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人:雪的颠覆(诗选)

2015-07-21 16:48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雷人 点击:

摘要:雷人:雪的颠覆(诗选)

推荐关键字

雷人:雪的颠覆(诗选)


 
        雷人,中国诗歌网副总编,2010年,六十岁,登青城山开始诗歌创作。2011年11月至2013年11月,2年共出版诗集“谈情说爱”等5部:《雷人诗谈》、《雷人诗情》、《雷人诗说》、《雷人诗爱》、《核黎明》,并在《诗刊》、《现代青年》、《杂文月刊》、《阳光》等多种刊发表。翻译出版美国长篇小说《红眼睛蓝了》(45万字,2014,重庆大学出版社)、《交易的艺术》(2004,人民日报出版社)。
 
 
刀,我的早餐
 
我拿起刀,
感觉到刀的力量;
我切开面包,
感觉到面包和我自己的无奈。
刀,是我的早餐;
面包,是刀的早餐;
砧板,是道具。
风,
摇着船;
船,
颠簸着音乐;
节奏,把风切成碎片。
船,
从公元前,
驶向公元后。
20130818于“波罗的海公主号”29:10于CA912
 
诗世界
 
混沌极了,
世界便生下来。
万劫不复的沉淀,
凝结成诗,
拽着诗人的衣角,
从阴阳首尾相交的缝隙里,
撒播着灵动的阳光。
世界上床的时刻,
只有,
诗,
为她站岗。
131006 13:37 于“领秀美业”
 
雪的颠覆
 

悄悄地来了
没有预警
也没有
呼啸

就在
瞬间,她
把所有的黑
颠覆得
无踪无影
我们

属雪
140529木曜20:49
意大风情街Club13
 
黑暗密码
 
为什么
白天
比黑夜还黑?
Why
Is it darker
Daytime than nigjt-time?
因为
咱们

都没有
睁开咱们自己的眼睛
Because
All of us
Have not yet
Opened our eyes
为什么

越来越黑?
Why
Does it get
Darker and darker?
因为我们的眼睛
越闭越紧
Just for we closed our eyes
tightener and tightener
为什么
我们
不能醒来
Why can't
we
wake up yet?
因为
我们
睡在
窗帘的外面
Because
We
Have been sleeping
Outside of
The Curtain
June 18,2014 Wed
140618水曜29:39YY
THE BEST SO LONG
1st:
140618水曜29:29Y黎明
 
男人 女人 城市
 

从城市掠过
抚摸着林立的楼群
楼群里
各式各样的
男人和女人
白天
坐着
夜晚
卧着
黑白交接的时候
咳嗽
城市
承载着麻木
只有风
在男人的“跑马”
女人的“例假”
的末稍
激起一秒钟的阳痿的涟漪
男人把男人的叹息
女人把女人的叹息
在浓密的夜幕的掩盖下
一起
吐到窗外
吐给高高耸立的风
自己
怀抱着自己
挥舞着窗外的风和自己甜蜜的梦
风是无性的媒介
城市
是中性的情趣
城市在白天睡觉
城市在夜晚做梦
城市

死人和活人的分界线
楼宇
是男人和女人的
隔离带

自己逗自己玩儿
只有风
是情趣的主题
140602月曜05:50YY
07:07--07:41二稿
 
夜读郑敏《诗人与死》,兼祭海子
 
把寂寞
左手递给
右手
让孤独
在一边孤独
诗和诗人
一起立起来
把白昼交给劳作
把黑夜
交给思考
把黑夜犁开一道口子
让诗
陪自己
死去
不是卧轨
不是用斧头
把诗人和诗人的思考抻面
一遍一遍

一遍一遍
摔打
把诗
摔打成弥合的伤口
把自己
抻成眯着眼的死亡
把自己作成茧
把诗抻成丝
诗人
重复着出生入死

在死亡与复生之间
穿越
140326水曜29:35
 
花瓶里的镜子
 
在花瓶的季节里
只有春天,
镜子
就是她的口红。
抱着镜子躺在花瓶里,
眯着眼,
给岁月
打着点滴。
 
核黎明
 
将星星与月亮凝聚成想象,
想象切割成一段一段颤栗的黎明,
狂风、暴雨、闪电;
天地、你我、卿卿!
飞沙走石地吮吸,
地老天荒地舔砥。
时空和我们的立体一起胶着成一片空白,
飘逸的秀发与飞驰的马鬃席卷宇宙,
滚滚昆仑脚下,
巍巍珠穆朗玛峰顶,
爱,
突然蜷缩成一团,
栖息在马里亚纳深澈的海沟。
 
