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一首荡气回肠的史诗歌谣

李濛濛作家网2021-06-07 12:44
一首荡气回肠的史诗歌谣
——评吴颖丽长诗《达斡尔艾门的歌》
 
作者:李濛濛
 
  达斡尔民族诗人吴颖丽一直是达斡尔民族诗歌的忠实书写者,她在诗中追忆达斡尔民族的祖先、书写达斡尔民族的生活,而达斡尔民族丰厚的民歌资源又是她不竭的创作源泉和动力,这就为她将二者结合起来做了创作的准备和写作的可能。吴颖丽近期发表的《达斡尔艾门的歌》,就是她在此基础上潜心创作的长诗,史诗的写作中糅合了民歌,无论从写作手法还是主题思想上看,都称得上是一首为达斡尔民族书写的荡气回肠的史诗歌谣。
 
  在这首长诗中,颇引人注目的就是它的写作手法和结构方式,吴颖丽采用了一种双重叙述,或者说双重视角的手法,长诗《达斡尔艾门的歌》由《达斡尔艾门的歌》《世代忠烈达斡尔》和《生生不息达斡尔》三个部分构成,书写了达斡尔民族一路走来的历程。诗歌的每一部分,甚至每一部分下的分支都从引入一首达斡尔民歌开始,然后顺势以“我”的视角展开“我”的叙述,这样一种方式就将民歌的客观视角和叙述者的主观情感巧妙糅合在一起,增加了史诗歌谣的立体性。二者既是紧密相连的,也是相辅相成的,民歌视角为叙述者视角做了一个牵引,而叙述者视角的展开反过来又将丰富的达斡尔民歌以某种内在联系有机地串联在一起,使其具有了更深层的主题指向。
 
  以民歌作引,很容易让我们想到《诗经》中的“起兴”手法,所引和所咏总是不可分割,共同深化同一主题。例如《深山密林我的家》开头引入的民歌:
 
  在那深山密林深处,世代居住着达斡尔族。
  随着畜群四处放牧,山河土地是我们的慈母。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手握铁砂长铳猎枪,狩猎着飞禽和走兽。
  烧炭采石又伐木,辛勤创业历尽艰苦。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用来形容达斡尔先人的创业不易再合适不过了,民歌的唱腔似乎让我们看到和听到了达斡尔先人齐心协力,又铿锵有力的创业画面,富有节奏的音律似乎也在昭示着达斡尔民族诗歌的起源。接下来诗人顺着这首民歌的情感深情赞美了“以歌题诗”的达斡尔人,“一群用歌声题诗的人”;讲述了远古优美的达斡尔神话,“我最爱的,/还是青牛白马的传奇,/那段古老又温暖的神话母题,/那场千百年前遥远又浪漫的相遇”;歌颂了拥抱真理、崇尚正义的达斡尔精神,“如果你要问我,/达斡尔人崇尚的是什么,/我会骄傲地告诉你,/是忠烈和正义”。
 
  再如诗歌的第二部分《世代忠烈达斡尔》所引的民歌:
 
  “二十处伤身上挂,好像身上开的花。
  我曾守过这卡伦,我要安息在这里了。
  夏天黄土地把身埋,冬天白雪当被盖。”
 
  “你那俊美的面容,像草原的花儿一样艳红;
  纵然我日夜把你想念,不知何日才能相逢。
  讷耶讷耶呢耶耶勒,讷耶讷耶呢耶耶。”
 
  “为保卫祖国边疆,我身披武士铠甲。
  手持着长矛和剑戟,一心一意守边卡。
  卡伦,卡伦,我在卡伦上驻扎。”
 
  此时叙述者也一改此前轻快明丽的吟咏,而转用一种深沉的语调:“这不是一支轻快的情歌,/也不是一支吴侬软语的歌,/这是一支哀伤的骊歌,/有时,它甚至就是一支悼亡的歌”。民歌和叙述者共同营造了一种悲壮的氛围,这是对前一部分《达斡尔艾门的歌》中崇尚正义的达斡尔精神的回应和展开。在这一部分中,民歌的引用更像是作为祭歌而出现的,让人想到屈原的《九歌》,尤其是《九歌》中献给为国捐躯的楚国将士的《国殇》:“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古往今来,我们对那些为保家卫国而英勇牺牲的战士的崇敬之情是一脉相承的,这种感情不分民族、不分地域,因此我们能在诗歌中找到古今相通的共鸣。如果说引用的民歌是献给达斡尔忠烈的祭歌,那么诗人的诗歌就是献给他们的颂歌,祭歌既是告慰,也是铭记,颂歌既是赞颂,也是精神永流传,二者相互交织又方向一致,深化了“世代忠烈”这一主题。
 
  此外,诗歌在视觉的设计上也颇为用心,例如当我们读到这一段:
 
