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海涛:自选诗

2015-07-21 16:56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夏海涛 点击:

摘要:夏海涛:自选诗

推荐关键字

夏海涛:自选诗
 


 
        夏海涛,男,64年生,山东省首届作家研究生班毕业,山东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诗刊》《中国作家》(头题发表长诗)《星星》《诗选刊》《绿风》《诗潮》等,出版有诗集《眷恋》《恍然隔世》等,作品多次获重要奖项、入选《2013年中国新诗排行榜》(谭五昌主编)等。现为省级纯文学刊物诗歌、散文编辑室主任。
 
 
末世:第五季(组诗)
 
立冬
 
不请自来的羽毛
换上新装 骑上迁徙的风
无法改写的密码
注定颠沛一生
 
雪花 落在芦苇的后面开放
却在降落之前 见证了完整的生
亲人 你不声不响地离去
打湿了腊月十五的月光白
 
除了风
没有什么改变
除了死亡 没有什么长过一生
 
菊花
 
同样的盛开
绽放不同的含义
或者供奉秋天遍插怀念
或者卷起白云 香吹三千落英
 
陪伴过鹤嘴锄 狼毫笔
盛开的瞬间 将竹简染旧
露珠滚下南山
隐在林中
 
从暖处来 奔寒处去
双肩抖落尘埃
命中注定 在高处开放
在低处垂泪
 
旗语
 
旗是标志 是你指向天空的话语
 
旗帜下是无声的汇集
从远古赶来的茅草和兽皮
擎着呼应集合
高过天空的语言 总会低下头
压低声音 悄悄述说
 
如果你就在对面
如果此时此刻 你正在星空下面
面对我 迎着迅驰而来的光
 
那是扑面的亲吻
是飞鸟羽毛的舞蹈
涌动的激情 深不见底的黑暗
穿越厚厚的尘封
 
你举着僵硬的手臂
划过冰的透明
回应
 
爱人
和死亡的爱情
 
末世:第五季
 
预言 早就刻在石头上
长在羊毛下
各种复杂的记录里 结论
惊人的一致
 
5225年的时长 终究还是可以计量
那些飞去的时光羽毛 被太阳的光点燃
灰烬洒进了墨晕里
在几生几世的时光轮上
没人能够握紧 沿切线飞出的尘埃
 
一阵阵的痛 划开硬的冬天
你我相遇的此刻
恰好赶上第五季的末班
 
有十八种可能 让我们告别
在这个零度的时间起点
尊严的选择 成为一种奢侈
 
何似在人间! 漂浮水面的方舟
载着慢慢变老的你我 直到老死人间
 
而新的神祗还没到来
 
致死亡书
 
至少有两种方式 左右我们
至少有三个向度
指引我们 认清所在的位置
 
这是一个“我们”的时代
复数的表达代替了“我”
我们 是这个复杂光阴里
被指定的一群
 
就像真理 披着高分子的薄膜
出现在庸常生活里
那些光洁的表面被特别处理
各种芳香的链 近乎完美的聚合
深入到各个层面 无所不在
 
皮肤下的血管 血管里的红色液体
按照纯粹的生态原则流动
这是非主流的真相
却掩盖在另外的事实下面
两种从未交融的时间 语言
披着不同价值的外衣
好像变色龙总在适应的阳光下
调整虚构的真实
 
“生存的虚构!”
你苍老的声音如此苍白
时间在每一秒钟自行掰开
一半留给阳光
一半属于黑暗
 
你活着 或者活过
已经都不重要
打开的伤口终究结痂
就像死亡 终究不可避免
更无法回避
 
是选择
让生命接近神性——
“态度 决定了存在的硬度”
 