宇宙之恋
 
在黎明的窗外
我对着北斗七星
打着踉踉跄跄的哈欠
流着
21世纪的口水
一个从封条里脱落的口红
飞过来
又像UFO一样消失
月光
泛滥着
打着水漂儿
飞着吻
………………
眼睛和眉毛
闭在一起
我想起昨晚喝得
雷人诗酒
瓶子盖
掉在地上
酒杯
打碎了一地
对面闪着
恶魔的影子
我的呼吸发硬
我,满嘴里
还在打着硬硬的

………………
天和地
裂开
一条缝儿
我醉眼婀娜地
窥视着
………………
…… ……
银河两岸
……
日月穿梭
……
昆仑脚下,无形的
阴和阳
躲在
红花和绿叶之间
对了眼
便胶着成闪电和爱
雨丝,落下来
无数只纤细的粗糙的手
轻轻地
抚摸大地湿润的面颊
使一点劲儿
感觉一下大树后面
耳际的
飘逸的
秀发
再使一点儿劲儿
把手
捏一下
黑土地
腹部的松软
过剩的感觉反弹着
风头儿
和云瓣儿
是吻的前奏
互相推诿着缠绵着嘬着
不依不饶
不进不退
只有风的下摆
悄悄地
顺着山岙的肚脐儿
溜进
林间的夹缝里
在一片幽草的岸边
剥开一条
微微的缝儿
那后面
有波涛汹涌的大海
你知
我知
……
于是雪花飘下来
美成一种滋润
眉毛拱起来
在遥远的天际
拱称一道虹
夜幕
弯着腰
跪在床上从额头吻下去

怎么这么轻易地
就上了人家的床
天在崩,地在裂,闪
在闪
雪白的沙滩雪白的床
雪白的
肚脐儿
雪白的味儿
雪白的
长江、黄河
是劈开的两条细腿儿
在恭嘎山的山口
舌尖
打着旋风般的旋儿
小号手
在一片灿烂麻木的
朝霞里
憋着气
(憋着尿)
昂着头
嘬着嫩嫩的小嫩嘴儿
吹响了
进军的号
B大调
F大调
B+F无声调
注射进
密密麻麻的血淋淋的
汗流浃背的
的的的,的
干细胞
旋风
带着钩子
不是旋向高空
而是
旋向
坐标原点的
深渊
有点涩
有点

有点滋润
有点


珊瑚

珊瑚

珊瑚
七彩的回车键
夹持着一丝丝

雷声不断
暴雨不断
闪电和脑际的空白
摧酷,拉秀

打着滚儿
肚脐
打着滚儿
天翻地覆
打着滚儿
辫子和舌尖
跟闪电绑定
打着棒打不散的滚儿
就地十八

象仙台的海啸
象汶川的凌晨的N极地震
蘑菇云瞬间升起
核辐射
横扫大地
暴雨如注
波涛
汹涌

睁开了

真的
亮了
冰花
涂满了蓝天

凝结在草地上
柳枝
被压得弯弯的
眯着眼

着了
雪白
雪白
风平了,浪,静了
绿,不再肥
红,已
瘦瘦
亲爱滴
早上好!
 
写得不错,尽管淫乱!
 
亲爱的臭丫头:
闻见您一点儿味儿,


醉成半死!
 
 
您是,月宫飞来的一只精灵
 
您是
月宫飞来的
一只血红的精灵
通体彤红
那是
沉寂的月光里
挂在高高杆头 牵着风儿的桅灯
寂廖的湖面上 卧底着昏迷的魂灵
无奈的星星 紧紧地捏着红色的方片五
瞪着小船上的桅灯
桅灯踩着脚下
汪洋般密密麻麻挤挤叉叉的众生,
啐一口鲜红的唾沫
给眨巴着眼睛的群星:
Hi!
 
牵牛花儿
 
1

把自己从地上拔起来
把古老的森林托付给太阳
用自己的陡峭担负起风暴的抵御
在一个节日里
森林 凝固成一朵牵牛花儿
山 凝固成一条牛 被牵牛花牵走
2012-06-02 卯时 于玉宇
 
2
 
老牛背负着黑色的沉重和雪白的积蓄
牵牛花儿跳着猫步
背着下雪的书包和书包里正在拔节的嫩草
用风儿牵着老牛 默默地 向着春风的方向
14:05 于 玉宇
 
3
 
在清晨洒了水的大街上
牵牛花儿 蹲在太阳边上
一只肩 傍着微笑
一只肩 斜披着透明的思考
老牛 卧在篱笆旁
反刍着没有落下去的月光和遥远的忧伤
17:11:00 于玉宇
 
4
 
牵牛花
牵着老牛和那甩着尾巴的悠扬
越过篱笆 越过耕耘 越过想象
越过爸爸妈妈和爸爸妈妈的爸爸妈妈
牵牛花开了
花芯抵着牛角尖接受四季的检阅
花 飘起来了
17:25:09 于玉宇
 