  去和山林中缭绕的雾霭一起合唱,
  去和大江大河奔涌的涛声一起合唱,
  去和英武的达斡尔男人以及他敦厚的女子
  还有他顽皮又灵异的孩子们一起合唱,
  去和镶嵌在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中
  图画一样的达斡尔人家一起合唱。
  直到胸口发烫,直到热泪盈眶,
  直到忘了宠辱,直到忘了庙堂,
  直到把自己唱出飞翔的翅膀,
  直到把自己唱成一篇
  葱茏的山水文章。
 
  从视觉上看,这一段落有一种从扩张到收缩的过程,朗读的过程中层层递进,随着字数的收缩,所有的情感也从初始的爆发到中间的高潮,最后凝聚成一篇“山水文章”,一气呵成,荡气回肠,可以想象诗人必是饱含深情,才能写下这段一唱三叹的诗句。
 
  因此,值得一提的还有诗中真诚的叙述者形象,她游刃有余地穿梭于诗歌的每一部分,在达斡尔民族的民歌和《达斡尔艾门的歌》中自由出入。读这首诗歌就像经历了一场时空穿越,亲眼见证了达斡尔民族创业的不易和留下的光辉,这要归功于吴颖丽在诗中塑造的第一人称叙述者形象——“我”。“我”首先是一个穿线人,将诗歌的三个部分串联起来,紧密围绕在“达斡尔艾门的歌”这一主题周围;同时“我”还是一个领路人,引领着读者寻遍达斡尔民族的足迹,领略一幅幅达斡尔民族的史诗画卷。但是“我”这个叙述者一直是在场且与读者平等,而非居高临下的,所以诗歌才有了一种身临其境的独特美感。
 
  “我”是真诚而平易近人的,“——你看,/就是在这爱意袅袅的屋檐下,/轻笼着一户户温暖的达斡尔人家,”“——你看,/这就是你要问的达斡尔艾门,/他们从远古走来,/身心纯净”“你看——/在达斡尔人戍疆纪念那巍巍的石碑之上,/在达斡尔人望乡时那深情的面庞”“——你听,/这就是他们唱给山野和生灵的情歌”。这绝不是“我”第一次讲述达斡尔艾门的故事,但这每一次的“你看”和“你听”依然透露出叙述者的惊喜和迫不及待,她是一个引领者,更是一个共情者,带着她的客人一同走近达斡尔民族的世界,这就为在叙述者和读者之间建立平等关系提供了前提,为读者进入诗歌创造了条件。这样的叙述者形象摆脱了全知全能叙述者的生硬介入和距离感,这种与读者的共振相较于只叙述、不评价的史诗歌谣就多了人情和温度。所以,当我们读到“达斡尔人望乡时那深情的面庞”时,我们几乎都能看到这一场景,看到达斡尔战士们回头遥望的不舍和转头一瞬的坚定。
 
  同时“我”的情感也是坚定的,“如果你要问我,/达斡尔人珍视的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不是权杖和庙宇,/不是珍馐和锦衣,/是太阳和真理,是自然天地”;有时,她也会走出她的叙述,为她的读者讲解达斡尔民歌的情感内涵,“有时,它甚至就是一支悼亡的歌,/所以,请不要将它唱得太过欢乐”“它映照的是达斡尔男儿戍边之路的险远,/所以,请不要将它唱的太过轻浅”,由于从一开始叙述者的形象就是真诚的,所以这样劝慰的语气不仅不会让读者抗拒,还会让读者心甘情愿地遵循,而类似“曲调高亢,/表情硬朗”这样具体的“要求”更是会让读者情不自禁地对达斡尔民族的戍边将士肃然起敬。
 
  尽管“我”是一位叙述者,但“我”在为你们讲述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抒发自己的情感,“真想化作神女,/去看驾乘着白马的先人”“真想化作神女,/去看青牛背上美丽的天女”“真想化作神女,/去看木叶山下那旨神秘的天意”“真想化作神女,/去看西喇木伦去看精奇里”“真想化作神女,追寻那首动听的民谣里缤纷的叙事”。这是位切切实实在场的叙述者,她不是干巴巴地复述,更不是机械地重复,而是和读者一道重走祖先走过的路,一次次贴近先人留下的温度,发出内心真实的吟唱,这种状态会自然地感染读者,叙述者的形象也因此更真诚而动人。
 
  双重视角与贯穿其中的真诚叙述者形象,加之穿越古今的情感对照,使《达斡尔艾门的歌》读来百转千回、难以忘怀。创作手法如果是骨架,那么传达出的思想则是灵魂,是填充框架使其完满的精神支撑,是使诗歌真正鲜活起来的核心,所以,只有加入了思想内涵,《达斡尔艾门的歌》才是一首完整的,荡气回肠的史诗歌谣。
 