黑的光
 
随手拉灭灯 关上月的舷窗
抹去想象的星星
黑与黑较量着 比试着
看谁先败下阵来
 
时间 从来不会比后面更短
也不会比前面更长
那个60秒里强加进去的1闰秒
只是为了应付感觉
 
就像你站在前面 从来不增加什么
也不曾减少什么
在60秒之外的一秒
在24小时之外的一刻
黑夜打开光 时间打开宽度
生命打开了可能
 
起伏的地球上 谁的长发
飞成瀑布
2012年12月
 
烟水寒
 
记忆与记忆相撞
往事站在寒鸦的枝上
水疼痛着滴落
 
挥着手的月台 与俯冲的飞机
一次次张开手臂
骨头硌着甜美的记忆 和忧伤比翼齐飞
开过的花依然开着 一岁一枯荣
却再也走不回柔软的丝绸里
 
江划着弯曲的寒秋 烟雾飘过
赤脚的绿意居 滑倒在时光深处
2011.11.10日23:43分
 
红锦
 
且看丝如何破茧 如何
于万千条丝之中抽身而出
弯下腰 亲吻劳动
从粗糙的大手里 绕出彩云
 
飞流的时间和挣扎的生命 纠结不清
月光打一个结 点中坐标的原点
恰似一条锦
被夕阳染红 经纬分明
 
而你披着锦绣的前程
走下黑色天空
像一滴偶然的雨 降临
2011.11.18.0:16分
 

 
燃烧 把时间一圈圈拆开
解构自己
灰色下降 青色上升
 
来自木 用五种形状显身
卓而不同的味觉 巨大高耸的力量
把所有想象 写进年轮
从火中取得真谛
微笑里赢得重生
 
推开门
望见生死盘腿而坐
袅袅之中 梵音绕开身体
脱颖而出
2011.11.13.0:50分
 
静止的名字
 
声音飞起来 还有汉字
还有在时间中静止了七年的名字
那是我亲手植下的种子 合着爱
再一次破土而生
 
感谢上苍 你的宏大的恩赐
让所有的渺小都能直立身子
向上生长 体会光芒照耀的肆意
 
时间在手掌 慢慢度过
儿子在阳光下 慢慢成长
汉字开始再一次普及 从简易到复杂
一如昨天 一如昨天的昨天
仿佛从未改变什么
 
一代一代的儿子 拨开佛尘
成长起来
把名字擦得锃亮 急速地离开
匆匆赴约
行走的脚步急不可耐
并且一去 不再回头
2010.12.10日23.00:05分
 
铜的光
 
生长的时候
总是按捺不住 流淌的成熟
开放的花朵
一股脑的汇集在春天的颜色上
 
你向前一步 就远离了恐惧一些
向着爱靠近了一些
铜的颜色 让古老更老
让年轻飞扬
 
那些斑驳的绿 那些祭祀的铜器
月光下闪着孤独的颜色
如同眼睛里的春天 慢慢走近
2010、12、12 2:44分
 
等待
 
谁在等我 是你吗
在月亮的针芒里 在冰川世纪里
在大地的起伏里
 
迷失的红豆杉 终于找到了回归路
你手里的那一颗红豆
是否正在赶往春天
快些吧 再快些吧
冬天把树梢的喜鹊窝 一次次掀开搜查
不放过任何温暖的柳枝
 
漫过亿万年的潜伏
体内的魔鬼不停地啮噬我的生命
还能坚持多久 还能多久
我一次次拍打胸口 扪心自问
 
如果没有了春天
我还能从哪里找到你
2010.12.22.23:45分
 
超现实的雪
 
善良的 能够嗅出雪的味道的人
会在大雪跌落的瞬间
泪眼滂沱
 
是雪 让我们手掌合拢
一粒一粒的雪 团结起来
拥抱温暖 溶化的水足以点燃冬天
 
洁白透过沉重的寒冷
那些雪 那些适时飘下的雪
像希望一样在想象的画布上挥洒
而我们多么想扎进雪里
把我们自己变成 纯粹的白
 
雪是有硬度的
当你吻着灼烫的雪花
源自雪内心的痛苦 让舌尖变得麻木
 
你行走坐卧 在雪上
无论你如何践踏 其实雪一直在你之上
雪永远高于现实
2013年1月21日23:26分
 
死亡竞跑
 
脚是主角 鞋子只是让脚更像脚
当奔跑成为必然
就没有什么可以成为 留下来的理由
每一天都是末日
许多人都在今天消失
这个不特定的人群 不特定的时间
构成了众生和命运
就像你的呼喊不知道会传到哪里
或者 这样的呼喊
压根就没有意义
 
