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飞行日记

刘浩然作家网2019-06-08 10:55

飞行日记

我记得自己在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我对于很久以前的事情总是记得很清楚,其中有男主人公的一句话让我念念不忘,他说:“陆地对我来说是一艘太大的船,太漂亮的女人,太长的旅程,太浓烈的香水,无从着手的音乐。你看到那数不清的街道吗?如何只选择其中一条去走?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一想到这个,难道不会害怕、不会崩溃吗?”

1月25日    晴
有研究表明一个动作连续重复21天就会成为习惯,我不知道人们是不是对自己已经习惯的事物漠不关心,但是当新的一天来临,在我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我会问自己,我是在活在今天还是在重复昨天?我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模糊不清,这段浑浑噩噩的日子我已经是忘记了它从什么时候开始,它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舒适柔软的沙发,它让我安逸地坐进去,然后温柔地簇拥着我,我深陷进去,等我回过神来,却被安逸这两个字折磨地浑身无力无法挣脱。

2月3日    晴     
在这个城市里面的人,我只是其中的一个,城市被钢筋铁骨修建起来的同时也在人们的心中修起了城墙,我拼命工作过,之前每每看到因过劳而死去的人们还会登上新闻的头条,而现在他们连某个不知名的人的花边新闻都比不上了,我习惯了这样忙碌的日子,它对我来说就像每天的吃饭和睡觉一样,我想人们也一定是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在身边发生。建筑越修越高所带来的是愈发逼近的压迫在头顶的铅灰色天空,每到夜晚,城市就会被灯光点亮,每家每户的灯光都是明亮而热气腾腾的,但是他们的光都被束缚在那一个一个小格子里面。

3月3日    晴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在深夜醒来,冰凉的夜风透过窗子吹进来,感觉到无比清醒,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是真正醒着,而其他时候我只是浑浑噩噩的睡着。我坐起身来看着外面的光,但是看不到月亮,现在的夜空连星星都很少能看到了,北斗七星还剩下两三颗在亮着,不知道它们在多少光年以外的距离孤独地旋转着,我也不知道在这座城市里有多少像我这样的人在失去睡眠的深夜看着窗外的天空由黑变白。这个城市每天都忙碌着,有的人在工作,有的人在上课,有的人在离开,有的人在团聚,有的人在老去,而有的人在长大,这就像是一年四季一样在这座城市里面循环交替着,这座城市给了我太多温情而美好的回忆和浑浑噩噩的迷茫日子,人们都说自己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而我觉得不是,我觉得人们自己心中都会住着一个连自己都不熟悉的自己。

3月31日    阴
我打算离开这座城市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向哪里,只是想要离开这座城市,这就是一件有方向而没有目标的事情,就像那句已经被说滥了的话一样,我现在觉得只有远方的土壤才能让我感到脚踏实地,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人都是善变的,这我是知道的。我辞去了工作,收拾了房间,打包好了自己的行李,把自己养的植物送给了邻居,我一直不愿意养动物,可能是觉得养了它们就会像狐狸驯养小王子一样变得依依不舍,人有时候总是寻找着自己的一片土壤,可是走来走去才会发现自己只是一株盆栽,我现在就是要从脚下的泥土中拔出自己的根,然后走向远方,我不知道我将面对的会是沙漠或是水乡,远方对我来说就像是现在夜晚漆黑没有星星的夜空一样。

4月1日    雨
我开着我的旧车,没有人需要我去告别,我给了一脚油,车开了,我没有走熟悉的那条路,我穿过大街,走过收费站,上了高速,空气是潮湿的,走出城市的第一感觉就是没有了高耸入云的建筑,天空变得触不可及,我大口的呼吸着这自由带来的蜂蜜一般的甜蜜空气,心中觉得豁然开朗,虽然我不知道我要去什么样的地方遇见什么样的人,但是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毕竟我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4月15日    阴
我在路上遇到搭顺风车的人,各式各样的人,他们有的一言不发,有的滔滔不绝,他们向我讲述着这样那样的故事,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的生活要比书里所写更加光怪陆离,我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每一个人我都会问他你要去什么地方,有的人会说出一个具体的地名,我会把他们送到那里然后继续上路,而且有些人说,开到哪里就算哪里吧,他会看着窗外的风景,然后在一个他喜欢的地方下车,或许他们会再遇上某个人,会再坐上某人的顺风的车,给某人讲着他们的故事,但是他们所留给我的光怪陆离的故事,我不会忘,至此,我的记忆又开始重新变得清晰。