  这首长诗的三个部分是有机联系、不可分割的,它们就像是一首交响曲中的三个乐章,虽各自成章,但基调却同属于《达斡尔艾门的歌》。第一部分《达斡尔艾门的歌》是起源之歌,《世代忠烈达斡尔》是国殇之歌,《生生不息达斡尔》是永恒之歌,它们分别对应的是达斡尔民族的根、精神、未来。这是这组诗的内在逻辑,当达斡尔的民歌也以这样的顺序嵌入整首长诗时,诗歌的内容反过来又对诗歌的结构进行了补充和强化。起源是一个民族的开始,是民族精神得以永驻的秘密,也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根本,“所有的父亲都是山林的衍生/所有的母亲都是江河的化身”;而民族精神则是一个民族立于当下、不被遗忘的强劲支撑;民族的未来更是由民族精神熏陶和铸就,它始于民族的根,最终也回归于民族的源,“山水微醺达斡尔”“草木清欢达斡尔”“生生不息达斡尔”,这既是对“起源之歌”的呼应,更是在表明,一个依山傍水而生的民族、一个崇敬万物的民族,必然生生不息、绵延永长,这既是由起源起初就决定的必然,更是对孕育达斡尔民族的大自然的回馈和感恩。生于自然、归于自然,既是这首长诗的三个乐章在主题上的首尾呼应,也昭示了达斡尔民族的精神信仰。

  值得注意的是,诗歌的三个部分除了在总体上相互映照,每一部分之下的三个小部分也是有着内在逻辑联系的,这是这首长诗的另一新颖之处,即吴颖丽在诗歌每一部分的开头都写了一句类似“序曲”的诗作为总提。例如《达斡尔艾门的歌》中分别有三段这样的“序曲”:“所有的父亲都是山林的衍生/所有的母亲都是江河的化身”“所有的爱侣都是亲密的伙伴/所有的院落都是天生的乐园”“所有的结局都期许团聚/所有的灵魂都涌向甘美”。这是对“起源之歌”的进一步讲述,这三段“序曲”及之后的诗歌详尽叙述了达斡尔民族的发祥,达斡尔民族和谐友爱的民族关系,“他们因之拥有和美的姊妹兄弟,/他们因之拥有伙伴一样亲密的爱侣,/他们因之被赋予让低矮的院落成为乐园的天资,/他们是大自然厚爱的孩子”,以及达斡尔民族的精神:忠烈和正义。从发源地的追溯,到人际关系的建立,再到精神品质的淬炼而成,这一递进的过程,既是一个民族完整发展的历程,也是民族精神形成的过程。

  再如《世代忠烈达斡尔》的三个部分更是将达斡尔的民族英雄形象和民族精神彰显得淋漓尽致。这一部分的诗歌围绕着坚守正义——不舍亲人——和平安宁这一主题,完整地指向了“忠烈达斡尔”这一母题,这是英雄的诞生,也是人情的彰显。“坚守正义”是因为心怀天下,而“和平安宁”的必然又是因为对正义的笃信,中间的“不舍亲人”则是“大义”之下的人之常情,但又正是因为在“常情”之下做出了“超常”的选择,才将英雄的悲壮永恒定格于历史时空,“而为了忠勇也为了大义,/世代忠烈的达斡尔儿女,/却曾几度含泪舍家卫国,/谱写了血染的和平之歌”。没有人天生就愿意牺牲,人的本能是趋利避害,大多数人的选择都是随波逐流,但英雄却是“趋害避利”的逆流而上。平凡人“避害”是为了小“利”,而英雄迎难而上,为的却是大义。这样一来,“世代忠烈达斡尔”的深层内涵就由这相互联系又层层递进的三重主题加深了。其次,这样的逻辑联系还将英雄的形象塑造地更加立体真实。《世代忠烈达斡尔》赞颂的是保卫故土的达斡尔民族英雄,但“坚守正义”部分写出了英雄的忠烈和坚定,“为了抢夺长期垂涎的北中国,/贪婪嗜血的沙俄曾频扰华夏山河。/那些忠烈的达斡尔英雄啊,/为了驱除外寇为了安息着先人的土地,/岂止是奋勇杀敌前赴后继!/在英雄之城雅克萨,/留下了多少达斡尔的英魂宁死不屈——”“为了平定噶尔丹以及大小和卓之乱,/斩断边疆隐患,实现国家统一,/忠烈的达斡尔人曾将自己的身心无私献祭”;而“不舍亲人”部分则突出了英雄的柔情,“舍弃但疼惜/远离但铭记”,那“疼惜”二字更是触及了英雄心中的柔情圣地。如此,豪情和柔情立体了英雄的形象,这远比只叙英雄的丰功伟绩更动人、更感真实和圆满。同时,从诗歌的总体结构,即达斡尔民族的根——达斡尔民族的精神——达斡尔民族的未来来看,这一部分,即“达斡尔民族的精神”讲的是人,人既是贯穿全诗的灵魂,也是连接达斡尔民族的过去和未来的关键,是达斡尔民族对万物有灵的信仰,更显示了对人的价值的充分尊重与肯定。
 