你奔跑 只是为了更快地到达
那是天堂钟声的诱惑
抑或地狱阴森的陷阱 都已不重要
你知道自己无法停顿
无法扼住阳光的旋转 无法喝停
忽明忽暗的月辉
 
每一天都是生日
圣诞的不只耶稣 降临的还有更多的人
在脚步踏响的鼓上
地球总是不由自主地共鸣
 
这是一场与生俱来的对决
命与非命 生与毁灭
都要完成自己的宿命
死亡奔跑着 沿途撒落一路春风
2012.12.19日23:52分
 
以水为刀
 
接过这招致命的招数
 
弯下腰 让流过的水悉数汇集
无语的锋利划破皇家的更漏
子夜的钟声 点点滴落
古老
 
这是慢速的回放
你参与了命的形成
随着藻类的起伏 微生物的爬行
你打开自己 让氧气回归呼吸
让氢气参与分子
你剖开的断面 骨骼成为岩石
泪水凝成钟乳
 
你参与了文字的制造
把一寸一寸的日子焊接起来
让时光延长
古老的原始的本初的混沌的语言
埋进土里 含着一口水
就长出了所有的预言
 
从四面八方涌来
占领四面八方的位置
从一个命中进入 从另一个穿出
超薄的锋刃 游刃有余
灌注满古老的缝隙
 
你消失的瞬间 就是你诞生的时刻
没有什么老过你
你的锋利
2012.1.25.23.07分
 
北方
 
高纬度的北方
冰凌倒垂 温度从天而降
村庄依次排开
大河两岸 弯曲着时间
 
光秃秃的稻田
纵横书写无数的田字格
黑色的驴子散养着
啃食刺骨的风
只有白杨树成团站立
逆着冰的下垂 向上生长
从不南迁的喜鹊 划着圆圈起落
一束光投射过来 聚在农历的罗盘
 
冰河上旋转的陀螺
摇动着身子 渐渐减速
仿佛时间慢了下来
日渐苍老的父亲
脸上皱纹加速旋转 同时间背道而驰
坚硬的乡间 道路穿过地头
摆成蛇一样的柔肠
等待一次次重复的归乡
 