5
 
牵牛花 绽开着想象
产房 被想象成牵牛花和美丽的膨胀
老牛 在古道上拉着西风
用谷歌和人肉搜索 搜索着产房的记忆
唯恐伤害了花芯
它 把角 藏在肚脐里
20:26:03 于玉宇
 
6
 
牵牛花
在没有灯的夜里
是母亲的双乳
啼哭 吮吸着温暖和温柔
空洞
是母亲在黑夜饥饿啼哭里的忍
老牛跪起来
反刍着 文件夹里 母亲的笑容
20:43:29 于玉宇
 
7
 
产房是一个台阶
生命从这儿走下
牵牛花给生命注上欲的翅膀
牵牛花上晶莹的露珠
聚合成牛仔的眼睛
花闭上了羞涩
牛叫了 哞
留下一片红晕和风的佐证
有文字记载的和没有文字记载的
牵牛花牵着余痛 牵着牛
一起进入猫步
驶向8点钟 的方向
120603 于玉宇
 
8
 
牵牛花儿
左手攥着笛子
右肩扛着脐带
脐带牵着老牛
在28响的颠覆里
戴着沉默走上新月形包围圈里血红的T台
牵牛花
牵着牛
被荒唐着 从0点到24点的倜傥
2012-06-04 08:41 于玉宇
 
同桌的白女孩儿
 
13-1
 
那么美丽,
还有白,
她坐在门口的位子
我的旁边儿,
催开我的小狗的50年的爱。
那是三年级
我每天都迟到,
第一节课,
我总站在门外边儿,
 
13-2
 
从段场村到五胡同
8里地,
蓝色和平鸽的书包,
和我一起彳亍,
大约一个小时,
每天都迟到,
除了放假的日子,
老师对我已经没有办法,
 
13-3
 
除了叫我站在门外
就是我每次都考第一。
每当我站在(有时蹲在)门外
当老师回过头去黑板上写字
白女孩儿就向我摆摆手
于是,我猫着腰
“唰”地一下子
就钻了进去。
 
13-4
 
那么的美那么的白
不知老师为什么让我坐在她的旁边儿
到现在我也不明白
美得可爱白得可爱
那摆手更可爱
爱是神马?偷偷地碰碰她的胳膊!
 
13-5
 
听说她是神马烈士孤儿!
我爱她,
因而恨自己为神马,
我不是烈士孤儿?!
三年级在五胡同穆桂英小学,
我一年级的班主任,
大约在二年级被打成女右派!
 
13-6
 
我喜欢一年级班主任时老师,她是那么帅
惩罚起我来也好厉害:
我调皮把腿伸进挎在桌子上的书包里,
时老师走过来对全班说:
不到下课,不许下来!
老师没打我,很可爱!
 
13-7
 
班主任被打成右派,
我很悲哀!
一年级的班主任在我记忆里永远那么和蔼,
永远那么可爱,
上学一个月没有名字,
时老师总是这样喊我:
“唉!唉!
那个爱翘腿儿的同学”
 
13-8
 
一想到迟到,就不想上学。
但一想到那同桌的白女孩儿,
我的脚步就在那条8岁的漫长的道路上
彳亍了一年。
后来一个口号,叫什么“我们也有两只手
不在城里吃闲饭!”
 
13-9
 
于是,母亲和我们被从城里赶回乡下,
从此,我告别了白女孩儿。
 
13-10
 
10年后的1968年,
我已经是在那个黑暗时代里受歧视的青年。
我有腿却不敢到城里去看那白女孩,
我有嘴却不敢说话,
我有耳朵却
只能听风声雨声听伟大的自吹自擂的谎话,
后来,我
冒着生命危险
偷听敌台。
 
13-11
 
杂技因为“失语”而被开“禁”
简易的舞台上,绿色的灯笼裤
红色的腰带;
咬着一朵花
倒立着一个女孩儿:
婀娜,妖娆
哦,细瞅,怎么会眼熟!
难道是她?
细算17岁。
 
13-12
 
挤过去,细觑那倒立的女孩儿。

站起来,
把她的微笑,
和谢意还有那白,送到前台
啊,就是她!
我不由得回缩,
挤开人群,
带着不知什么滋味的滋味,
一路迷迷糊糊的回家。
 
13-13
 
春秋哩哩啦啦的
一晃就过去了四十年。
一个春天,
一个清明,
又回到那个地方,
那儿曾寄托我的
童年,那儿
有那个白女孩儿的
思念。
我终于找到她。
范奶奶
笑着告诉我:
“那就是我,
那天,你怎么
不喊我?!”
她吃惊地问:
“你!
还记得我?!”
 