  至此,诗歌的艺术手法和主题思想也完成了相互的联系和呼应,内容使结构生动起来,而结构为内容的展开搭建了平台。诗歌的每一部分,从外向内,抽丝剥茧,共同为同一个母题服务,加深母题的情感色彩,共同演绎《达斡尔艾门的歌》。这种层层烘托、众星拱月的手法,无疑又强化了整首诗的主题指向。
 
  筚路蓝缕,岂无苦辛,
  炎黄的子孙从来不识畏惧。
  他们有九曲不殇的大河母亲,
  他们有地球伟力亿万年锻造的嵯峨昆仑。
  他们向光而生,矢志不渝,
  他们抱初守一,必将生生不息。
 
  吴颖丽的《达斡尔艾门的歌》是颂扬达斡尔民族的歌谣,但又何尝不是献给整个中华民族的一首诗。这首长诗既讲述了达斡尔民族的历程,也是对中华民族的史诗概括和最好的祝福,作为华夏一员的达斡尔民族,它的发生发展也是中华民族一路走来的映射,所以最终吴颖丽的祝福必然也回归到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抱初守一”之“初”自是尊重生命、感恩自然,“守一”之“一”必是坚强朴素、团结友爱,只有从“小我”走向“大我”,才是真正的荡气回肠、生生不息。
 
  作者系云南民族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附: 达斡尔艾门的歌
 
作者:吴颖丽(达斡尔族)
 
一、达斡尔艾门的歌
 
(一)
 
所有的父亲都是山林的衍生
所有的母亲都是江河的化身
 
 1.深山密林我的家
 
“在那深山密林深处,世代居住着达斡尔族。
随着畜群四处放牧,山河土地是我们的慈母。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手握铁砂长铳猎枪,狩猎着飞禽和走兽。
烧炭采石又伐木,辛勤创业历尽艰苦。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2.一群用歌声题诗的人
这四二拍的行进节奏,
这D调的低音柔和饱满又浑厚,
这笛音清脆又明媚,这号声深沉又新锐。
这,就是达斡尔艾门的歌,
一种穿越时空从未停歇的歌,
遥远又贴近,古老又年轻——
 
想要听懂这绵延千年的歌声,
你就要走出那密不透风的围城,
去苍穹之下,去沃野之中,
去莫力达瓦,去梅里斯,
去北疆边塞巍巍的塔城。
 
去和山林中缭绕的雾霭一起合唱,
去和大江大河奔涌的涛声一起合唱,
去和英武的达斡尔男人以及他敦厚的女子
还有他顽皮又灵秀的孩子们一起合唱,
去和镶嵌在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中
图画一样的达斡尔人家一起合唱。
直到胸口发烫,直到热泪盈眶,
直到忘了宠辱,直到忘了庙堂,
直到把自己唱出飞翔的翅膀,
直到把自己唱成一篇
葱茏的山水文章。
 
这样,
你就会爱上这支歌的模样,
爱上这山山水水的模样,
爱上这达斡尔艾门的模样。
 
这样,
你就会懂得达斡尔人,
懂得一群用歌声题诗的人,
在深山,在密林,
在慈母一样温厚的恩泽之地,
用扎恩达勒,用鲁日格勒,
用爱,用身躯。
 3.绵延不绝的秘密
如果你要问我,
达斡尔人从哪里来,
我会给你讲无数个父辈口传的故事。
 
然而我最爱的,
还是青牛白马的传奇,
那段古老又温暖的神话母题,
那场千百年前遥远又浪漫的相遇——
 
真想化作神女,
去看驾乘着白马的先人,
怎样从马盂山下翩然出发,
追寻着土河之水的灵气东行逶迤。
 
真想化作神女,
去看青牛背上美丽的天女,
怎样沿平坦的松林泛潢而下,
巧遇她白马倜傥的情人。
 
真想化作神女,
去看木叶山下那旨神秘的天意,
去看圣水合流之地那场浪漫的奇遇,
去看曾经的自己。
 
真想化作神女,
去看西喇木伦去看精奇里,
去看先人蓬勃生息。
去看黑龙江去看兴安岭,
去看先人打牲放牧的英姿。
去看诺敏河去看纳文慕仁,
去看先人渔猎耕耘。
去看卡兰古尔去看塔城,
去看先人戍边的艰辛。
 
真想化作神女,
追寻那首动听的民谣里缤纷的叙事——
“边壕古迹兮,吾汗所遗留,
泰州原野兮,吾之养牧场”,
追寻达斡尔人千百年来踏过的足迹,
追寻一个民族几经迁徙却延绵不绝的秘密,
追寻父辈那亲切的话语,
追寻温热的故里。
 
(二)
 
