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郎自选诗17首

2015-07-20 19:01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江一郎 点击:

摘要:江一郎自选诗17首

推荐关键字

江一郎自选诗17首


 
 
江一郎,1962年12月生于浙江台州。诗歌作品散见各文学刊物。2000年参加第16届青春诗会。2003年获首届华文青年诗人奖。2009年获诗刊社“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称号。著有诗集《风中的灯笼》《山地书》等。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江一郎自选诗17
 
玻璃终于碎了……
 
玻璃终于碎了
有裂痕的玻璃,在起风的夜里
终于哗地一声碎了
天明起床,我见到碎片,那碎片
像残肢撒落一地
昨夜一声尖叫
如同闪电消逝
终于碎了,一块碎了的玻璃
在破碎之前
有着怎样揪心的隐痛
又在巨大的忍耐中
坚守着什么
现在碎了,它放弃了
或许痛苦太深
或许到了该放弃的时候
这样一块玻璃
我不知道该为它难过
还是为它庆幸
它碎了,在起风的夜里
松开自己的生命
 
树上的钉子
 
天知道何时砸进去,砸得那么狠
如果不是裸露的一点痕迹
谁能看出,这棵苍老的大树
体内藏着长钉
寒光闪闪,进入的一瞬
该有多么迅猛
闪电的撕裂,也比不上
被它刺入的剧痛
在最深处,一枚钉子潜伏下来
并用白亮的牙齿
咬紧树的一生
时光流逝,钉子或许已经锈死
这样的钉子,如何除去
只能让它留在命中
痛到不能再痛
就是死了,僵硬的身体里
还扎着,锋利,尖冷
 
雪为什么飘下来
 
明明知道飘落的地方不是干净的
为什么一片一片飘下来
难道她们不怕弄脏身子
难道她们愿意弄脏身子
这些天上的雪花
那么白,那么纯粹
但没有谁比她们更傻
飘落在遍地泥泞里
除了被踩灭
除了被吹散
除了在泥泞里
被黑色的泥泞吞尽
又是一年冬天,下雪了
雪花留在空中的舞姿
美得让人心碎
可是她们飘落了
再飞不起来
难道她们不懂什么叫后悔
难道她们来到这世上
为了变成肮脏的
冰凉的泥水
 
午夜的乡村公路
 
在午夜,乡村公路异常清冷
月亮的光在黑暗的沙粒上滚动
偶尔一辆夜行货车
不出声地掠过
速度惊起草丛萤火
像流星,掉进更深的夜色
这时,有人还乡,沿乡村公路
沉默着走到天亮
也有醒着的村庄,目送出门的人
趁夜凉似水
走向灯火熄灭的远处
 
母亲
 
记不清抱过多少女人
却不曾抱过最亲的人
长这么大,我好像一直被她抱着
现在,我要抱抱她
抱抱这个被疾病
折磨得只剩下一副骨架
瘫在床上的老女人
我要抱她,将她抱到阳光下
我要陪她晒晒太阳
如同一个听话的孩子
她闭着眼睛,脸上
漾动幸福的光影
我抱着她,但她那么轻
让我怀疑,抱在怀里的
不过是一条旧床单
我走出户外,春日的阳光如此暖人
可我害怕,一阵风过来
她真的像一条旧床单
被轻轻吹走
我抱紧她,不肯放下
一滴粗浊的泪,忍不住
砸在她的额头
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两只刺猬
 