在高纬度的北方
暖的是喋喋不休的乡音 慢的是火的感觉
惟一不变的是安详
 
老去的日子
躺着静静的死亡
2011.2.13.23:16分
 
时光隧道
 
春天拨开水草
一半黑夜瑟瑟 一半白昼晃晃
水淋淋的盛开在
一朵花中
 
纵身急行 朵朵花瓣
消隐在茫茫烟雨中
潜入盛夏 从不抛头露面
直到秋天抵达
才呼出一口 浓郁芬芳的气息
 
水愈加深
好像坠落陨石砸出的天坑
生命缩起脖颈 自遥远来
深入更深处
 
看不到去路 更不见归途
这孤零零的站台
是送别时间的唯一凭据
2011.3.22日22:40分
 
惊蛰
 
一抬头 就碰响了农历
碰到了二月二的雷声
纷纷细雨
沾满了刚刚钻出地面的虫声
 
拐弯处
遇见了苍老的四姨
老人家的嗓音越来越大
听力日渐低迷
 
春雪过后 泥土湿润
表哥扶着机械 划着笔直的田埂
不知道为什么 总会在北方的麦地中
遇见表亲
 
心中一惊
脱口把苍老的女性 误叫母亲
2011.3.6.23::00分
 
赶路的春天
 
取一束含苞的桃枝权作马鞭
从黑夜启程 赶赴水蜜仙桃的盛宴
怀揣古典的意象 搜集流传的花香
与风作伴 沿着蜜蜂的舞蹈
一路向南
 
时间的栅栏 拦不住盛开的欲望
从古蜀国纵身一跃 飞过三千年
驰骋的脚步被龙泉的桃树绊倒
春天酒瓶般炸开 桃红四溅
所到处阳光飞舞 清香点点
 
愈开愈烈的花瓣先于桃叶到达
成千上万的手臂
举起柔情似水的召唤
 
春天乘着快马 自南而来
经成都到达龙泉驿站
歇歇脚 追赶2011年
2011.3.13日 21:57分
(受邀为2011年四川成都第25届国际桃花节而作)
 
人 子
——悼一禾
 
天到地的距离 也不过
一人高低
一禾兄弟 把你的面孔转向我
让最后的记忆 击中我
 
兄弟 你就这样离去了吗
你年轻 如同一头健壮的公牛
天国的玫瑰不是为你开的
你说过你不要玫瑰
只要一颗自由的灵魂
 
五月的血管 象纸一样薄吗
你脚下被汗水浸湿的土地
朝气勃勃 蕴含着生命的底气
父母的精血在土地里结合并生长
你诞生之时 就把自己
与上帝和撒旦划开了距离
人子 你说
在土地上只能象人一样活着
种下粮食 然后收获思想
 
黑夜泛滥时你把声音抛开
你的心语和手语 令空荡的季节
充满了理解和忧伤
兄弟 理解与被理解是幸福的事情
你忧伤地笑着 让阳光的刀锋
剥开血管 输进死亡和被迫的含义
兄弟 你的不辞而别
令我们在极短的时间里
接二连三地体验到 生命的意义
 
兄弟 独自行走时你不会感到孤独
想到我 想到那些 挂念你的朋友
忘记精粹的汉语 让我们交谈
用人的手语
 
【注】这首怀念骆一禾的诗歌作于1989年,此诗收录在了我的第一本诗集《眷恋》里。
终于,在25年后的3月26日,完成了写给海子的诗歌。算是对心中的两位诗人有一个交代。
 
花开的季节怀念红
——致海子
 
日子都是相似的 一天和一天
一年和一年
流动的水是变化的
还有消失的人和不曾消失的春
 
在一个花开的季节 红色一定是主角
因为和血的颜色相似
红色 格外具有了爆炸的力量
 
比如春天 比如诗人因绝望而涨红的眼睛
春天会在杏花和梨花的白色中
卧倒在铁上 盛开一片红
铁因此变得柔软而悠长
红 变得有了骨头
 
在春天
一个人的离去没有改变什么
他只是用单纯的红 漂白了诗歌
2014.3.26日22.32
 
怒放
 
每一滴泪 都消失在黑夜
好像钻石的光芒 迷失在时间的海绵
 
收拾好剩下的血性、勇气和单纯
总是在迟到的春天
一次次用尽气力……打开
 
每一缕香气 不管是否最香
一定是全部的存储 最后的醇厚
每一次绽放
都把自己逼上绝路
彻底付出 不留丝毫反悔的机会
 
就像苍老的石匠
手里举起铁锤和錾子
在自己的墓碑上 一笔一划地錾刻
今生最后的
落款
2014.4.24.0:58
 
紫盛开
 
牵着四月消失的裙裾
紫色漫过古树 攀上目光的高度
爱情 扶着下降的悬梯
 
不经意的瞬间 紫色突然绽放
春意沙哑的低吟 叫响蜜蜂的甜
惊起满目的隐痛
 
今生唯一的迟到
正赶上紫色高贵的盛宴
红门打开
你是否还能走回那座紫藤庄园
 
虚构的马
 
马腾空而起 四蹄踏上白云
那些风驰电掣的感觉
不真实的倒退
让人怀疑存在的真伪
 
奔跑的时候不嘶鸣
马的每一次奔跑
都朝向血液原始的本能
每一次腾飞 都拉长时间的弹性
马拨开风的阻拦 每一根鬃毛
都是逆风飞行的银针
马把自己变成咄咄逼人的
冷兵器
 