所有的爱侣都是亲密的伙伴
所有的院落都是天生的乐园
 
 1.农夫打兔
 
“老婆老婆听我说呀,努嘎啊哟德木德,
快快起来去做饭哪,努嘎啊哟德木德,
今天咱要出趟门哪,去到地里搂柴火。”
 
“老婆老婆听我说呀,努嘎啊哟德木德,
今天正是腊月八,你要给我做顿饭哪,香喷喷的腊八饭。”
 
“心爱的人儿做的饭哪,吃起来呀真可口。
做得好来做得香啊,一吃吃了五大碗。
越吃越香越想吃啊,又加两碗还嫌不够。”
 
“黑犍子大牛套上车呀,耙子和斧头拿在手。
老婆老婆你快来看哪,草窠里猫着个小白兔!
抓过耙子我甩过去呀,就差两指没打上,
再拿斧子我扔过去呀,又差三指没打着。”
 
“真着急呀急煞了我呀,拍拍屁股我蹦高跑。
光顾跑啊没注意呀,耙子把我绊倒了。
再想起来往前追呀,腿酸腰疼我肚子饿。”
 
“老婆老婆你快来呀,把我扶到车上吧!
咱俩今天真扫兴啊,垂头丧气地回家吧。”
 2.只收山水不落尘埃
在这顽皮的歌声里,
究竟住着一个怎样幸福的男人啊——
一个可以甜腻地讨要爱怜的男人,
一个可以轻松地调侃失败的男人,
一个把日子过成诙谐之歌的男人,
一个心底只收山水不落尘埃的男人。
 
而那被央求的女子啊,
不知会笑得多灿烂!
 
——你看,
就是在这爱意袅袅的屋檐下,
轻笼着一户户温暖的达斡尔人家,
即使只有柳条编成的篱笆院墙,
即使只有素朴的草苫房。
 3.大自然厚爱的孩子
如果你要问我,
达斡尔人珍视的是什么,
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
不是权杖和庙宇,
不是珍馐和锦衣,
是太阳和真理,
是自然天地。
 
他们因之拥有和美的姊妹兄弟,
他们因之拥有伙伴一样亲密的爱侣,
他们因之被赋予让低矮的院落成为乐园的天资,
他们是大自然厚爱的孩子。
 
他们把关于悲欣的抒情,
都唱给了山野和生灵。
他们对生生不息的自然伙伴,
深怀永恒的热爱之情——
 
他们把《美露咧》唱给山兽
唱给它们喜爱的杏树樟子松落叶松,
也唱给草香雨雾和雪峰。
 
他们把《南那肯》唱给凤凰牡丹,
唱给凤凰牡丹一样好的心上人,
也唱给天上的白云。
 
他们把《齐尼花如》唱给苏雀黄鹂和公鸡,
唱给忙碌的媳妇和那头碾砣的小毛驴,
也唱给朴素但鲜亮的日子。
 
而为了赞颂心中的神灵,
他们会唱起“雅德根伊若”——
“我以虔诚的心求拜神灵,
我那三只天上的神鹰,
保佑我的族民年年太平”。
 
——你看,
这就是你要问的达斡尔艾门,
他们从远古走来,
身心纯净。
他们只喜欢唱着快乐
或者忧伤的歌,
看牛羊满坡。
他们只喜欢一顶毡房,
一缕烟火。
他们就只是
原野上流动的景色
四季的花朵。
他们就只是
晨昏里温厚的牧者
守望的草垛。
他们那极简的生活里,
有着草木的清香,
有着泥土的本色。
 
(三)
 
所有的结局都期许团聚
所有的灵魂都涌向甘美
 
1.达斡尔艾门的歌声
 
“达斡尔艾门的歌声多么嘹亮,
古老的民族发祥在黑龙江,
从事游牧渔猎人丁兴旺,
开荒种地繁衍生息在嫩江平原上。
历史的变迁锤炼着民族的成长,
辈辈踏着先祖的脚印阔步奔前方。”
 
2.忧伤但倔强
 
歌短情长。
达斡尔艾门的歌在流光里深情吟唱,
声声饱含一个北疆民族的过往。
如果你听到了倔强里的忧伤,
如果你听到了忧伤里的刚强,
那正是他们祖先的模样——
 3.像甘美的石榴籽
如果你要问我,
达斡尔人崇尚的是什么,
我会骄傲地告诉你,
是忠烈和正义。
 
为了对剥削和压迫奋起反抗,
少郎和岱夫的义军拼杀在嫩江平原上,
他们的英雄事迹至今在乌春里传扬。
 
为了抗击罗刹的入侵,
无数的傲蕾•一兰血染芳华,
无数的忠魂殉国在英雄之城雅克萨。
 
为了夺取抗战的胜利,
多少达斡尔的优秀儿女血洒黑土地,
用英灵护佑着山河壮丽。
 
而为了守护要塞新疆,
索伦将士骁勇疆场半个世纪,
有无数好男儿献身在天山的腹地。
“二十处伤身上挂,好像身上开的花。
我曾守过这卡伦,我要安息在这里了。
夏天黄土地把身埋,冬天白雪当被盖。
哪咿儿呀哪呀哟,哪咿儿呀哪咿呀”——
这片土地上那万分之一的人口啊,
曾用忠烈擦亮华夏民族的风华。
 
哪一个鲜活的生命,
不是亲人最爱的图景!
哪一份英勇的牺牲,
不曾缀满亲人的疼痛!
 