不清楚这是哪一档节目,打开电视时
我就看见两只刺猬,在高速公路
深夜的高速公路
幽暗,寂冷
而此刻,一束强光照着两只刺猬
其中一只已经被车轧死
只是,另一只好像并不明白
它低着头,用鼻子不停地
触碰,似乎那只刺猬
不是被轧死了,是累了
趴在地上不走
它用鼻子不停地触碰,一边吱吱叫着
一定在喊那只刺猬
起来吧,走喽
身边不时有车掠过
挟带静夜的轰响
那束照亮刺猬的强光,缓慢地移动
时光跟着变得缓慢
我在想,躲在暗处的摄影师,为什么
不赶走那只活着的刺猬呢
他如此真实地拍下一只刺猬的死亡
和另一只刺猬的悲伤
究竟为了什么
这时候,一辆载重卡车突然冲过来
声响大得惊人
等车过后,那只死刺猬还在
另一只,却不知去向
很快,落地的强光离开死刺猬
往漆黑的路面寻找
可是,空旷的高速路上
我什么也没有见到
那只刺猬,仿佛被载重卡车带走
又像冷夜的风消失
 
卡萨布兰卡酒吧
 
我常常去卡萨布兰卡酒吧
不是为了听歌,而是那里有个女鼓手
像一匹来自非洲丛林的母豹
击鼓时,几近颠狂,仿佛
击打的,是她自己
也是所有人,渴望被击碎的
巨大的沉郁,与孤独
 
到哪里去找这样的爱人
 
曾经,梦见一个女子,跟随我四处流浪
我们走过城镇,村庄
已经身无分文了
已经饥肠辘辘
走至一条大河,几乎昏厥
但我俩搀扶着,挪到河边
一起蹲着喝河水
河水湍急,却能听见彼此
吞咽的声响,她埋下头
大口大口吞咽
我的泪,悄然涌出
落在冰凉水面
等站起身,朝寂寥的乡野走去
我们脚步踉跄,暮影里
如同一对酒醉的人
梦醒,才发觉我不曾看清她的脸
因此,茫茫人世,这个
陪我喝河水的女子
我竟无从寻觅
 
乡村
 
多年前,我见到一个女人被绑在一棵树上
绑她的人已经走了,几个孩子
朝她扔石子,泥巴
她的头垂至胸口,碎裂的衣服后
露出半只奶子,刺眼的白
太阳毒辣,她没有哭
也许先前哭过
石子砸脑袋上,也不见吭声
好像昏死过去
这是谁的女人
为何被绑树上
我赶走孩子,取一瓢水喂她
抬头时,她睁大眼睛瞪着我
眼神,冷如刀尖,闪着
仇恨的光亮,似乎
绑她的,是我
我不寒而栗
四周无人,野地孤寂
但我并没有为她解开麻绳
因为这是一个陌生的村庄
而我,不过一个路人
 
北极熊
 
人世间,还有谁比那只北极熊孤单,凄凉
在极地,在广袤无垠的冰原
它有帝王般的威仪,和傲慢之心
但它并不拥有臣民
也没有嫔妃
连与它有过性爱的另一只白熊
也老死不相往来
辽阔的疆域,走到哪里
都像沉寂的废墟
大雪飘飘,风仿佛起于体内
却带不走满目灰茫
更有一个无耻的猎人
远远,跟在身后
他提着抢,但巨大的恐惧
让他躲进一片雪花
他只是远远跟着
梦想白夜到来之前
这只衰老的北极熊
自己轰然倒下
剥下油亮的皮毛
送与他,裹在身上
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遛狗记
 
通常,我会在草地,与那个女子相遇
她带着一只棕色博美
我带着一只雪白贵宾
两者皆为雄性
一见面,两个小家伙便搂抱着
异常亲密,仿佛一对好兄弟
耳鬓厮磨的同时
不忘窃窃私语
我站在一边
那女子也远远站着
任由它们在草地
撒欢,追逐
快一年了,两只面貌迥异的小狗,好像
变成一只小狗,活在
各自身体里
但我与那个女子,从未互通姓氏
至今那么陌生
在草地,两个人漠然站着
并非拒之千里
却很少交谈
在她脸上,有天生的冷艳
而我,有孤傲之心
 