门缝儿里的黄昏
 
记不起
那是个什么样的黄昏
但依稀记得
那门缝儿
窄窄的
只能透过孩提的眯缝着的
小小的半只眼睛
里面
点着一盏
小小的灯
灯下
两弯依然丰硕的
弯弯的影
2010-10-22 08∶49∶55
 
虚掩的眉下 虚掩着苍白
 
3-1
 
漫漫的
锁在Burberry①里的寄托
在香格里拉的清茶旁徘徊
期待的这个时刻,跟子夜一起降临
悄悄地
踌躇停在23 层
期待着的温馨
是黑暗拉开的网
 
3-2
 
每个网孔里都渗出诱惑的火焰
她的眼睛凝聚成两个亮点
就像炮管
在炮火中闪光的烤蓝
搜索着捕捉着什么
我的心跳编辑着多情的答案
纤纤的指
拈着咯咯的笑
 
3-3
 
虚掩的眉下虚掩着苍白
梦开始着
抚摸渐渐着
温柔不再矜持,丰硕,演变着勃动
灵魂在这里粘连
梦在这里对接
黑暗拌和着亢奋
是消魂的感觉
激情
吞吐着黑暗
①Burberry,世界名牌包,“巴宝莉”。
2011-01-05 22∶34∶15
 
把你抱在雪白的马背上
 
把你抱在雪白的马背上
高高地飞翔
3点钟醒来
轻轻地
拍打你

关上门,闭上眼
打开大草原 一条缝
我们 一起挤进去
把您挟持在我的马背上
您的秀发
呼啸着彩霞
向着爱的草原
向着情的天涯
放马由缰
驻扎在蝴蝶翩翩的山岗
把您的脸蛋儿
吻成一朵朵彩云
让两颗心星
染红恋的穹苍
2012-06-24 23:31:00
 
怀古
 
你是彩虹
我是
咱们
隔着爱海对准彼此的焦圈儿
咱们,虽然
不能同眠共枕
但是,咱们,
咱们在远方,是彼此的知音
我,上了爱的当
您,堕入了俗的网
咱们,是一对
跛腿的
情狼
 
黑色的梦
 
在黑暗里
做着黑色的梦
双手握紧无边的黑暗
X轴Y轴Z轴
像潮水一样蔓延
只有
原点
闪着晶莹剔透的黑

卷起
血红的舌头
我咬住
雪白的牙齿
盯住远方
一双
黑暗的眼睛
桌面儿上
睫毛
已经发霉
鼻梁
翘着二郎腿儿
向我
打着嘻嘻的嗝
我的所有的器官
开始隐遁
一张壁纸刀
把黑暗
裁成对折
夹紧的缝隙里
顺着页脚
泄出
晶莹得发亮的黑暗
黑色的长发
在黑暗里
渐渐
变黄……
我的器官不复存在
只看见,黑暗
跟黑暗重叠
桌面
一张黑屏
眼神儿
像韭菜一样,被
一茬一茬
割掉
黑暗
在黎明
闭上眼睛

剩下梦
张着嘴
寻找着黑暗在黑暗里
丢掉的神马
 
松本楼纪事
 
桌子是一张距离,
平衡着对面的张力和引力。
故事是心灵的脚步,
载着两颗心向着相对的方向逼近。
每打开一页老照片,
都向彼此敞开一层心扉。
谁没有故事?
这是在向上帝忏悔?
还是
向对面的怀抱里扔进我爱的嬗变?
杏黄色的三文鱼。
闪着绿光的青酒、吊灯
是裁判,还是观众?
总瞪着
不转的眼睛。
 
咱们 是一对阴阳鱼
 
咱们 是一对阴阳鱼
首尾相接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你只有一只左眼
我只有一只右眼
我们相拥着
我们厮守着
在这爱与情的壳子里
我们永不分离
 
凹凹凸凸的美丽
 
子夜的静谧里,
幽幽地来了,
一幅亚光的酮体。
像梦的胎盘里,
一个熟睡的胎儿,
像云的博物馆里
一尊汉白玉的女神。
蜷缩着,赤裸着,通体通明。
您满头的黑发收藏了您全部少女的羞涩,
用您的赤裸的坦然,
征服了所有的宇宙。
没有天,也没有地,
您是
混沌里
一堆凹凹凸凸的美丽。
 