所有的结局都期许团聚,
所有的灵魂都涌向甘美。
 
所有的亲人都能相拥相依,
所有的亲人都能像石榴籽一样明媚,
就是对牺牲最好的告慰。
 
二、世代忠烈达斡尔
 
(一)
 
因为挚爱所以献祭
因为忠烈所以安息
 
1.我要安息在卡伦
 
“二十处伤身上挂,好像身上开的花。
我曾守过这卡伦,我要安息在这里了。
夏天黄土地把身埋,冬天白雪当被盖。
双双飞翔的小燕呀,捎个信儿给我情人吧。
哪咿儿呀哪呀哟,哪咿儿呀哪咿呀!”——
 
这不是一支轻快的情歌,
也不是一支吴侬软语的歌,
这是一支哀伤的骊歌,
有时,它甚至就是一支悼亡的歌,
所以,请不要将它唱得太过欢乐。
 
它映照的是达斡尔男儿离乡后的苦寒,
它映照的是达斡尔男儿戍边之路的险远,
所以,请不要将它唱的太过轻浅。
 
你看——
在达斡尔人祭祖时那高高的敖包之上,
在达斡尔人祝祷时那庄重的面庞,
在达斡尔人炽热的胸膛,
这哀歌至今回荡,
曲调高亢,
表情硬朗。
 
2.那些抗击沙俄的英魂
 
精奇里江畔是达斡尔人的世居之地,
盛产燕麦大麦荞麦和貂皮。
黑龙江河谷是达斡尔人的渔牧天堂,
鱼鲜草肥牛强马壮。
 
为了抢夺长期垂涎的北中国,
贪婪嗜血的沙俄曾频扰华夏山河。
那些忠烈的达斡尔英雄啊,
为了驱除外寇为了安息着先人的土地,
岂止是奋勇杀敌前赴后继!
在英雄之城雅克萨,
留下了多少达斡尔的英魂宁死不屈——
 
无论沙俄怎样怀柔怎样血洗,
达斡尔人的心从未有丝毫偏移——
向着东方而归才是他们心中的大义,
与挚爱的亲人团聚才是他们情感的母题。
 
3.那些戍守新疆的达斡尔人
 
壮阔的新疆岂止拥有绝世的美丽,
自汉以降更成为华夏民族的边城要地。
 “立国有疆,古今通义”,
大西北素来是臂指相连的和田美玉。
 
祖先的圣地,岂容外寇觊觎——
 
为了抗击沙俄英帝廓尔喀对疆藏的侵袭,
一批又一批达斡尔人的勇士,
割舍亲情告别田园,数度远征英勇克敌。
 
为了平定噶尔丹以及大小和卓之乱,
斩断边疆隐患,实现国家统一,
忠烈的达斡尔人曾将自己的身心无私献祭。
 
而为了疆防永固,民生长安,
索伦的后代们更是舍弃故里屯垦南北天山,
建设着美丽的新疆那各民族共享的精神家园。
 
(二)
 
