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动态

残雪:高难度的实验文学之谜 

残雪作家网2019-03-20 06:02

残雪:高难度的实验文学之谜
——写在我的文学评论集全体亮相之际

 
  我从事实验文学的创作已经有三十多年,而从事这一类文学的文学批评也将近二十年了。现在,不论在国内或国际上,都已经公认残雪的创作为高难度的创作,独树一帜的创作。那么我是如何创造出这样一种独特的文学类别来的?我的创作的根源与动力又在哪里呢?我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来说明这类问题,从而可以给读者提供在文学探索中深入思考的刺激。作家出版社将同时出版我历年写下的文学评论,它们一共有六本。其中四本是评论卡夫卡、但丁、博尔赫斯和卡尔维诺的作品的专集,另外两本中的一本是评论莎士比亚和歌德的作品,另一本则是收录了我历年来写下的对一些作家的作品的评论,这些作家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像这样全面地展示一位比较深奥的小说家在文学批评领域内所进行的实验,对于出版界和作家本人来说都是第一次。
 
  我的文学评论同任何人都不同,国际上也已承认这一点。我所从事的小说创作和文学评论这两个门类就像兄妹一样在我的文学王国里共同生长着,它们相互渗透,相互刺激,相互领悟,它们气质不同而又互为倒影。可以说,要想进入高难度的实验文学(这不那么容易,但来者必定受到欢迎),阅读残雪写下的文学评论会是一个极好的契机。从我个人的阅读体验出发,我敢说,我的文学评论很有可能带给读者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它们所评论的完全不是经典小说的技巧,而是通过欣赏经典提供一种崭新的打开眼界的现代人的思想方法。在中国,就我读到的作品而言,这种新思想和新艺术观极为缺乏,陈腐的观念一直在阻碍着文学的发展。

  很多年以前我就通过阅读发现了,在整个人类的思想界有一条地下的潜流,早年它一直在静静地流淌着,直到近代,由于多种支流的汇合,它才形成了一条河流。我所指的,就是西方顶极文学艺术这一思想资源,我认为它的深度和丰富度已经超越了经典哲学,但长期以来它对于人类思想界的重要性和它的发展前景一直被人们大大地忽视和严重地低估了。人们认为文学艺术是感性精神产品,过多的理性思维夹杂其间会破坏作品的精神纯度。而我多年的阅读鉴赏的经验告诉我,以上的看法是极大的谬误!文学艺术的确是从感性入手的,但它们是否具有高超的理性,也是那些一流作品能否成功的关键。一流文学作品中的理性的运用是一种神奇的技艺,也许同个人的天赋直接有关。它不是像哲学作品那样推理,而是让丰富的感性思维循着场外的模糊召唤挤压碰撞成某种人性的图型。那场外的召唤就是文学家的强大的理性,它不直接干预创作,但却间接地统领着整个局面。这类理性比西方经典哲学中的理性更为有力量,从古到今那些侧重于纯艺术性创造的文学作品中就充满了它。我将这种文学称为“物质的写作”,它是依仗想象力来画出理性图型的实验,也是文学与哲学合一的最高典范。我的这些评论中分析的作品都具有这一类的特征。也许有的作家只在年轻时有过这种能力,但最好的作家都能将这种能力保持下去。因为物质的写作描写的就是你的世界观,你的精神境界。而你的灵感冲动的大小同你的理想的纯度成正比。在我的评论中可以看出,理性不是“夹杂”在质料性的情感性的想象力中,而是本身就由想象力凝结而成,这是我的理论同西方理论的最大区别。所以不少中外读者认为残雪的美学观念独树一帜。
 
  我想在此提醒一下读者,如果你读过一些残雪的小说,却从未尝试过残雪的文学评论,那么你对残雪的感受和理解很可能是不够全面的。比如国内有不少批评者认为残雪小说属于非理性写作,我在上面已经进行了反驳,那么读者你,有没有深入地思考过这个问题?残雪的评论中就充满了对这类思考的启示。那也是一位老艺术家多年来从艺术生活中获得的灵感。在我的实践中,物质就是精神,二者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艺术就是思想,而且是最高级的思想。年轻的作者们,如果你不甘于做一位“本色”作家,而要扩大眼界,攀登纯艺术的高峰,我的评论也会带给你力量。因为在这些篇章中,你将读到,艺术性就是人性,也是大自然的自由本性。我们的传统文化不足以支持一种新写作,必须努力向西方学习,才有可能超越西方,这是我作为过来人的体验,也是我这些评论中透出来的信息。我们不是学得太多,而是根本没有学透,似懂非懂地就下了结论了。人们说中国的前卫文学夭折了。为什么会夭折?为什么我们,具有数千年文化底蕴、在西方人眼中深奥神秘的民族,就不能够拥有自己的前卫文学,不能产生出一小批真正的文学探险者?在当今文坛上,很少有人发出这样的自我追问。
 
  在这些作品中,我主张一种创造性的阅读,这种阅读要比写作更为艰辛,当然相应地也会获得更高的快感。我认为这种阅读是每一位从事新写作的作者所必须进行的训练,缺了这种训练,你写下的作品难以上档次。新型阅读同通常所说的技巧无关,它所实践的是一种思维训练,它要通过一种理性遥控的机制让你的大脑的某一部分产生奇思异想,它要让美丽的黑暗的物质在魔杖的点击下变成纯净的精神,又让透明的精神转化为神奇斑斓的物质。我们的前辈艺术家大师,例如但丁、莎士比亚、歌德、卡夫卡等人,已经给我们演示过这种提升人性品格,展示自由精神的魔术了。他们的最好的作品最忌讳的就是被动的阅读。所以我认为,这类高精尖文学的阅读者,最好是自己也能写一点东西,不然你的阅读很难真正有所收获。因为这些大师的顶级作品确实是写给有作家诗人气质的读者看的。
 
  高难度的阅读当然不是为了自寻烦恼,更不是为了炫技。大自然既然给予了我们这样复杂的身体和无限止的思维感觉能力,当然是期盼我们去尽力发挥它,从而通过我们展示她自身的本质——因为我们人类就是她的最高本质。每一位热爱生活追求自由的读者大概都有这样一种需要,这就是在日常生活之余要有一点时间让自己的身心升华一下,或处于奇思异想的冒险状态中去冲刺一下。在这个时候,残雪的文学评论也许最能给你带来这方面的机遇。我的这些作品虽然不是可以轻易就读懂的,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把握了某些线索,你的内在的能动性就会被调动起来,你也会跃跃欲试地处在精神冒险的激情之中。我这样说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多年里头经过了一些验证的。总之,高难度的阅读是为了提升我们的艺术格调,催生更多的精神产品,让我们的身心与大自然的律动保持一致,生气勃勃,每日常新。


  最后我想再一次对那些有志进行新写作的作者们说,我认为我们不进行西方经典文学的阅读训练几乎就不可能写出有新意的作品。因为我们住在一个缺少思辨理性的文明古国里,我们散漫而不够有力,只有通过西方文化的输血我们才能建构起仅仅只属于我们自己的独特的文学。
 
来源:作家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作者:残雪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319/c404032-30982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