黑色裙子
 
充满激情的夏天
充满回忆
二十年的距离
断断絮絮
断断絮絮
燃烧般温柔的骑士
在那个惊恐
而又充满缠绵的黎明

默默地走下楼梯
早产的晚霞
傍着
路边的玫瑰
啜泣
 
去年的今天
 
(1)
还是今天的去年,
那是一个开启了诗的日子。
那一天,
我没有在意太阳也没有在意月亮。
一个眼神占据了我这一年366个昼夜的记忆!
(郑敏先生在60年前说过,
“十年可能留不下一丝痕迹,
一个眼神可能成为永恒。”)
那个眼神,
是一首诗,
那个眼神是一片爱,
那个眼神是蓝天和白云:!
(2)
那个眼神,
是恁麽的深沉!
恁麽的温暖和醉人!
恁麽的力量,
恁麽的征服,
恁麽的天长和地久!
从此,这个眼神,注满了我的诗意,
从此,这个眼神变成我太阳里的影子,
变成我月亮里的梦。
我的诗在她月光的微笑里喷发,
我的诗让她每一个清晨笑嘻嘻。
(3)
我的诗,
载着,冬天的温暖,夏天的爽意,
充满了您一块又一块芯片,
占据了您的芳心。
那眼神里潜伏着江南哀悼里
小船边的一朵红莲,
那眼神里,
潜伏着栟茶的蓝色的精灵,
那眼神里潜伏着一朵多朵粉红色的桃花,
那眼神里潜伏着雪花
 
哈哈岛
 
白沙滩扑向您的口红
我撩起您的裙子
波涛汹涌
潜浮包裹着您的眼睛
您被海底的贝壳
反串
得瑟
在我的怀里
我的手心
依然留有您的腥味
今夜遥远的你,被,又一次抽象成
我的黎明
偶尔,您在裙子的里面,偶尔
您在裙子的外面,偶尔
偶尔
横七竖八地
开启闭合
白色的沙滩
白色的裙子里掩映着白色的皮肤,白色的
海鸥玩弄着白色的浪花
这个黎明
又是
雪白,雪白
 
漂流
 
您可以拒绝我
(因为你有枪)
但您不能拒绝我的爱
(因为这是我的权利!)
您也可以拒绝我的爱
但不能拒绝我爱的呻吟
(因为这是我的感觉)
您还可以拒绝我爱的呻吟
但不能拒绝我住到您隔壁
呼吸您呼吸过的空气
过滤您的寂寞
分享您也会发出的一样的爱的呻吟
(因为这是我的良心)
 
存在的理由(组诗)
 
拜佛众相 2-1
 
自己不去保佑自己,
求佛保佑自己,
或求佛保佑自己好运,
或求佛保佑自己免灾。
如果
佛能保佑你改变你的命运和现实,
就说明命运是不存在的,
如果
佛不能改变你的命运和现实,
那么拜佛就是自欺。
 
拜佛众相 2-2
 
现实中
很多人需要自欺,
就像很多病人需要安慰剂一样。
社会需要佛,
因为道德与法律束缚不了很多人,
而佛则可以。
这就是
佛与众神和上帝
存在的理由。
 
佛的位置,佛的造化
 
懂佛的,
不在庙里;
庙里的,
不懂佛。
信佛的,
佛在心里;
不信佛的,
佛在嘴上。
 
佛, 信与不信
 
我不信佛,
因为我认为如果世上真有佛,
有佛法里讲的那种佛,
世界就不会这样。
如果真有佛,
我相信佛会让我信佛。
如果佛是某些善良的人造出来,
让那些乏善又没有自律的人
用佛的紧箍咒来使他们向善从善,
那这样的佛已在我心中,
无所谓


不信。
 
佛善与善佛
 
无佛不俗,
无俗不佛;
佛就是俗,
俗就是佛。
我在佛心,
佛在我心。
我心善佛,
佛心善我。
 
做茧自佛
 
把您爱成圣女,
我也就作茧自佛。
 
路灯与佛法
 
路灯
并不知道自己照亮道路,
是你在黑夜从路上走过,
你才觉得
路灯
给你照亮了道路。
佛法
也并不知道自己能使你开悟,
只有你把它套在你的脑门上,
让它束缚你的神经的时候,
佛法
才变成你的佛法。
 
瓶子 小凳子
 
从死亡想象
到死亡情节
每个生命的降落
都是从一只瓶子
落进另一只瓶子
一只丰满的瓶子
让你终生脑满肠肥
一只令人窒息的瓶子
让你在叹息和纠结之间二进制
瓶子或空空荡荡
让你四大皆空
吹着风的铃铛过伶丁洋
瓶子或半满不浅
让你在死与活之间发着卷舌的颤音
当一只瓶子
正在冶炼之中

便被烧成诗人
颈子套在绳索上,高高地挂起
双脚
踢开小凳子
让自己
离地
地下还要提前铺上被子
以免
小凳子倒了
吵醒了楼下的邻居!
舌头
便长长的伸出

妄活了一回“高贵”!
最后的高贵的死
抵押了前半生奴颜婢膝的活
那,就是
诗灵的引子
诗灵
是正在陶冶中的瓶子
气才吹了一半
就被突然淬火的感觉

产生于死活的纠结里
哲学的思考是诗灵的节门
溢泄的感情
是理智的溃疡
所有真正的诗人
只活在
母亲的子宫和人间的红门之间
所有的踌躇
都点缀着诗的节奏
羞涩和飞尘
张扬和自毙