5月3日     晴
我已经到过一些地方了,也见过了不少的人,但是他们也都是匆匆从我生命里走过,带给我一些欢笑和温暖,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离开自己的城市,带着欢乐或哀伤前往远方,他们终将下车,找到属于他们的土壤,而我还没有想好,我还不知道自己会像这样持续多久,或许明天我就会调头,或许我会这样一直开着。我把车窗打开,点燃一根烟,以前我并不抽烟,同事递给我的我都会婉言谢绝,而现在,我已经离不开这个滚烫燃烧着的东西,在它燃烧的时候,我可以安静下来想自己的事情,我在想以前的事情,而在此之前,我似乎从来没有如此频繁地回想起以前的事情,现在它们伴随着蓝色的烟雾从我脑海的深处浮起,我又记起了它们,那些快乐或悲伤的日子,那些开心或忧郁的人。现在窗外天气很晴朗,天很蓝,云很高,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心情飘忽不定。

5月17日    阴
不知不觉,夏天已经来了,已经开始有了蝉的叫声,它们在地底下蛰伏三年就为了出来愉快地歌唱一个夏天,我突然喜欢上了这些无所畏惧的小家伙们,它们高亢的歌声让我喜欢上了这个夏天,我不知道我是否也能拥有像它们一样破釜沉舟的勇气,但是听着它们的歌声,我似乎也跟着无所畏惧,我握着方向盘,并且没有导航仪。我们修建了城市,在城市中生活着,但是我们终归还是要回到自然,也许只有在自然中我们才能看到内心深处的自己。

5月26日    晴
突然很想看海,想看一望无际的蓝色的海,可能是上一个搭车的人刚从海边回来,她被太阳晒得很黑,一笑就会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她真的是个很爱笑的姑娘,而托她的福,我终于有了一些想要去的地方,但是当一个人在路上有了一个目标以后,之后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会显得行色匆匆,那个地方就会像心里升腾起的火焰一样,你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奔赴那里,想遇见那里的人呼吸那里的空气,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我现在起码有了一个目标,我会继续上路,去一个有海的地方。

6月1日    晴
我看到了很多孩子都拿着气球和各式各样的玩具才想起来今天是儿童节,突然很想我的父母,他们曾催促我结婚,自作主张地带我去见这样那样的姑娘,我想如果我选择了她们其中的一个,今天我的孩子也许在拿着玩具和别的孩子愉快地玩耍了吧,但是我让他们失望了,在她们中间,我没能做出选择,我记得每一次回家时他们落寞地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看着他们从热情变得沉默,他们后来再也不过问我结婚的事情,只是希望我能过好自己的生活,他们说我只要过得幸福快乐,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开心,我又想起我搬离他们的时候他们再三地嘱咐,可今天是儿童节呀,我怎么出奇地思念我的父母呢?

6月23日    多云
我离海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了,可是每进一分每走一米,我就愈加后悔,我在思考自己出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又真正找到了自由吗?我去了那么多的地方,见了那么多的人,看着他们在那么多的城市中生活,而我又怎么样了呢?人在追求什么的时候往往会忘记这个东西本身的样子,他们只是被自己的行为自我感动然后自我陶醉,我现在不清楚自由对于我的定义是什么了,小的时候出去玩对我来说就是自由,长大一点能谈恋爱就是自由,工作了有自己的空闲时间就是自由,可是现在,我开着车,正要去往海边,我问自己,我自由了吗?
我不知道。

7月2日    雨
我终于还是来到了海边,但是今天下起了雨,没有像那个女孩描述的阳光沙滩,我所看到的是连绵不绝的波浪和天空浓密而阴霾的云,它们大朵大朵地盘踞在一起,海的颜色也是暗淡的蓝夹杂着灰,它们不断向我涌过来,我听着大海冲刷礁石的声音,突然想起了游泳的时候,我好像听见了水灌入耳朵的声音,它们在我的耳朵中翻腾着,我感到那升起的潮水淹没了我的胸膛涌进了我的心脏。雨一直在下,天空中也没有一只飞翔的鸟,我终于到了海边,我知道大海的美丽和一望无际,但是那是属于那个女孩的风景,这里没有我的海洋,我终究还是要回到陆地。

