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诗

崔荣德的诗(六首)

崔荣德2021-10-13 01:20:27
崔荣德的诗(六首)
       
作者:崔荣德(重庆)
 
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荞乡
     
翻过小界山,你就会
进入一片荞麦花的海洋
 
阳光在花海中,一闪一闪
那是我的心跳随万亩荞波
在你的眼前缓缓荡漾
 
我心爱的人儿,就这样
在乌江边的后坪坝上
开一树芬芳
 
天底下,所有的翠绿与粉红
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叫荞乡
 
这里的每一粒玉米都比秋天还要金黄
       
这里的每一粒玉米
都比秋天还要金黄
 
在何家大院,即使屋檐
是那样的低矮,它们总是
饱含热情。一串串一粒粒
并排着挨在一起,回味着
春天的往事
 
我不能刻意把它们抬高
它们年轻的岁月是多么的
翠绿和挺拔 静谧的月光下
一阵轻风吹拂,它们舞动
轻盈的身体,一个季节就
变成了另一个季节
 
如今,它们老了它们放下
所有的忧郁,让沉甸甸的
思想绻缩在历史的皱褶
眺望日渐振兴的乡村
 
坐在一个个草垫上
它们的金黄高过了
所有的秋天
 
后坪这些树
     
后坪这些树,吸乌江河水
长大,开一头苦荞花
 
它们叫长溪沟叫何帮盖
叫聚宝叫官山大元
也叫崔荣德
 
它们在后坪的草木面前
从不以树自居,甚至
把自己的名字
取名草木
 
是草,就活像草的样子
是木,就得撑起一片蓝天
后坪这些树一直都是
这么想的,也是
这么做的
 
一粒苦荞播撒后坪
     
一粒苦荞播撒后坪
葱葱郁郁,成为甘醇
酒香飘千里
 
一条江水穿越后坪
浩浩荡荡,成为中国
第三条大江
 
要是一个人来到后坪
扎下根来,他一定是
何等的幸福
 
天空湛蓝,生活
如此美好
 
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叫后坪
    
首先是一朵荞花盛开
紧接着,千万朵荞花
把春天徐徐打开
 
乌江醒来了,日照荔枝峡
悬崖上的黑叶猴一个箭步
仿佛千年纤夫在历史的
皱褶 沿河道攀援
 
躲在某一页书里细读乌江
蔚蓝色的天空有鹰盘旋
我不敢肯定,它投在江面
的影子,是否与我重合
 
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叫后坪
众鸟归巢时,群山退隐
星星洒满江边溅起朵朵
浪花,燃烧猎猎的火焰
 
在后坪,我看见一只鸟
     
众鸟高飞的日子,它却选择
在低洼的后坪,从一棵树冠
跳到另一棵树冠,它的动作
竟是那么的坚毅,而又执著
 
我在想这只名不经传的鸟儿
绝不是仅仅练习所谓的飞翔
它那娴熟的翅膀,足以穿越
蔚蓝的大海,和高远的天空
 
我不知道它选择后坪的原因
难道是因为有我在一起居住
才来到这么偏远低洼的山里
它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
多么像我,当年从一个学校
跳到另一个学校,在艰难中
克服重重困难坚守乡村教育
 
十四年前,我结束多年漂泊
终于有了今天这样稳定生活
我多么希望,眼前这只鸟儿
跟我一样有一个美好的归宿
 
(作者系重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红土地文学社发起人。)

附:
 
  名家点评《崔荣德的诗》作品专号   


  读崔荣德诗歌随笔
 

  (北京)忽培元
 
  荣德的诗读起来总是那么亲切,就像熟悉的亲友在交谈,是那种静夜中的切切私语,那种近乎耳语的交流。他的近日发表在作家网上的六首自由诗,依然保持着他因有的风格,那洁纯的感情就好比他梦中的故乡后坪,山野中带着露珠的野草,散发着一股清香气息,令人一下子就回到了各自的童年,故乡的农民在田野劳作,辛苦播种下荞麦的种子,收获甜蜜与希望,还有那朦胧与爱意之情。这好比一个成年人而言,都是久违了的记忆和情感,他用最质朴的语言表述出来,真是弥足珍贵。

 
 
  忽培元,祖籍陕西大荔,1955年生于延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传记文学创作与研究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第四届、第五届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现任国务院参事。
 