马只在收住脚步的瞬间
长呼一口气
速度与时间摩擦
响鼻中喷出的尖锐 带来
戛然而止的安静
 
而时间都是虚构的
没有起点 也没有终点
就像那匹马 此时此刻
正沿着河流的方向 蠕动
一条若有若无的虚线
一个似有非有的 黑点
 
千佛之山
 
山站立着 以不变的姿态
定义稳定、流动以及种种名词
 
千佛山上 佛让出山顶
给日月 给空气
让出更大的辽阔给胸怀
佛只在山的一侧
每一个过客 都感觉到了山风扑面
法力无边
 
朱红的字携带红色 把佛镌刻到石头上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 佛早已经深入
坚硬的石英 佛也在
钙和硅的原子核中
 
更多的石头站立起来 抱成一团
支撑起画栋和飞檐
佛显现的庙宇 只是告诉人们
一把泥 一块石头都有永恒
 
我走下千佛之山 八点七分
神舟十号恰巧辞别宇宙 穿过时间黑障
降落在 平安的
阿木古郎草原
 
隐喻的时刻 宇宙和一千尊佛
同时降落人间
2013.6.26日23点.58分
 
黑陶
 
黑陶进入我们的生活 成为一个事件
成为文明的骨刺
黑陶的黑 被火红的舌头一次次着色
泥巴变得坚硬
 
摒弃的东西 正是水
和水一样的柔软
放弃的远不止这些 还有一种你看也看不到
闻也闻不到的气息
泥巴拍拍屁股
带着满脚的泥点子扑进火里
放弃了褐色的 黄色的出身
陶器诞生
 
这是一个实验的过程 总是要经历着
在热里滚过几回
才知道一把泥 怎么才能站成黑陶
 
一个正午的时候
沁润着茶香的黑陶
突然推开阻拦的空气纵身跳下
决绝的姿势那么迷人
 
可是黑陶再也回不去了
纵使他摔成粉末 纵使他
落在了泥里
2013年5月134日19:59分改成
 
无痕
 




夏天的落叶比秋天更苍劲
黄色愈加触目 哀伤更易穿越
 
是谁 涂抹这深刻的颜色
让这个尚不成熟的日子
感染了秋天的萧瑟
 
时光隧道 树与树分队排列
站着的成为树
漂着的成为舟
埋在地下的 或成为黑色的碳
或成为白色的化石
时间合并了同类项
无形的手抹平了所有差别
 
而叶和树总是哲学着对视
或者相依 或者独立
这是一个很笨拙的比喻
叶子挡在我们的眼前
让我们看不见树
更看不见后面的泰山
 
你可以找一个支点 撬起地球
却无法拿开眼前这片落叶 找到时间
2010年7月22-23日23:32分
 
黑的光
 
随手拉灭灯 关上月的舷窗
抹去想象的星星
黑与黑较量着 比试着
看谁先败下阵来
 
时间 从来不会比后面更短
也不会比前面更长
那个60秒里强加进去的1闰秒
只是为了应付感觉
 
就像你站在前面 从来不增加什么
也不曾减少什么
在60秒之外的一秒
在24小时之外的一刻
黑夜打开光 时间打开了宽度
 
起伏的地球上 谁的长发
飞成瀑布
2012.7.3.15.50成
 
金牛汉子
 
你耗尽天空所有的青草
转身就去了凡尘
降落时刻 水涌风起
注定与泥土为生
 
把时间那张大弓
拉的满月一样
用韧性诠释雄性的牛筋
何曾有过浪漫的回忆
反刍的瞬间
水声漫过脚印
 
只是脚踏大地
却总有咚咚的大鼓
从皮肤
从宇宙深处
沉沉的溢出
2009年8月17日 22:57分
 
秋 夜
 
此起彼伏的呢喃
把透明的夜 渲染的愈发寂静
声音滴着秋天 滴着露
激烈地应和着
 
雌性的絮语 犹如婉转的水声
雄性的低沉 张着急切的雄浑
秋天 秋天
生命抓紧最后的一根绳索
荡过去 荡过去
穿过一个个关口
把生命变成一根飞动的箭簇
射在秋天最后的季节
 
