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存:自选诗

2015-07-23 17:56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墨存 点击:

摘要:墨存:自选诗

推荐关键字

墨存:自选诗



 
        高中学生,2013开始接触诗歌,故乡安徽,现居浙江。
 
 
只是 也许
 
兼作行李的是临行前
满屋的岑寂
现在是倒置的 我的芳年
在偏狭的漏斗中 析出
气血盈亏丝毫不影响它的饱满或是干瘪
只透露出 漫山遍野坠落的
一小片残霞
枫林在相对颤动
风是他们最年幼的静息
不可见 别无他物
我捋顺 一座孤亭来自
四面的夜
没有人 荒野的走兽充当生机
微小的积水
也配拥有波澜壮阔的美
不善言语
再大的激动也不能组成惊叹
也许我们已经相识
只是
我提不起多少可以俯瞰的的风景
 
等价
 
不停地组字成句
我站在文字背后 不发一语
不管天灾人祸 谁戏弄我的白发
悄悄带来红装的喜悦
赛不过一块好肉 一壶浓酒
我的饭碗里 盛满未定的人和事
只是紧张不能走得更远
不能将远处更平静的景色
送给你
旅途抖落了邮戳
运回最深沉的泥土
两方皆不欠 是大地辜负了情意
他打乱所有人的行程
单留下一块枕木
没有烟火
只长出一排稻草人
谈吐和世界竟如此一致
过去 现在 未来
我们不曾
我们的心
等价不能交换
 
芳香的口吻
 
灯没有光
散称的粗粮张罗一家子的甜点
胃 开了一个的洞
说话声进进出出
营地拖出草坪
包围花园
前路的景色
花开是春天
云的影子 很远

在更远处阽于死亡
只是干旱到不到水
裂了嘴唇
我的眼角 呼吸成了风雨
樟树举起伞
他温柔地化开一条小溪
谁有幸是他脚边的泥土
四散开汁水的油画
一路颠簸的世界
两个走在岔口的旅人
带走两片芳香的口吻
 
净水浮起
 
我赊欠她一根蜡烛的微芒
只待世界向她敞开心扉
一匹骏马的低喘
无关乎它的心情
老与死都奉献给了路途
今夜必将绽放火花
马蹄和翅膀都上了机油
有我的故人 相逢相见
建筑物的拐杖伸入背篓
鱼和虾 开始奔走
掠夺昔日的安乐
即使池水浑浊
廉价的欢呼 促进一颗苹果的成熟
先开了杏花 也好
是绿是黄 通通避开旅人
的视线
街灯破了道口
飞出无数只蛾子
剔除暗光和飘零的羽翼
净水浮起
江上的红船缓缓带动你的心窝
载歌载舞
 
咖啡
 
他的清晨轻视了他
单是一口枯井引不起饮水的欲望
双眼的脓 挤出最晚的行人
神色慌张 脚步虚浮
羞涩于一条内裤的价格
殃及了城东 落满灰尘的
木家具
米尺默默张开身体
所有尺寸一下子
缩了水
麻药时不时堵住他家的
烟囱
只把水泡压得一低再低
浓烟熏高灯的瓦数
亮如白昼 也掩饰不了
绞刑架的门户 破败不堪
谁的歌声带来高潮
只是一杯咖啡
无所谓天亮
还是等谁
 
涂上口红的嘴唇
 
丝巾只是透露出微弱的墓地
每个碑铭 她都用黑色的本子记下
只能用心
黑色的页片写上
黑色的字
庆幸焰火掩盖局外人的光明
坚硬的不只有石块
被邀请函嚼烂
流出脓水
一滩有意识的残渣
目光一瞥 便是一道快门
生者咽下毒药
他畅快地离开肉体
躯壳爬出一只臭虫
正式被更衣
墓地的血液被注活
不断蠕动的白磷扑向新生者
是夜让他有了纯粹、巨大的意义
守门的是墓碑
让生者与死者 隔绝一方
时差不允许清除
每一次尖叫
是它们最丰盛的狩猎
有只沉默的骷髅
挣扎着幻想出自己的嘴唇
无数次抹上污垢
然后简单地扑灭
刚燃起的鬼火
 