舍弃但疼惜
远离但铭记
 
1.何日能相逢
 
“你那温顺的性情,比那嫩江水还恬静;
你那含情的眼睛,比那秋月还晶莹。
讷耶讷耶呢耶耶勒,讷耶讷耶呢耶耶。
 
你那柔软的舞姿,比那垂柳还轻盈;
你那甜蜜的歌声,比那天鹅鸣叫还动听。
讷耶讷耶呢耶耶勒,讷耶讷耶呢耶耶。
 
在那繁重的劳动中,谁也比不上你出众;
心灵手巧的姑娘呀,常常进入我的梦中。
讷耶讷耶呢耶耶勒,讷耶讷耶呢耶耶。
 
你那俊美的面容,像草原的花儿一样艳红;
纵然我日夜把你想念,不知何日才能相逢。
讷耶讷耶呢耶耶勒,讷耶讷耶呢耶耶。”——
 
这不是一支轻快的情歌,
也不是一支吴侬软语的歌,
这是一支哀伤的骊歌,
有时,它甚至就是一支悼亡的歌,
所以,请不要将它唱得太过欢乐。
 
它映照的是达斡尔男儿离乡后的苦寒,
它映照的是达斡尔男儿戍边之路的险远,
所以,请不要将它唱的太过轻浅。
 
你看——
在达斡尔人万里寻亲那漫漫的长路之上,
在达斡尔人相拥时那热泪滚滚的面庞,
在达斡尔人炽热的胸膛,
这哀歌至今回荡,
曲调高亢,
表情硬朗。
 
2.那些温暖的家园
 
有了达斡尔人的地方,
总会有温暖的家园。
无论是在山野之间,
还是在水边。
 
即使只有一架朴素的大轱辘车,
也会驮起他们多情的扎恩达勒。
即使只有柳条编织的篱笆院落,
达斡尔人家也会清香如库木勒。
 
那欢快的鲁日格勒,
那遒劲有力的波依阔,
更是达斡尔人家温暖生活的亮色——
 
而为了忠勇也为了大义,
世代忠烈的达斡尔儿女,
却曾几度含泪舍家卫国,
谱写了血染的和平之歌!
 
3.那些亲切的族人
 
哈拉是达斡尔人的姓氏,
无论是郭博勒还是敖拉,
抑或是莫尔登还是鄂嫩,
都是他们对山水最温暖的标记,
饱含他们对生养之地最深情的追忆。
 
莫昆是达斡尔人的氏族组织,
民主议事之风让族人们和睦相依。
即使岁月蹉跎让他们屡屡迁徙,
有的居留在塔城有的居留梅里斯,
有的迁往海拉尔有的迁往莫力达瓦旗,
各居四方言区。
然而只要燃起祖先的篝火,
只要唱起达斡尔艾门的歌,
他们总会紧紧相拥,热泪滂沱。
 
因为他们是同一片山河养育的子孙,
因为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做达斡尔人。
就像五十六个民族的姊妹兄弟,
永远是紧紧相依的石榴籽。
 
(三)
 
牺牲是为了安宁
献祭的意义在于和平
 
1.我执勤巡逻在边卡
 
“我执勤巡逻在边卡,骑着黑色的骏马。
我守在边防卡伦,随身把刀剑佩挂。
卡伦,卡伦,我在卡伦上驻扎。
 
为保卫祖国边疆,我身披武士铠甲。
手持着长矛和剑戟,一心一意守边卡。
卡伦,卡伦,我在卡伦上驻扎。
 
双手拿起弓和箭,拉弓射箭是行家。
为了不玷污荣誉,坚守岗位不惧怕。
卡伦,卡伦,我在卡伦上驻扎。”——
 
这不是一支轻快的情歌,
也不是一支吴侬软语的歌,
这是一支哀伤的骊歌,
有时,它甚至就是一支悼亡的歌,
所以,请不要将它唱得太过欢乐。
 
它映照的是达斡尔男儿离乡后的苦寒,
它映照的是达斡尔男儿戍边之路的险远,
所以,请不要将它唱的太过轻浅。
 
你看——
在达斡尔人戍疆纪念那巍巍的石碑之上,
在达斡尔人望乡时那深情的面庞,
在达斡尔人炽热的胸膛,
这哀歌至今回荡,
曲调高亢,
表情硬朗。
 
2.让疆土永固
 
“出疆必请”早已载入《礼记》,
睦邻友邦才是文明最温暖的礼仪。
华夏民族历来热爱生养自己的土地,
因为他们世代与这片土地同生共息。
“守土有责,天下公理”,
疆土才是家国最悠远的定义。
 3.让和平永不落幕
 
“致中和方育万物”,
和平才是文明最终极的图腾。
华夏民族历来多猎枪更多美酒,
因为他们更热爱化险途为丝路。
“和而不同,美美与共”,
干戈变为玉帛才是人类向往的大同。
 