水从空中俯冲 雨倾倒着
你撑开自己的翅膀 你就是你的伞
你就是生命的全部
泥泞中等待着雨过天晴的瞬间
 
最美的闪光
你倾尽全部的力量 伏在爱人身上
闪电过后 上帝卸下了装饰
种子在瞬间点亮时间
 
你从容转身
等待着下一年的春天
 
涛声依旧
——夏海涛《眷恋》浅析(一篇写于上世纪的文章)

文/杨岩峰

        八十年代末,名不见经传的“泰山诗社”的实际存在,曾经为泰山诗歌的全面振兴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而《太阳泪》三作者的异军突出,则是泰安诗歌整体水平和力量的首次亮相,其意义远远超出了事实本身,二者互相参照,互机渗透,共同构成泰山诗坛的一大景观。作为“泰山诗社”的主要发起者和代表人物,夏海涛像他的几位同仁一样,虽未掀起什么轩然大波,但毕竟给沉闷已久的泰山诗坛注入了全新的血液。

        翻开夏海涛的诗集《眷恋》,我们不能不为诗人献身艺术的殉道精神所打动。在《审视与回归》(代后记)中,他庄严宣布:“诗不仅仅是个体生命的深切体验与感悟,不仅仅是个体生命的生存与死亡,而且还应当是全人类共同精神的显现!”因此,在这本薄薄的诗集中,他试图“树立崇高感、使命感,把失去的理性智慧与现存的非理性一起交给诗,树立敬畏感,使诗远离渺小,建立震撼人心的诗歌精神。”
作为一名理想主义诗人,夏海涛曾经对现代主义诗歌一往情深,并身体力行,写出数以百计的“探索诗”、“实验诗”,但在《眷恋》中,他未收入一首,原因是他觉得它们大都是“应景之作”,没多少价值,充分表现出一个有良知的诗人的严谨性、严肃性和对社会、对读者高度负责的态度。他承认探索诗在艺术、语言和内涵上有积极意义,但对那些一味“反传统、反规范、反文化、甚至反人”的伪现代主义诗歌”和“敲着木鱼或扬着佛尘的纯粹的隐士之乐”,以及“垂着三尺口水的所谓口语诗、八卦诗、哲理诗”等表现出极端的厌恶,强调“把生命的激情还给诗,还给语言”,并通过《眷恋》实践和捍卫了这一艺术主张,诚然,《眷恋》之所以赢得一片赞叹之声,仍然是其“探索”与“实践”的结果,只是这种“探索”与“实验”已成为诗人表达与追求的一种手段,而不是徒有其表的装潢与门面。

        “多年的风都这样纷扬着/脆弱的玉石坚硬的玉石/像从石中炸出一样纷纷碎去/在第二个黎明到来的时候/泛着一抹完满的光辉。”(《玉碎》)将此诗置于整部诗集之首,诗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它取材独到,意象鲜明,字里行间闪耀着哲理的光芒,不愧为一首经典之作,而更耐人寻味的还是最末两行:“玉碎之后就不叫玉了/玉碎了还是玉。”“玉碎”象征着灵魂的涅槃,是诗人人格精神的另一种显现。《瓦全》与《玉碎》有异曲同工之妙:“为什么遮挡风雨的房顶上/都是一片片灰青色的瓦呢/我找到这样一个借口/只为自己像瓦一样小心翼翼地全着”。“像瓦一样小心翼翼地全着”与其说是诗人的“借口”,毋宁说是他的生存方式和人生追求。瓦虽然渺小,虽然普通,但只要“全”着,就能挡风遮雨,就不失为一种有用之材。