信徒
 
一个人颠着嗓子跑过二里木桥
抑扬顿挫
水牛把天犁出几道伤口
筷子轻击瓷碗的清脆
落脚处只溅起一颗灰尘
佛陀的睫毛哭诉他领地的开阔
只供奉着为数不多的一阵纯洁
适时地放出光辉
从淤泥开始抽动
爬上一只茧 便是一场舞会
旋转的仅是尾灯
入口的门栓先开口
只要绚烂和其英勇的子孙
低诵的诗经诞出粗细一致的情思
掺入油盐便焖出一锅痴人
叙述失忆 依序出家
只食三餐青菜
我是你的信徒
无论生前死后
 
将赐予的
 
我的眉毛惧怕蠕动
不能欣赏
安静如死的面膜
吞下一整瓶正气丸
青天白日
圆底黄灯
越来越少人描上刺青的影子
远山、近水
潮湿的草鞋
少许赭色的西装给的红利
都被存入我不满的成年
拼图中随机取出
入赘的木箧 两吨炸药
震不起灰尘的变故
玻璃杯碎片与黑白面孔
在一场烟火中 借走
我的虚晃
一柄纸伞包住
夜色淋湿的睡衣
主人未醒
母亲
 
你省下的青春
加速了我的成长
与羔羊的跪拜一起
满怀希望
生活的锋芒远胜十月的操劳
在睁眼和闭眼之间
不曾停歇
就算榨尽每一滴血
你也奋不顾身地贪图坚强
牺牲你 成就我
当时光爬上你的眼睑
你咽下泪的浑浊
轻拍双手祈祷我的安康
我的心房正跳动着你的血液
没有你 没有爱 没有我
 
青春已过,激情不再
 
一盆水从百米高空落下
像极了我的人生
被一条毒蛇咀嚼、消化过
我赦免它的罪过
在镜子里
我失去了影子
第二个人生以相同的身份进行复制
然后狠狠地被千万头牲畜踩过
掺着牙齿去咽下米粥
死死地盯着出逃的铁门
放生 后半生的无辜
侥幸没有被汽车撞倒
继续忍受折磨和疼痛
所有人都失去了鞋
去趟这盆浑水
互相嘲笑 一片落叶
眼底是命运对你的不屑
没有人在乎 自己的失败重复在他人身上
而我用诗歌喂醒了我的白发
 
因为你
 
一滴泪
击伤我的心事
沿着河 流淌
是风筝的线打上一个结
你的痂
从无名指开始诉说
静止的忧伤
场景红着脸
数着树叶的秋风
在山腰一分为二
我的一切从你的心上相继背叛
时间粘稠我的情绪
由忧郁反扑前进
不缺唬人的野草
搅乱春天
错过和纸片的偶遇
空白弥合
因为你
有一种痛
始终向着我扎根
 
小状况
 
闹钟睡了一个懒觉
把清晨拉到正午的棉被下
蒸汽的喷头对着它
一浪高过一浪
然后翻身就是一场火灾
继而整个方向都被填上颜色
从黑到白
中间随意
跳跃式的婚礼
连主角都被忽略
 
一只没有翅膀的虫子
 
一束光射穿铁板
奔向瞳孔
懵懂的四肢簇拥大脑
意识开始清晰
飞蛾的阴影罩住我的视线
澄清灌满黄泥的杯盏
一头饮水的牛
用尾巴安抚骚动的皮肤
最轻的安眠曲用回声带动共鸣
四散的植物果断攀向空中
留在原地的滕蔓
孕育出
一只没有翅膀的虫子
只是恰巧学会了飞翔
 
自题诗
 
眼眶之间的缝隙
融合于细线
离魂 托于荒野上的蚂蚁
水草丰美
闪电也是最亮的一次
面具 水银 古老的部族
我的一只木箱 群岛散装
红色围巾 寒冷冬季
脖子都够不到
后花园里的青菜又
少了一颗
西藏 众山之顶
我于睡眠终于抵达
我终于将一座山峰装在怀中
短歌的律节 吟唱蛊虫
我尝到了新鲜的荔枝 或是马匹
你已在我秋季的脉络里成
 
无所谓挣扎
 
从布偶中探出头
麻木的眼神推向书本
不知谁洒了一手白发在他头上
直勾勾面对刺金的纹身
对老去的期限一拖再拖
一环一环的光把脚后跟圈住
一切都是错误代码
确信重拾愚昧
和神经客串走调
步子勾住百米的枪声
连同人生一同摔倒
简单的拒绝无所谓
留下千军万马的落差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推荐视频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