 三、生生不息达斡尔
 
(一)山水微醺达斡尔
 
1.弯弯的树
 
“弯弯的树哟,长的好看;
翱翔的大雁,成群结队好看。
 
圆圆的树哟,长得好看;
灵捷的鸽子,翱翔好看。
 
常青的樟树哟,长得好看;
高飞的苍鹭,翱翔好看。
 
小叶的杨树哟,长得好看;
洁白的天鹅,翱翔好看”——
 
2.凡虔敬,皆欢乐
 
桦树松树杨树和柳树,
都是达斡尔人世代喜爱的树。
 
他们的摇篮叫做达日德,
是阿查用松木精心雕刻。
额沃的眠歌总是婆娑朦胧,
轻摇着子孙们山水微醺的梦。
 
他们用柳树的枝条编起篱笆院落,
晕染达斡尔人家那山水微醺的生活。
 
即使敬神祭祖,
他们的信赖也依然交给了树——
他们埋下枝繁叶茂的白桦树,
把它唤作“格里•托若”神树,
深信这神树能懂得他们虔诚的倾诉。
 
而在那广袤的山野,
他们更是万物天然的伙伴,
是山神白那查永远护爱的婴孩。
 
“走到原野上,鹌鹑在歌唱。
声声歌儿唱的是,为我祝福的歌。
吉喂耶吉喂耶,吉祥的歌。
珠格日吾桂珠格日吾桂,五样热情的歌。
 
松树枝头上,喜鹊在歌唱。
声声歌儿唱的是,为我祝福的歌。
吉喂耶吉喂耶,吉祥的歌。
珠格日吾桂珠格日吾桂,五样热情的歌。
 
柳树顶梢上,百灵在歌唱。
声声歌儿唱的是,为我祝福的歌。
吉喂耶吉喂耶,吉祥的歌。
珠格日吾桂珠格日吾桂,五样热情的歌。
 
站在江水旁,苍鹭在歌唱。
声声歌儿唱的是,为我祝福的歌。
吉喂耶吉喂耶,吉祥的歌。
珠格日吾桂珠格日吾桂,五样热情的歌。
 
回到大门旁,群鸟在歌唱。
声声歌儿唱的是,为我祝福的歌。
吉喂耶吉喂耶,吉祥的歌。
珠格日吾桂珠格日吾桂,五样热情的歌。”
 
——你听,
这就是他们唱给山野和生灵的情歌,
这情歌是赤子衷肠的天然流淌,
他们因之拥有欢乐的翅膀。
 
他们对祖先的生息之地深怀虔敬,
他们对大自然有着不变的向往,
他们因之得遇精神的故乡。
 
(二)草木清欢达斡尔
 
1.捡野菜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流水,
咱们姐妹四个,渡河到对岸。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咱们姐妹四个,渡河到对岸。
 
春到草甸子,听到了布谷,
咱们去采野菜,采满花皮篓。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咱们去采野菜,采满花皮篓。
 
快快采呀快快采,快快采呀快快采,
咱们大家齐使劲儿,采呀采满布口袋。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咱们大家齐使劲儿,采呀采满布口袋。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流水,
咱们姐妹四个人,欢欢喜喜往家走。
讷耶勒呢耶,讷耶勒呢耶耶
咱们姐妹四个人,欢欢喜喜往家走。”——
 
2.凡朴拙,皆欢乐
 
在春天,
在寥廓的山野之间,
在江水蜿蜒的母亲河边,
到处是采撷柳蒿芽的天堂,
到处是达斡尔姑娘草木清欢的光芒。
 
她们那轻快的身影,是山林里珍贵的露珠,
她们那清亮的吟诵,是草尖上迷人的音符。
 
她们是天空上洁白的云朵,
她们是春天里最明亮的欢乐,
她们和大地上的生灵唱着同样的歌。
 
她们苦中一缕清香,
像那嫩绿的柳蒿芽铺满春天的家乡。
她们像那凌霜傲雪的达子香,
浓艳欲滴的粉紫色会迷醉人的心房——
 
而待到隆冬的大雪封山,
待到洁白将一切喧嚣覆盖,
英武的达斡尔男人会掀起冬捕竞赛,
去捡拾他们鱼跃冰河的欢快。
 
你听,
这就是他们即兴创作的捕鱼号子,
是属于他们世代相传的“节日志”——
 
“咱们撒下渔网吧,介本哲嘿,介本哲嘿!
把那鲤鱼捕捉吧。介本哲嘿,介本哲嘿!
 
咱们沿岸撒网吧,介本哲嘿,介本哲嘿!
把那鲫鱼捕捉吧。介本哲嘿,介本哲嘿!
 
咱们在深渊撒网吧,介本哲嘿,介本哲嘿!
把那黑鱼捕捉吧。介本哲嘿,介本哲嘿!
 
咱们撒下阿贵网吧,介本哲嘿,介本哲嘿!
把那鳌花鱼捕捉吧。介本哲嘿,介本哲嘿!”
 
(三)生生不息达斡尔
 
1.映山红花满山坡
 
“映山红花满山坡,达斡尔姑娘爱唱歌。
山歌一代传一代,嘹亮的歌声震山河。
讷哟耶尼哟耶,讷耶耶尼哟耶。
 
嫩江水流荡清波,达斡尔世代唱山歌。
山山水水唱不尽,盛世迎来幸福多。
讷哟耶尼哟耶,讷耶耶尼哟耶。
 
太阳一出照山河,映山红开在咱心窝。
达斡尔人齐歌唱,好山好水好生活。
讷哟耶尼哟耶,讷耶耶尼哟耶。”
 
2.凡抱初守一,皆得生生不息
 
知所从来,故知所去。
达斡尔人从来心系祖先生息之地,
将故土奉为一生的皈依。
 
筚路蓝缕,岂无苦辛,
炎黄的子孙从来不识畏惧。
他们有九曲不殇的大河母亲,
他们有地球伟力亿万年锻造的嵯峨昆仑。
他们向光而生,矢志不渝,
他们抱初守一,必将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