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五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五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三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三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那个人(长篇小说)连载之一

那个人(长篇小说)

水蛇腰

抗战时期,重庆临江门丁字口我家旁边有一家水烟铺,我小时经常坐在作坊门槛看制作水烟,常见两个伙计打着光胴胴,将烟叶铺在一大木框里,再一层层喷水,然后再铺一层烟叶,由此重复,待有半尺高就盖上木板,再在框边打楔子压紧到只有两、三寸厚再吊起,过一

雪夜险遇

我擅自远离了工地,想拍一张有藏包藏民和狗的照片。走着走着,天边突然冒出一团乌云,接着越变越厚,竟像山一样倾压下来,接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迎面扑来,天越来越黑,根本看不清路! 我觉得双腿慢慢地麻木,但求生的欲望支撑着我,终于,我看见一座雪山的脚下

林万华微型小说二题

敬烟 早晨一上班,闫乡长便对办公室秘书说:小刘啊,给我准备一条柳河烟。闫乡长烟瘾大,一天至少抽一包烟,秘书小刘知道,却心存疑惑:前两天那条中华这么快就抽完了?柳河烟太次,他哪儿抽得惯?闫乡长仿佛看出了刘秘书的心思,会心一笑,冲他摆了摆手,刘

反常

反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