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失独

王磊斌作家网2019-04-20 09:55
失独

作者:王磊斌

日已落尽西山,天边残留着泛红的余晖,像极了母亲的脸,是那般无与伦比的安详……

他刚从外头回来,一进门便看到桌上又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可这丰盛却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单调与悲伤,唯独一个精致的蛋糕特别了这个特别的日子。他坐在沙发上,游离的目光聚焦到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老伴身上,他向那头说道:“喂,老太婆,等会儿邻居家的阿斌也过来吃饭哦,今天不是咱儿子的生日嘛,阿斌与小楠从小玩到大,亲如兄弟,我想小楠肯定也希望阿斌今天能过来一起给他过生日吧。”
他的老伴回道:“阿斌能过来啊,真好,小楠肯定高兴,哦,对了,老头儿,阿斌与小楠一样,最爱喝雪菲丽了,家里也没备着,趁现在阿斌还没到,你出去买一趟呗!”
他慢悠悠地站起来,“好嘞,我的这把老骨头呦早晚得让你差使得散了架的,走啦。”
他打开门正巧看到阿斌从不远处向家里走来,他马上关上门,走到阿斌跟前悄悄地说:“阿斌,我今天早上吩咐你的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叔,您就放心吧。”阿斌自信满满地说道。
“那封信带着吧?”
“带着呢,不能忘。”
“信上的字迹模仿得咋样?”
“差不离吧,应该瞒得过去。对了。叔,等会我进入阿楠的房间时你得挡着点哦,不然就暴露了。”
“嗯嗯,我会看着点的,真有突发情况我也会想办法拖住你婶子的,你放心吧。还有啊,那本相册不是在小楠房间的床头柜里就是在枕头下面,你好好找找哦。”
“嗯,好的。咦,叔,您这是要上哪去啊?”
“哦,我就到对面的超市买些饮料,马上就回,你先进去吧,陪你李婶说说话,她好久没出门了,哎……”他叹了口气就步履蹒跚地朝着超市走去。
阿斌按下了门铃,是李婶开的门。当李婶看到眼前的阿斌时,时间凝固了,阿斌分明也看的出李婶的眼眶里泛着泪光,阿斌知道,如果阿楠还在,也应该像自己一样,俨然是一个大小伙子了。
阿斌首先打破了这份宁静,“婶,我来了……”
李婶马上回过神来,“哦,阿斌,阿斌来了啊,来来,快进来坐。”
“嗯嗯,嘿嘿。”阿斌憨笑着,进门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看到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还突兀着一个精致的蛋糕,他沉默着,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李婶笑着说道:“阿斌啊,你可好久没来了哦。”
阿斌环视着屋内的一切,是那么熟悉,“是啊,婶子,我是好久没来了。前段时间一直在准备考研,现在考完了,可以休息一阵子了。”
“好样的,都考研究生了,好好读,将来一定有出息!”
“婶,还没出结果呢,未必能考上呢?”
“肯定能的,打小学起你的成绩就好,每次和你妈妈去开家长会,你妈妈总被老师表扬,说你争气,而我可怕见到你们老师了,谁叫我们家小楠不爱学习,尽知道玩了……”李婶说到这,突然哽咽了一下,眼睛落到了小楠房间的房门上。
阿斌马上接了话茬,“婶子啊,可不能这么说,阿楠的体育棒极了,小学,初中的运动会上他一个人就为我们班级争取了好多分数呢,可了不起了,我就只能给他递递水,捶捶背,嘿嘿……”

李婶听了,微笑了一番。也正在这时,王伯伯开门进来了,手里提着好多罐雪菲丽。阿斌看到这种久违的饮料,似见到一位故人一般,心里头抽剥出了无限感伤的思绪。
“阿斌,来了哦!咱们开饭吧。”王伯伯招手示意阿斌坐到饭桌前,挨着自己。李婶进厨房去拿碗筷了,他叹了口气向阿斌说道:“哎,一桌子都是小楠爱吃的,你婶每天都做呢……”阿斌呆呆地看着这些菜,也叹了一口气。