        “三月的空中风声/拖着绿色的袖子在三月/在音乐骤然透明的空中/像一群候鸟掠过”。(《三月》)诗人的感觉是敏锐的,自然界的千姿百态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鸽子的影子穿过深深的叹息降落门外/在庭园中筑巢/在铁丝与木头的间隙/鸽子的笑声在虚空的石台。”(《梦中醒来》)更为可贵的是,他不仅能从平凡的事物中清楚地看到美,而且能够透过表面,找出事物的内在涵义:“蓝眼睛也罢/灰眼睛也罢/都和你的感觉一样/中国汤药/喝出的只是中国味。”(《中国汤药》)

        诗是对感情、对内心世界的表达。诗的技巧可以千变万化,无论是奇思巧想或暗示隐喻,意象并置或扭曲变形,自动写作或对应契合,归根结底都要表达出那种除了诗之外无法传达的内在的骚动,否则,符合全部诗歌规则的制造物也难以成诗。海涛的诗是充满感情的,这不仅表现在技巧上,更表现在语言上:“天与地的距离也不过/一人高低/一禾兄弟把你的面孔转向我/让最后的记忆击中我”(《人子》)犹如电影艺术上的“特写”,通过这短短几句,我们似乎看到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正用他穿透力极强的目光审视着我们,审视着这个无动于衷的世界。在这里,诗人运用冷静平和的语调,把对另一个诗人的悼念之情置于一种特定的艺术氛围之中,收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兄弟/独自行走时你不会感到孤独/想到我想到那些挂念你的朋友/忘记精粹的汉语让我们交谈/用人的手语。”是的,再“精粹的汉语”也抵不上“人的手语”,尤其是灵魂与灵魂的“交谈”。

        《泰山下的生活》(组诗)是《眷恋》的精髓,也是海涛迄今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这组诗中,诗人以其宁静的深思和富于想象力的风格写得质朴自然、真切感人,既注重了事物的可感性而着意捕捉细节,又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挖掘出丰富的感情宝藏:“远在天边的朋友/抬起头你们就看到了泰山/看到了泰山肌肉里那条叫黄河的血脉/你们看见我了吗/泰山下面/那片长满植物的园中。”(《真实的生活》)看似平静的叙述,透出对泰山对故乡的炽热之情和对生活在这块风水宝地的幸福与自豪。“我不需要语言如果要/那就是我扬向天空的一锨麦粒”,生活在泰山的恩泽之中,诗人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激,“祈祷感恩或者叩拜/都不如汗水的盐分更有光泽。”是的,只有劳动是真实的,而这正是诗人对泰山对故乡的惟一回报。在诗人的心目中,巍峨的泰山就像一位可以信赖的父亲,而生活在泰山的下面,诗人感到安宁、劳光而又富有,因此,面对“美好的时光”,诗人只有“任纯情的绿意”完成他的独思……

        《眷恋》的出版是夏海涛诗歌艺术生涯中的一块里程碑,也是泰山诗歌界的一个重大收获,尽管其中不乏“对世界荒谬和怪诞的不安”,不乏“焦虑、悲哀和绝望”的流露,但更多的是“对人类自身强大生命力的礼赞”,而这,正是《眷恋》的价值所在。

        涛声依旧,诗情依旧。夏海涛及其诗集《眷恋》的再度辉煌,又一次向世界证明了一个严肃而又简单的道理:真正的诗歌离不开读者,而读者也离不开真正的诗歌。

 
在岁月中打开迷幻的时间

文/张德明
 
        在诗集《恍然隔世》自序中,诗人夏海涛写道:“诗歌从来都是一把钥匙,是通往大地和心灵深处的奇特密码。”这句话凸显了他的某种独特诗学观。我认为,夏海涛的过人之处是,他手握诗歌这把神奇的钥匙,在岁月之中轻巧地打开了迷幻的时间之门,其诗可看作是关于时光的精彩言说和艺术诠释,从中我们不仅能看到季节轮转的自然踪影,也能把捉到启人心智的时间哲学。