我本孤傲之人
 
那日下午,独自一人坐于路边发呆
一个孩子走过,又回到我跟前
掏出一枚硬币给我,愕然
之余,想起自己头发蓬乱,长须灰白
神情,也如此落寞
不由悲从中来
但我并不觉得那是一种羞辱
只是往日里,我极力修补
生活,依旧漏洞百出
却从不曾接受一个孩子施舍
我将硬币抓在手里,不忘
对他说声谢谢
而当我细细打量,更大的
悲凉刹那涌遍全身
忍不住一阵战栗
跟前的孩子,衣衫褴褛,脸蛋肮脏
居然是个可怜的小乞丐
望着他善良的眼睛
我不能不相信
自己,原本就是一位潦倒的
乞讨者,苟活人间
 
秋风饥饿
 
天气越来越凉了,那些紫黑的
浆果,还在静静做梦
但秋天的梦
何其短暂,空寂
林子深处,隐匿多年的狼
复神秘出现
但我从未遇见
只有落叶被霜粒踩过
留下泛白的爪痕
只有秋风饥饿
低嚎着,摇撼林木
又披着野狼的灰袍
在幽暗的天光下
奔下山坡
 
我的老家,再无动物凶猛
 
狼已经灭绝
虎豹也不存在
在老家,漫游山中,我见到的走兽
不过一些刺猬,黄鼬,以及
一些狸子,兔子,偶尔
见到獾,或猹,月光下跟着一群野猪
来到瓜田,但人一出现
便惊叫着四散而去
化为凉夜迷雾
更没有见过传说中的狈
长着一张婴儿脸
骑狼而行
山林,愈发茂密,只是月亮地里
我做不到像梦游者,梦中点灯
走得无知无畏
我还有些害怕,那是
我的孤独,人类豢养的
一个古老的物种
 
穿墙记
 
在法国某小镇,有位异人,拥有神奇的穿墙术
他首先戏弄可恶的上司,骇人的
脑袋,从墙壁露出来,时而
咳嗽,时而狂笑不止
终将其送入疯人院
接着,频繁出没国家银行
窃取金币,分赠穷人
再后来,他只对偷窥感兴趣
仿佛每道墙后皆有秘密
或有什么力量在召唤
某个深夜,他离开一户人家,穿墙
之际,法术却突然消失
身体从此留在墙内
这是多年前我读过的一部小说
但我想不起小镇名字
也忘了作者是谁
如果哪位朋友知道
不妨告诉我
我想去那小镇,将耳朵
贴在墙上,听听
那异人,是否还在
轻轻叹息
 
在勐阿
 
那年,在勐阿,一位占卜者替我摸骨
继而,抛出两块龟壳
蓦然间,神色突变,疾步离开
他看到了什么
龟壳还在地上
古老、神秘
他肯定看到什么
并因此惧怕
我非迷信之人,却莫名惊悚
那年,边城阳光宁静
映照着竹楼,林木
但我的体内灌满冷风
几日漫游,人变得恍惚
我对命运茫然不知
而那个诡异的占卜者,仿佛
在我的未竟之旅
变成更诡异的卦象
让我忧心忡忡
 
异人传
 
他说他常常遭遇鬼魂,这怎么可能
但他言之凿凿,不容人不信
他说那些鬼魂,之所以找他,并非
害他,是有求于他
而他恰恰是唯一看得见鬼魂的人
他说到一位高空摔下的油漆工
儿子每夜哭着睡去
因为玩具小熊丢了
那小熊就掉在车座底下
还提及一位死于车祸的老妇
一封留给女儿的信,被风
吹至床柜与墙的缝隙
女儿始终不曾读到
他继续告诉我,一个青年
相约与恋人私奔
却滑落河岸,溺水而亡
尸体至今在河里
恋人含恨远嫁
请求得到原谅
他先去幼稚园见那个男孩
再去老妇家里
最后坐长途客车,寻找那女子
一直跟随他的鬼魂,瞬间
消失,从此再没见过
他说人死了,如果还有遗憾
亡魂不会离开人间
他说感谢上苍,让他拥有别样的眼睛
他说这些孤苦无依的鬼魂
有时,就像他的亲人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江一郎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上一篇:某年某月

下一篇:雷人:雪的颠覆(诗选)

推荐视频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