7月9日    晴
去过海边的我又重回漫无目的的路上,重新回到路上的我觉得心情复杂,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心中的感觉,我没有相机,没有拍照,这一路的所有东西都存在我的脑海中,在我的生命中我还没有做过让人羡慕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件事算不算是一件,如果它算是的话,那我也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如果生命中发生的事情都是这么了无痕迹,那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对我们来说还具有什么样的意义?但是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些事情我们为什么要证明给别人看呢?难道生活本身带给我们的伪装还不够吗?我突然记起年少时的一件事情,那时我无意中碰痛了一个女生,我问她,你没事吧?她告诉我没事,可是当别人再一次问起她时,她竟然一下子哭了出来,说实在的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而随着我的成长遇见这样那样的事情,这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已经被我遗忘了,现在想起来,自己似乎也做过很多同样的事情,我看起来很努力上学,很努力恋爱,很努力上班,但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也只是看起来吧。

7月27日    阴
一个人的时候会胡思乱想,会把以前发生过的事情拿出来重新梳理,我猛然间记起我办公桌上的那一盆小仙人掌忘记了拿走,不知道它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我把车停在空旷的路边,现在是晚上,夜空满天繁星,和我小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已经很多年没再好好看看天上的星星,这些遥远的孤独星球在向我们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我记得卡尔维诺的《月光映照的银杏叶地毯》的结尾,他说。
漫天飞舞的银杏叶的特征在于:事实上,在每一刻,每一片正在飘落的叶子,出现于其他叶子不同的高度,因此视觉感官所坐落的空洞而没有感觉的空间可以区分为一系列的连续平面,在每一个平面,我们发现一小片叶子在旋转,而且只有单独的一片。

8月5日    晴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了这么远,回想自己走过的路,我不知道在我年迈的时候会不会对自己的孩子自豪地提起,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吧,出生,成长,老去,最后死亡,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成为故事,我不知道该不该感谢我出生的这个时代,它飞速地发展着壮大着,让我们享受的越来越多,可是在这个时代,能成为故事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人也越来越少,我们的故事越来越少,我们的步子越跨越小,我们的目光越来越短,我们的心渐渐只容纳的下几个人了,我们大多数人都变成数据分析表上的一个数字,一个分母,我们每天使用着这样那样的软件,上传自己各种各样的信息,会不会我们都没有真正活过,我们只是活在他们处理存储信息的数据库里,而这一切只是我们一起做的一个盛大而荒诞的梦。当越来越多的新鲜接踵而至的时候,我们也将很快被人遗忘,最终彻底死去。

8月15日    晴
我驾车行驶在一望无际的路上,我忽然停下车,我想我已经走过了足够多的地方,是时候该回去了,我去了那么多地方,终究还是没能找到属于我的土壤,我的副驾驶上坐过那么多人,也终究还是没能有陪伴我走下去的那一个,我鼓起勇气找寻的自由终究是让我回到原来的地方,我走了那么多路才知道,原来我并没有从花盆中拔出自己的根,我只是固执地带着花盆在负重前行,我见过蓝天见过大海听过蝉鸣鸟叫,但是,我还是要回去了,我已经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力量。

9月2日    雨
我没有那么归心似箭,相反,我希望回去路上慢一点再慢一点,因为我知道一个人一辈子没有几个一次能鼓起勇气去做一些事情,去和过去的自己决裂。我想起了那些曾经和我一起在路上的人们,我在想他们获得自己想要的幸福了吗?他们自由了吗?但是他们都已经从我的生命里消失,我无人可问,我只能问自己,我得到我想要幸福了吗?我自由了吗?答案我也不确定,因为我们都不是孩子了,只有孩子才会那么是非分明,当我们渐渐长大,身边东西都开始变得暧昧不清,一加一也不再等于二了,但是,这趟旅途,我想我还是快乐的,因为人的生命中没有什么是可以长久的,就算是至死不渝的爱情也会被死亡分离,所以起码我得到过幸福,感觉过自由,这就已经足够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复杂的心情,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9月27日    晴
马上就要到家了,街道还是那样熟悉,一切都和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看着这些我曾告别过的东西,我想对它们说一声我回来了,我还是开着那辆旧车,它陪伴了我很久,而且它对我很好,从未出过问题将我抛弃在路上,过了这个十字路口再右转我就到家了,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不是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现在是下午四点二十七分三十三秒,我右转,把车停下,从口袋中拿出许久没有用过的钥匙,我把它插进钥匙孔,我听见弹簧锁芯扭动的咔哒声,我突然变得很紧张,手也不自主得微微颤抖,我颤抖着打开门。
“妈,我回来了。”

作者:刘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