星:自选诗

下一篇: 王崇党:自选诗

推荐视频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