生命翻滚的跑道上
吞吐着蚕丝
低着头
昂着头
都是一样的挺拔的脊梁
腰弯下去的时候

便站在你的脊背上沸腾
十字架
是一种警示
生命躲在瓶子的角落里
是一个感恩的过程
诗人
踩着小凳子
挥霍着生命,飞舞

只有生命
可以挥霍

被诗人折磨成诗
诗人
被诗
折磨成死
你去死吧
十字架
跟诗钉在一起
竖着的是耶稣
横着的是诗
剩下的是人世
人世
是充满死亡想象的
浑身是口的瓶子

匍匐在每一个口的黎明
吹诗
 
历史没有隧道
 
历史可以颠簸
但历史不会流向山顶
历史会被扭曲
但历史不会有隧道
历史是左右摇摆的
但历史不被泥人张
历史不能跳跃
凡是让或企图让历史跳跃的弄潮儿
只会风流一时
他最终会被历史的长河湮没
历史不会忘记
历史的记忆滚滚滔滔
历史不会被永远歪曲
历史的评说只被正义修正
“早上好
亲爱的宝贝儿!”
历史永远灿烂在
我们的
朝霞里
 
乔布斯的思考
 
他和我们一样,
来到这个世界上,
赤条条;
他也和我们一样离开这个世界,
赤条条。
不一样的是,
他留我们一只人见人爱人手一只的小苹果,
而他带走的
只有
他的思考
他的汗水
他的拚搏
他癌的痛苦的折磨
还有他咬了一个口的生涩的苹果皮。
他还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一个巨大的剥削者!
 
上帝说,请把你把您的记忆还给我
 
请把你把您的记忆还给我
悄悄的上帝
他悄悄地对我说
亲爱的宝贝儿
你是个直径60年的饭桶
幸好
你该吃的都吃进去了
你该拉的也都拉出来了
不该吃的没拉出来的
都变成了肝的脂肪
悄悄的上帝
她悄悄地对我说
亲爱的宝贝儿
在你灿烂地圆寂以前
请你把你的记忆
还给我
亲爱的上帝
谢谢您的提醒
亲爱的上帝,早上好!
亲爱的早上,上帝好!
 
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
 
马蹄洼
散漫着 荒芜破败的 窑洞
守望着 未被开垦的 盐嘎巴 还有
被啃了几千年的绝对不敢再呻吟的苇芽 还有
麻疯的太阳下一群沉默的羔羊等待着随时降临的
“正大光明” 的谋杀
这儿

开始过
我18岁的梦
 
马蹄洼
弥漫着一个传说
那是 雷家①祖先 跑马圈地的 地方
马蹄
从天边来,又回到天边去
马蹄
踏出一片 洼 的领地
马蹄
踏出世世代代和世世代代的勤劳和智慧
马蹄
已经被岁月蚀去 但
马蹄
和骄傲在记忆里的美丽的祖先
和吞噬不掉记忆的邪恶的黑暗
留下 一串串
美丽的故事

沉思
11-03-01;11-06-21
 
那是 多么美丽的祖先摧赶着多么勇敢的马儿甩着
多么清脆的响鞭
在一个多么明亮的夜晚带着一个多么飞翔的梦
离开多么依依不舍的父老和多么多么的家乡
从那棵多么慈祥多么巍峨的大槐树②下
向一个多么充满希望的方向
进发进发
进发
11-06-21 01 :33
 
在一个月亮发白的黎明他终于盘缠已尽人困马乏
马不再前行 马打着响鼻 马从马背上卸下
自己的主人, 他把主人交给
一条弯弯的小河儿③ 他把主人交给
一片茂密丰满的桑树林
成片的桑林茂密的桑林桑林里沸腾着爱唱的知了
紫色的红色的玉色的褐色的黑色的桑椹儿
掩隐在碧绿色的大桑叶里
饱和着稀甜稀甜的奶汁,英俊的骑士枣红的马
从此 在这儿安家
他骑上马扬起鞭围着太阳绕过月亮穿过一片片星星
从黎明出发又回到黎明又回到这片桑树林
( 知了为他送行知了为他接风
他跟知了是一对钟情 )
他和他的马还有那一圈儿围绕太阳的马蹄
在这片荒芜人烟的处女地上
留下了他的飞扬
他的故事
诞生了我十八岁的牧场
“马蹄洼”
01-06-21 10:23
 
马蹄洼
风沙弥漫的记忆
一场至今不敢醒来的噩梦
乌云肆虐着祖宗留下来的蓝天
十八岁
稚嫩纯净的心灵
春天
高扬着大鞭
跟千年苇芽一起沐浴复苏勃起
冬天
高扬着大鞭
呼唤着风雪驱赶着沉默的羔羊把良心和愤怒
交给冰雪
冷冻
2011-06-20 01:36
 