        时间是标化人类现身和存在的重要物理符号,不过,当我们陈述时间时,常常要借助与之相关的一些事物,诸如季节、节令、日程等来将其具体化。夏海涛无疑是对时间极度敏感的诗人,在他的诗中,各种与时间相关的艺术符码俯拾即是,诗人有关生命历程、岁月流转和个体记忆的人生印迹也一一敞现。夏海涛诗中的季节语符最为丰盛,春夏秋冬四季都在他的诗中不断出场,既显示出各个时段自然物象上的不同特色,又显示出诗人面对游走的光阴时内心的各种折痕。《立春》写到:“我把秘密埋在冬天/把种子埋下/让飘摇的小手在空中张开/柳叶在希望里歌唱//……那些走过的曲折/一并刻画着春秋/爱过的人依然爱着/将要来的人/在心里慢慢盛开//雪是在昨天融化的吗/上弦月的弯曲里/银光幽幽/春天从上面悄然跳下”。当春天来临,诗人为“希望”鼓舞,被“爱”感动,他从上弦月的“银光幽幽”,看到春天“悄然跳下”的时光神迹,这样的描述既是朴实自然的,又是富于想象的。同样是节气,“冬至”在诗人笔下呈现了另外的情态:“北方的冰凌/沿着九九寒冷的轨迹/转动日晷/不可思议的季节/由于你/雪花也变得温暖而轻盈//太阳像一个跳绳的小女孩/从北回归线跳到南回归线/你黑色的长发/风一样飘逸”。这首诗将太阳比喻成一个“跳绳的小女孩”,在南回归线和北回归线之间跳来跳去,以此描述时光的飞逝和季节的轮换,显得极为生动形象,也流溢出青春气息和生命情趣,“冬至”的特别韵味,也巧妙彰显。

       季节和时令确乎是典型的时间符号,但它们并不代表所有时间,有些时候,人类对时间的感受,可能会超离具体的季节指向,而只聚焦于某个时间点的文化内蕴、某个存在瞬间的生命感触。在《我们的节日》里,诗人以诸多蓄满力量的语汇,来集中渲染“节日”的喧腾景观:“旌旗在摇/红色的激情直上九霄/滴落的汗水把快乐举起/我们/把自己举起//这是张扬的节日/这是迸发的日子/大河倒悬着 一路奔涌/雪山挺立/莲花绽开雪白的传奇/大平原 随着河流/消失在辽阔的茂密”,“摇动的旌旗”、“滴落的汗水”、“奔涌的大河”等等,无不诉说着“节日”的喧嚣与欢闹。《恍然隔世》则是对“回眸一瞥”的美学阐释,诗曰:“那么深的水也没有隔开/沙漠与绿洲 你只是回眸一瞥/鸟儿们仿佛听到了指令/汇聚在七夕桥头/打破了一个世纪的沉默//……鸟儿开始顺着季节/提前迁徙/从遥远的北方奔赴遥远的/南方/顺着阳光的道路/挥动有力的翅膀//这样的一切如此自然/仿佛千万年来只为了等待/你的回眸/南方投来的那束阳光”。深情的“回眸”,恰似一束“阳光”,那种暖人心怀的魔力,被诗人精彩地呈示出来。

        在光阴流转之中,人类生存的秘密、宇宙暗藏的法则,都会悄然显身,但一般人往往会熟视无睹,只有诗人才留意这些,并用心记下。夏海涛的诗中,也时而有关于时间的哲学思辨词句跃然而出,令人深受启迪。《蓝色天际》最后一节如此写道:“不在飞行中永恒/就在静止中坠落/所有的心都已经打开/做着无翼飞翔的姿势”。“飞行”与“静止”的对举,述说的是时间与运动的关系,而“永恒”和“坠落”的结果性论断,或许并不只是对鸟儿飞翔的某种哲学领悟,而是对人类存在规律的某种深度阐释。另一首题为《春天》的诗,以季节为思维起点,体悟人与事,并从花的情态中折射人生的玄机,也不乏深意。

(刊发于《文艺报》2014年6月13日)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特约编辑:许晓宇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推荐视频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