李婶出来了,将碗筷一一摆好,三个人却是四个碗,四双筷,阿斌知道多出的一副是给阿楠的,早上王伯伯跟他说过,李婶一直以为阿楠还活着,所以每次吃饭都给阿楠备下了碗筷。李婶摆放好碗筷之后,又将家里每个房间的电视打开了,他低着头望着忙碌的老伴沉沉地叹了口气。阿斌也理解李婶那么做是害怕空气突然凝滞,世界突然没了动静,李婶太恐惧无声了,总觉着有了点声响就有了点人气,心里头也就多了一份依靠,是啊,沉溺在悲伤中的李婶也只能靠这外界的纷繁与杂乱去冲淡其内心的胡思与乱想了。
“好啦,今天是我们家小楠的生日,首先我们给小楠的生日蛋糕上点起蜡烛。”李婶高兴地说着。

王伯伯点好了蜡烛,李婶又说道:“好,我们一起给小楠唱生日歌吧!”
三个人整齐地唱起了生日歌,只有李婶唱得最为响亮。
歌唱完了,李婶帮阿楠吹灭了蜡烛。这时的空气都是凝重的。

动筷了,李婶时不时夹些菜放到给阿楠准备的那个空碗里,说道:“多吃些,今天你生日呢,你看你好兄弟阿斌也来了呢!多吃些,别尽想着玩了!”阿斌只是低着头默默地看着,他突然觉得咀嚼在口中的饭菜是那么的苦涩,就连喝进肚的汤都觉得是混进李婶伤心的眼泪了。三个人,就这样在电视的嘈杂声里,在一种沉重又怪异的氛围中,吃完了饭。

这时,王伯伯向阿斌示意了一下,阿斌明白了,准备伺机行动。阿斌帮着李婶收拾着碗筷,心里想起了早上王伯伯对他说的话,据王伯伯说,李婶每天吃完饭洗好碗筷之后就会到阿楠的房间里拿出阿楠的相册慢慢地翻阅,一遍又一遍地讲述着每一张照片的故事,王伯伯也是每天不厌其烦假装饶有兴致地听着,这种悲伤,让阿斌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也因此早上听了王伯伯的讲述,他就答应下来了,他觉得为了阿楠应该去做些什么了。

李婶进厨房洗碗了,趁着这段间隙,阿斌按照王伯伯的指示偷偷潜进阿楠的房间。当阿斌打开阿楠房间的房门时,他呆住了,那么多年了,依旧是多年前他来时的陈设,房间里的每一方每一寸都没有沾染时光凋敝下的灰尘,阿楠的被枕还有阳光晒过的温存与香味,电脑旁的那盘仙人掌还是当初他送给阿楠的生日礼物,如今依旧青翠着,橱柜里的衣物散发着刚被涤洗过的清香,当阿斌在寻找相册时心里依旧被眼前的这一幕幕震撼着,终于他在枕头下找到了相册,急忙地翻到最后一页,将事先准备好的信封夹在了里面,然后就悄悄地走出房间,和王伯伯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李婶洗好碗了,热情地盛了四碗自己熬制的桂圆汤让阿斌和老伴喝,阿斌知道其中有一碗是留给他那死去的兄弟阿楠的。李婶喝了一会儿便起身到阿楠的房里拿出了相册,李婶对阿斌说:“阿斌啊,今天你来了,我给你看看咱家的阿楠从小到大的照片,给你讲讲他那些搞笑的事情。”李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但阿斌知道那笑容并不是真的开心。李婶就坐在阿斌和她老伴中间,一页页地翻阅阿楠的相册,一张张地讲着其中的故事,阿斌也很耐心地听着,不时地配合着李婶笑着,可是他的心却愈发的沉重,是啊,阿楠真的是离开了他们,许久,许久,他的这位好兄弟啊,在天上可否知道他的母亲是多么地思念他啊,想着想着阿斌总是走神,眼眶里的泪也情不自禁地一下涌来,还好戴了一副眼镜,也就没那么的明显了。

相册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李婶翻阅到了尾声,他的老伴和阿斌也莫名地紧张了起来,这时候的阿斌已经听不进李婶所讲的故事了,心里一直揣测着李婶看到这封信后会是怎样的情形,是号啕大哭后的幡然醒悟呢,还是无比愤怒后的悲痛欲绝?他努力逼着自己往好的方面想,可是思维总提醒着他做好最坏的打算,纠结在这一刻几乎操碎了他的心。最后一页还是如期来临了,李婶也看到了这个信封,她拆开信,一张照片,一张信纸,信纸上的字迹让李婶的泪一下子流了下来。阿斌看到这,心也止不住的难受,扭头望向窗外的星空,王伯伯也抽泣了起来,是的,今晚的泪真的太矫情了,阿斌望着夜空的星星,想起了阿楠,他心里想着:“阿楠啊,对不起,我冒充了你,但是我是多么希望此刻在天堂的你能感受到你母亲对你的无比思念,如果苍天有情,你就告请一个片刻的假期,随着流星陨落到这里,坐在你母亲的身边,为她抹去悲伤的眼泪吧。”阿斌想着想着泪竟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还好这时的李婶认真地读着信。信是阿斌写的,按照王伯伯的要求,要模仿阿楠的笔迹,写得格外用心,所以通篇的每一字每一句都牢牢地记在了阿斌的心里。信是这样的。

亲爱的妈妈:

您还好吗?