夕阳黄昏着
 
夕阳 黄昏着 拖着红口水 灿烂着 贪婪着 向着
火红的朝霞 发情
大鞭 举起来 向美丽进军 大鞭 抽向美丽 !
灿烂的黄昏 抽搐着,
“ 咩——咩——! ”
陷落
6月27日 02:21
 
荒芜 多情 野蛮
青春 粉臊 羊鞭
叱溜溜闭眼勃起
滋溜溜睁眼泄完
蓝天无情我有爱
母羊有情我无奈
无奈 无奈
干瞅着羊儿
乖乖
三角恋
我爱母羊
母羊爱大鞭
大鞭爱我
11-03-01 05:17
 
十 八 岁
只许低着 头走 路 据说
那是因 为爷爷④勤 劳的缘故
稚 嫩的梦
不断地被涂上一 层,又 一层C200?的黑油
那是因为黑 手遮 盖蓝天
邪恶强 奸天 理
那是因 为有 形 和无 形的魔爪
任意蹂 躏沉 默的羔羊
 
空间被两种颜色主宰黑色的乌云和白骨粉碎了用谎言
搅拌的白茫茫的荒芜
我低着头驱赶着沉默的羔羊沉默的羔羊向我
”咩---咩”地哀叫
我放牧着沉默的羔羊也放牧着我无助的我的自己
放牧着我被压抑被扭曲的稚嫩的灵魂
羔羊是穿着羊皮的沉默


披着人皮的
在这个披着人皮的世间
一只不得不沉默不得不无奈的羔羊
(此刻,我想起"被打败者”张妙,也浮现着“辉煌的”
“八刀”胜利者"药家鑫⑤杀人魔王。)
11-06-21 01:28 火曜日
 
马蹄洼
我的牧场
依然扬着 我十八岁的牧鞭
无法遏止的满腔怒火把我推上窑头

嘶喊着
扬起我的大鞭
疯狂地抽甩我的大鞭
一千遍一万遍地抽打西北风
抽打电闪雷鸣抽打那一群沉默的羔羊
还有沉默的我自己
 
疯狂卷走了我的草帽
残暴把我撕成赤裸
我把大鞭折成两截
一截抽打闪电
一截劈开雷鸣
(那时, 我看见凤凰涅磐; 那时,我看见堂吉诃德
冲着我微笑 .)
(此时 黑云滚滚 雷电交加 暴雨如注)
( 横闪立闪 响闪闷闪 闪闪闪眼
春雷夏雷 秋雷冬雷 雷雷雷人! )
从旧祸的饿殍中刚刚爬出
更大的灾难
又降临
 
马蹄洼
被”光明”了
马蹄洼
被沉默了

马蹄洼
永远不会被 “良心”了
在风里 在雨里 在云里
在我的心灵里
熬煎着抗争的记忆
一千遍 一万遍
抽打那麻疯而又狰狞的 “红彤彤” 的苍天
抽打沉默 抽打无奈
抽打我自己
 
马蹄洼
弃!凄!残!惨!
被破败的窑洞
把 美丽的故事 污染
那本是祖宗勤砖汗瓦的象征
 
如今
她 已经被开膛破肚把五脏六腑
裸露 给
无奈而羞涩的蓝天
 
马蹄洼
是永远合不上的天眼
大旗 阴魂 野蛮 暴力 荒唐和谎言
“2大两”七分人祸 , 不许说
”瓜菜代”三分天灾,”人相食”
马蹄洼
“白骨蔽于野”
马蹄洼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马蹄洼
“万岁!万岁!!万万岁!!!”
马蹄洼
淌着泪
把自己倒挂在黑色的乌云里
 

从我六十岁的灵魂上刮下
我的
马蹄洼
我的
十八岁的记忆
 

拥抱着
我的
马蹄洼
拥抱着我的沉默拥抱着我的青春和死亡长眠
“春暖花开,面向大海”
(此刻, 海子, 在向我招手,
海子
此刻

悔不该生)
 
破窑 荒草 熬煎
黑云 暴雨 大鞭
大鞭 大鞭
 
大鞭
 
我依偎着黄昏 黄昏依偎着大鞭 大鞭依偎着美丽
美丽依偎着沉默 沉默依偎着羔羊 羔羊依偎着破窑
破窑依偎着马蹄洼 马蹄洼依偎着黄昏
2011-06-27 02:38
 
大鞭
 
大鞭沉默着 蜷屈在马蹄洼的破窑里
守望着 长满苇刺的黑色的盐嘎巴 耀眼的黑夜
打着灯笼的骷髅拥着发情的僵尸跳舞
大鞭蜷曲着 沉默蜷曲着
2011-06-27 03:41
 
