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反常

冰耘作家网2020-07-30 19:39
反    常
 
作者:冰  耘
 
   甄兰与麦刚同在屋檐下,却一直分房睡,小两口谁也记不清到底为啥事而闹得如此决绝。


  自从去年初进城后,吵架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有时吵得不分昼夜,同楼层也好,楼上楼下也罢,邻居们都被他们折磨得不堪忍受,搬来又搬去,尤其快到下雨天,一场暴风雨夹杂。

  这两口子的争吵倾泻而来,整栋楼似乎都在摇摇晃晃,邻居们不得不提前惊慌“逃窜”。
  
  同楼层的王姨张嫂等碰在一起唠嗑,总会剑指甄兰和麦刚这对冤家,怀疑他们精神有问题,甚至得了一种随着气候变化而变化的反常病。
  
  她们一抬头就瞧见斜对门横联上贴出的“家和万事兴”既好气又好笑,暗暗撕过几回,过不了几天又被房主粘上了,没隔几天又被撕了,气得甄兰对着楼道就是一顿猛泼:哪个该死的鬼,呸!
  
  王姨张嫂自知惹不起,躲在门内窃笑。
  
  嘿,不知咋滴,今年这段时间即便雨季泛滥,常常电闪雷鸣,王姨张嫂们总以为隔壁“暴风雨会来得更猛烈些”,哪知道,他们家却出奇地安静,不但听不到杠杠的吵骂声,而且有时还看到夫妻俩出门的时候竟然有说有笑,他们的严重“不正常”行为把王姨张嫂们搅得一塌糊涂:这么糟糕的闷臊天,他们不吵个天翻地覆才怪呢?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本来,山雨欲来风满楼,可是否他们一家改变了风向标呢?整栋楼的人都在揣测。
  
  的确,甄兰自从入伏以来,却一改她的火爆脾气,竭力拿出了女人温柔如水的一面,对麦刚开始百依百顺,殷勤有加,盛饭、打扇子、端洗脸水甚至帮搓澡等几乎包揽,尽管两对异样的眼神会碰撞在一起擦出一束“反常”的光,麦刚有时还会像吃人的狮子一样不耐烦地吼上一嗓子,甄兰也强忍着,任火山的岩浆在心底默默泯灭。

  她思忖着:只要老公要的,都一一满足。甚至连自己放在娘家存了好几年的私房钱都拱手抖了出来,家里所有的存折都交给了老公来管,甘愿当仆人的甄兰这些反常的举动令麦刚做梦都没想到,也哭笑不得,一头雾水。

  甄兰和麦刚是乡里中学同届生,麦刚整天吊儿郎当的样子,班上的女生见到他就像避瘟神似地,可偏偏隔壁班的甄兰却对其情有独钟,两人高中还未毕业就你纠我缠,从此坠入爱河而不可收拾。闪婚过日子后,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夫妻生活并非文人笔下“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般浪漫,吵吵闹闹就像绵延的战火,弥漫着来生,因为有了小孩,他们断崖式的婚姻生活只好磕磕碰碰维系到今天。
 
  搬到城里后,夫妻合计开家小店,原以为换换环境,改改风水,夫妻俩会心随境转,开启一段新生活,哪知道针尖对麦芒的频率更高了,小到鸡毛蒜皮,大到迎来送往,总会伴随着一股妖孽的“吵风”呼之欲出,简直就像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谁也不管谁,谁也不饶谁,夫妻矛盾由此越陷越深。
  
  而麦刚,自从开了废品店后,由于新冠疫情影响,门店都关好几个月了,疫情过后,生意虽然有所起色,但又脏又累的活压得他喘不过气,一向老土且有点粗蛮的他,一看到整天在家里玩手机的甄兰就来气,每每借着酒性发作,不是破口大骂,就动起粗来,把憋在家里的甄兰折腾得想跳楼的心都有,好在手机可以帮她解解闷消消愁,而麦刚用的还是个普通手机,只能打接电话,什么都不会玩,单单为这事,就痛斥过甄兰好几回:你呀,迟早会被手机玩没的!


  如今,老婆360度温柔“变故”,让其百思不得其解,他既无法“宣战”也无理“迎战”,眼看着“家庭冷暴力”渐渐演变成休眠状,他也不得不做出些许让步甚至妥协。但奇怪的是,麦刚每次拿剪刀剪指甲或进厨房切菜的时候,甄兰都会怯怯地紧盯其后,一副杯弓蛇影的样子,生怕他手中的“利器”冷不丁会扎向自己。
夜里几回,麦刚被甄兰从隔壁房传出惊恐的“我怕,不要,我不要哇——”梦呓声惊醒,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麦刚有时上楼下楼,那些曾经受到过惊扰的邻居仍会射来怪诞的目光,让其十分不安也不好意思地给大家道歉。家庭雌雄争霸战不爆发,邻居们反而觉得不自在、不正常,烽烟未起,流言倒是先行,这六层小楼似乎弥漫着一股“异常”气息。

  这几天,麦刚也很晚回家,回来的时候总把一个纸袋子往床上一扔便呼呼而睡,甄兰不敢靠近,更不敢多问,既好奇,也细思极恐:莫非,他——

  盛夏的夜晚,闷热得人发慌。麦刚一回到家里,叹了口粗气就一头躺在沙发上。整天在家机不离手的甄兰,发现老公进屋,马上轻手轻脚地走上前,慌忙把他又脏又臭的衬衫脱下来赶紧拿去洗,那个被她摸得贼亮的手机,却来不及关屏随手撂在沙发上。

  等甄兰一走进洗衣间,麦刚猛地抓起她的手机,一看,这些天一条几乎霸屏的消息赫然醒目:失联多日的某某女士已经遇害,肢解过的部分尸骨在化粪池找到,警方初步判定,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凶残杀妻案,其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

  麦刚心里咯噔了一下,迅速把手机放回了原处:啊?原来——

  甄兰洗好衣服后,突然发现丈夫扒了几口饭,卷起那个纸袋子,手里还提着一大包东西急冲冲要出门,她不敢做声,好奇心让她偷偷跟在麦刚身后,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下楼后,只见麦刚把一大包东西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朝小区内的社区服务大楼走去。

  甄兰好奇地打开了垃圾桶里的包裹一看,彻底惊呆了:这不是家里常用的剪刀、菜刀、螺丝刀、老虎钳甚至木棍之类的“硬核”东西吗?

  甄兰懵了,死死尾随其后,欲一探究竟。

  当麦刚走进一楼敞亮大厅的时候,门框上几个醒目的霓虹灯字样立即映入了甄兰眼帘:某某社区普法大讲堂。

  灯光下,人头晃动,里面已空无虚席。

  啊?——甄兰被老公这一“反常”举动瞬间怔住了,她擦了一把眼泪,即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来源:作家网
作者:冰耘
责编:何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