我是您的儿阿楠啊,好多年没那么痛快地喊出这一称呼了,请允许我在这里多喊您几声,好吗?妈妈,妈妈,亲爱的妈妈啊……

妈妈,你的两鬓又增添了许多白发,你的额头又显出了几条皱纹,亲爱的妈妈啊,儿在时就让您无比操心,儿不在时仍让你无比忧心,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孝啊!孩儿至今还懊悔着在我离开这个世界的前一晚,不明事理的我还抱怨您因忙于工作而忘记了我的生日,我将您带给我的礼物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对不起,我亲爱的妈妈,那时的我真的太不懂事了,伤透了您的心,其实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便是您啊。是您忍受了分娩的巨痛将我带到这个美丽的世界上。爸爸曾经跟我说过,您在年轻时是最爱干净的,但自从有了我,您无怨无悔地给我擦屎把尿,有时从我嘴里吐出来的最污腻的东西,您都可以毫无其事般吞咽下去。做了母亲,您几乎将所有的爱像决了口的河水全都灌注到了我的身上。我的痛与甜,我的冷与暖,我的泪与笑,都牵动着您身上的每一处神经,每一根毛发。您在繁重的工作之余还要悉心地照料我,我学习成绩的每一次波动都会引发您整夜整夜的失眠。就是因为我,让您苍老了无数,让您操碎了身心。亲爱的妈妈,儿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切安好,儿懂事了,无比牵挂着您,而如今看到您为我过度伤心,面容憔悴,形容枯槁,打乱了您原本一切正常的生活,儿真的安不下心来,儿对不起您和父亲,儿如今想报答您们的恩情却已无路可寻,我懊悔当初自己在的时候没能带给您更多的快乐与幸福,如今反而因我的离去,让您痛苦万分。亲爱的妈妈,开心起来,好吗?亲爱的妈妈,读完这封信,振作起来,快乐地活下去,好吗?儿不想再看到您如此的失魂落魄,儿好想看到您发自内心的欢笑,只要您笑了,儿在另一个世界里就会幸福,就会快乐,所以亲爱的妈妈,就当为了您的儿,请你快走出这一片悲伤阴郁的沼泽,请您再一次面向生活道一句春暖花开,好吗?

您的儿 小楠

李婶看完了信,抽出信纸中夹杂着的一张照片,这是她年轻时的照片,照片里的她笑得是那么灿烂,照片的背后还写着一行字:亲爱的妈妈,多笑笑。李婶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她就这样抱着阿楠的相册,还有那封信,哭了许久,许久,而阿斌和王伯伯就在一旁静静地守着,她的泪早已哭干了,但还是嘶哑地抽泣着。李婶那晚整整哭了一宿,一直哭到筋疲力尽了就倒在沙发上瞪着眼看着天花板,大概休息了三天,李婶突然跟王伯伯说,她要去上班了,她那天早上做了早餐,在桌上只放了两副碗筷,阿楠的那份撤了,以后也就永远地贮藏在了记忆里。如今李婶是每个周日走进阿楠的房间打扫一番,然后翻阅一次相册,王伯伯跟阿斌说,她都是笑着看的。

瞧,今早阿斌去买早饭,又买了他最爱吃的豆浆和油条。李婶也正好出门买菜,看见阿斌手里的油条又不住唠叨起来:“阿斌啊,油条多吃不好!电视上说油条里面掺杂了啥化学物质,吃了会导致啥……”

阿斌一听头又炸了,马上向李婶说:“嗯嗯,好的,李婶,以后不吃了不吃了,我上学去啦,李婶,再见,再见……”
李婶回了一句:“瞧这熊孩子!”阿斌在转头的一瞬间看到李婶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想李婶的笑容在天上的阿楠应该能看到吧……
 
作者简介:

王磊斌,就读于中国矿业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