大鞭游弋在美丽与黑暗之间
 
大鞭抽打黑暗 他把黑暗抽打撕裂成噼噼啪啪的闪电
他膨胀美丽 笑咪咪的大鞭 他把阳刚交给美丽 他
把疲软处理给黑暗;
2011-06-27 03:09
 
在破窑顶我脱了裤子把天理呼唤
在破窑顶我咬着黑暗共眠
马蹄洼
我的牧场 我的守望
 
马蹄洼

曾经在这儿”信仰”“马列”

曾经在这儿通读“四卷”

曾经在这儿看爷爷打草籽儿充饥
和他永远饥饿的骷髅

曾经在这儿掩埋伯父⑥逃荒归来的尸骨
和全家老小的号啕大哭
 
马蹄洼
我的牧场
我十八岁的牧场
我的
破窑 大鞭
破窑破窑
大鞭 大鞭
 
2011-03-01 04:44:04
注:
① 雷家营盘村,河北省东光县。1963年前属河北省宁津县。
② 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
③ 四女寺减河,在村南侧自西向东入渤海。1970年代改名为漳卫新河。
④ 爷爷从小跟母亲讨饭为生,从少年勤奋节俭,终身务农。成年成家后3子3女三媳,率全家披星戴月省吃俭用劳 动致富。被诬蔑为“剥削者”,蒙冤而死,死后葬在马蹄洼。
⑤ 药家鑫,2010年10月20日交通肇事撞伤张妙女士后又乱捅八刀将张杀死。
⑥ 二伯父,1959年逃荒去东北,1960年4月死于东北。后葬在马蹄洼。
 
“七夕”的奶奶
 
在第63个“七夕”的前夕,
奶奶,
她终于转过身去,
悄悄地走了。
她睁着眼睛走了,
她,垂着干涸了
63年的泪,
载着,
83年无限的惆怅和失望,
她,从终生的孤寡,走进了永远的孤独。
她躺在六月的冰灵里,
滴着泪的烛光,
是她依然慈祥的目光;
滴着泪的烛光,
闪烁着她孤寂岁月里的孤寂的苍茫。
她,走了,但,没有归宿,也没有方向!
哭泣,
不尽哀悼的灵堂。
 
久已晶凝的泪滴,
永远保留着它岁月的折射。
在一个飘雪的季节,
雪白的雪花融化进她水红的盖头,
融化着她少女的梦,
飘飘的雪花把一个美丽的少女,
变成一位美丽的新娘
 
皑皑的白雪,
飘裹着洞房,
洞房里的温馨闪烁着温馨的烛光,
新郎、
新娘,
甜的,
像梦一样。
窗外,
鹅毛大雪里,
站着头发像雪一样白的老娘,
她,在含着甜甜的雪花,
偷听洞房。
 
雪,
沉淀了硝烟的味道;
雪,不情愿地载着隆隆的炮声伸向远方,
炮声,
依然
震动着飘雪,震动着他们的梦,
还有他们刚刚温暖的洞房。
洞房里没有温床,
战争的瘟床,
在虎皮的掩盖下,
颠覆着一切不属于它的梦
颠覆着所有的洞房。
 
“你在北京也能听到炮声吗?”
“从小枪炮声就没停过!唉!”
“小时候娘说,
把鬼子打败了,
就过太平日子了——”
“这不,鬼子打跑了,
打鬼子的又成鬼子了——”
“还有完没完——”
“天,亮了——”
震天的锣鼓,挟持着飘雪,
簇拥着,胸前的一朵大红花,
风和星星
都捏着汗立正。
“母送子!妻送郎!”
新娘,
送走了新郎,
六行泪滴在同一朵大红花上,
飘雪,
顿时绽出血的响亮!
老娘,
她拒绝回家,
新娘,
开始陪老娘一起张望,
这个村头
从此
成了她们永远的等候





 
注:“奶奶”,林桂荣,1929年生于河北吴桥东林庄,18岁加入中共,1948年与“爷爷“王竹林(河北省东光县王家营盘人)结婚,新婚燕尔之际“妻送郎”“大踊参“上“徐州淮海战役(1948年11月6日--1949年1月10日)”前线。爷爷一去未归。直至11年后被戴上“烈属”桂冠。爷爷的烈士牌位在“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冀烈5字第052124号。爷爷的父亲因念子不归成疯,爷爷的母亲日日坐在村头哭泣双目失明。奶奶生遗腹子,守寡64年。奶奶2012年6月22日逝世。孙子自费3万元从塘沽陵园买墓地下葬。
2012-08-23
 
石头广场
 
红灯 绿灯 黄灯
银杏 高楼 春风
石头广场
守候着
年年季季
风里雨里白天黑夜里
守候着
风 雨 日月的周旋
守候着
白天的阳光
夜晚的月光
傍晚的歌声
和踩踏着它的优美的
男人和女人的
轻盈的舞步
石头广场
没有记忆
但石头广场在记忆里
是没有纪元的永恒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推荐视频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