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回应田禾质疑

2015-07-16 10:42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澎湃网 点击:

摘要:方方回应田禾质疑其“侵吞国有财产” 宣布闭关写作

推荐关键字

方方回应田禾质疑其“侵吞国有财产” 宣布闭关写作
 


 
        近日,湖北省纪委对田禾作出行政和党内处理,但无论是方方,还是田禾,都没有对此事作出回应。7月12日21:20,方方发表微博长文《我对田禾五点质疑的回复》,正式就今年4月份田禾质疑其“一年拿三份工资”、“侵吞国有财产”等事进行逐条回复,并宣布“质疑事件,已告一段落。从明天起,我将暂停微博,封闭写作。”方方对澎湃新闻也确认了“暂时再不谈了。这件事结束了”。
 
        今年4月,田禾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除了否认方方的质疑外,还反质疑方方个人品行、“一年拿三份工资”以及“侵吞国有财产”等问题。但方方当时并没有对田禾的质疑进行回应,但后来承诺一定会作出回复。如今,方方兑现了承诺。
 
        没有公开质疑,能有今日的结果吗
 
        在文中,方方将田禾质疑的前三点(1、在调查结果没出来时,网络公开是为那般?2、有头脑的人,会相信一个“口无遮拦”、“信口雌黄”的人所说的话吗?3、省纪委正在调查,相信法律的公平公正。)一并进行了简短回复:
 
        “想说田禾几句:你在纪委的朋友已经是提心吊胆地保你。我因与你过去素无矛盾,也亲眼见你二十年来低三下四努力改变命运的过程,不忍继续追究。你还高调表明自己清白个啥?你拿210万给前任作协书记是大半个作协都知道的事。你就闭嘴吧!大家都想放过你,你别自己不放过自己。”
 
        结合方方最开始的《质疑书》中所言,可以看出,方方认为,举报交到纪委之后可能会不了了之,因为田禾在纪委的朋友在“提心吊胆”地保他,因此才选择网络公开质疑。方方在文中说,“没有我的公开,能有今天的结果吗?我多么庆幸我选择了公开!”
 
        田禾说的另两份“工资”是教师津贴和主编费
 
        随后,方方重点回应了“一年拿三份工资”和“侵吞国有财产”两个质疑。对于“一年拿三份工资”,方方称,“我当然只有一份工资!”而田禾认定她的另外两份“工资”,一份是教师津贴,一份是主编费。
 
        所谓教师津贴,是大约2007年前后,原本方方受邀准备调任华中科技大学中文系,湖北省作协也同意了,但后来作协担心方方调走有“主席炒了作协”之嫌而未能顺利调任,因没有正式工资关系调入,所以方方在华科大没有工资,只有一份“不高的津贴”。
而主编费,则是2012年初,方方被湖北省作协党组任命为《长江文艺》杂志(湖北省作协会刊)主编,拿的主编费或编辑费。担任这样一个职位,因为知道杂志社当时人际关系“极其复杂混乱”,一开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回绝了,但经过几方人马出面游说,在几乎还没有应承下来的情况下,省作协党组就宣布了任命结果,盛情难却,只好来做。
 
        方方说,“相信全国所有的主编们和编辑们,在工资之外,也都有主编费或编辑费,这应是行规,也是常识。”
 
        不算“个人承包”,省委宣传部指定作协善后
 
        田禾最后也是最严重的质疑是方方“侵吞了32万国有财产”。在接受凤凰网的采访中,田禾称方方在1994年承包了湖北省作协文学杂志《长江》丛刊,任社长主编,不久将其改为时政类杂志《今日名流》。因为方方在《今日名流》上发表了“四人帮”死党徐景贤的文章,严重违纪,被有关部门吊销了刊号,并于2001年停刊。田禾称,当时方方欠了别人32万元债务,“这明明是她承包的杂志,最后竟然全部要作协买单,可作协都是财政的拨款,这不等于侵吞了32万国有财产吗?”
 
        方方对于“接下”《长江》丛刊到《今日名流》被停刊的过程进行了详细叙述。文中称,其接下《长江》丛刊,是在1993年省作协因经费困难提出改革当时的《长江》丛刊并对外招标,而当时的省作协主席鄢国培和书记王锦华都去动员她,希望她接下杂志,加上她武汉众同学的劝说,就答应了。但最初约定她只需挂名,后来才发现是法人代表。而被停刊,确如田禾所言是因为发表了徐景贤的文章。
 
        但方方认为,当年的杂志“本来就不算什么‘个人承包":办公地点在作协,大部分编辑是作协员工,工资是作协发,而她本人也是在党组请求下才出来主办杂志的。只不过办刊经费由方方他们自己筹集,如果杂志不被查封,印刷费自然是由杂志社支付,但被查封后,“遗留的印刷费自然无法付清。”
 
        并且湖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来省作协宣布解散杂志社时,也明确指定,“杂志社的善后事宜由杂志的主管单位省作协负责。”方方说,所谓善后,“自然也包括解决印刷费问题”,田禾认定她“侵吞的32万国家财产,就是这笔由作协支付的印刷费。”
 
        “我们连辩解一下的权利都没有,就完了。已经出厂的当期杂志,我们从邮局一本本追回,另一部分直接在印刷厂销毁。没有产生任何利润,也发不出任何稿费。我个人被就地免职,杂志社全员解散,所有设施全部移交作协。那时的我们,欲哭无泪,心灰意冷。杂志都没了,又到哪里去找钱支付印刷费?难道这笔印刷费应该由我们个人来承担?这就叫侵吞国家财产?!”
 
        回应至此,方方在行文上表现得情绪比较激动:“写到这里,真想骂人!”最后,方方请网友对于田禾的质疑“根据常识,自作判断”,称“我不再回应这些问题”。
 
时间:2015-07-13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http://news.sohu.com/20150713/n416653684.sht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推荐视频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