  主要作品有文学传记:《苍生三部曲——群山、长河、浩海》《耕耘者——修军评传》《百年糊涂——郑板桥传》《难忘的历程——习仲勋延安岁月回访》《刘志丹将军》《谢子长评传》《阎红彦将军传》等;长篇小说《雪祭》《神湖》《老村》《乡村第一书记》;中篇小说集《青春记事》《家风》,中短篇小说集《土炕情话》;散文集《延安记忆》《人生感悟》《毛头柳记》《大庆赋·铁人铭》《地耳集》《生命藤》《京密河札记》《秦柏风骨》《山秀珍》《义耕堂笔记》;长诗《共和国不会忘记——大庆人的故事》和诗集《北斗》《开悟集》等。

      《群山》《耕耘者——修军评传》分获第一届、第四届中国传记文学优秀作品奖(长篇);长诗《共和国不会忘记:大庆人的故事》获中华铁人文学奖。作品被译成英文、俄文在国外出版。
 
  反映当代生活的长篇小说力作《乡村第一书记》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已改编成电视剧连续剧《山乡花开》在央视频道向全国公开展播。      

  读崔荣德诗歌所感 
 
  (北京)峭岩
 
  一腔洋溢的热情, 皆来自于村庄、田野和庄稼 。显然,散发的是浓稠而温馨的气息,那些春天的往事 ,像五彩缤纷的蝴蝶,翩翩起舞在朗阔的阳光里。诗人崔荣德的诗歌,是来自泥土的声音,庄稼的呼吸。 
 
  爱有多深, 诗歌就有多高 。崔荣德潜心农村, 扎根泥土。他的每一行诗都札根在湿润的泥土里 ,鲜活而生动 。他的目光紧盯住庄稼的态勢 ,缠绕于人间的烟火, 他的笔触远离闲情、浅情、俗情 ,在语言之上,有一缕思想的光芒,这是现代诗书写的新的向度 。

 
 
  峭岩,河北唐山人。中共党员。1988年毕业于上海空军政治学院政治系。1959年应征入伍,历任一九八师一九四团战士,北京军区工程兵政治部干事,解放军画报社编辑、编辑组长、副社长,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美术系主任、政治委员,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编审。1960年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系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国际诗人笔会〔第十九届〕执行主席、国际当代华文诗歌研究会顾问。
 
  著有诗集《放歌井冈山》《绿色的情诗》《星星,母亲的眼睛》《幽幽绿地幽幽情》《峭岩情诗七十首》《爱的双桅帆》《峭岩诗选》《这颗心,那颗心》《红星闪耀》(合作)、《繁花集》(合作)、《星星,母亲的眼睛》《浪漫军旅》《凝眸辉煌》,叙事长诗《高尚的人》《红星与黑浪》《静静的白桦林》《一个士兵和一个时代的歌》《遵义诗笔记》《仰望》《烛火之殇——李大钊诗传》《跪你一千年——写给文成公主的99首情诗》《萧萧班马鸣——萧军诗传》《落红——萧红诗传》《峭岩文集》12卷等50余部。传记文学《走向燃烧的土地——魏巍》,散文诗集《士兵的情愫》,散文集《被遗忘的爱》,影诗画册《中国西部摄影诗》《我的祖国》《荷韵》《军情·诗情·士兵情》等。
 
  获“中国首届新国风杰出诗人奖”、第十五届(昆明)国际诗人笔会授予的“中国当代诗人杰出贡献金奖”。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
 
  读《崔荣德的诗(六首)》:
 
  (贵州)李发模
 
  诗亲近乡土,诗心也开花,苦荞养育的人性,饱暖一方山水,也就是天意。天意入诗,是民生,也就是诗人首先应是人,然后才是诗。崔荣德的诗六首,对得起养育他的那方水土与人文。   
      
 
 
  李发模(1949—),笔名漠漠、魔公。贵州绥阳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历任绥阳县文化馆馆员,原遵义地区文化局创作员、地区文联副主席。现任遵义市文联主席,市政协常委,贵州省文联委员,省作协副主席。中国新诗学会理事,世界华文诗人协会理事等。1966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呼声》 《偷来的正午》 《魂啸》 《散淡之吟》 《第三只眼睛》 《李发模诗选》 《李发模叙事诗选》 《遵义之歌》《我思我在》,散文及评论集《道尽又如何》 《坦荡人生》 《你静坐就是大师》等30余部。有多种外文版本。曾获全国优秀诗歌创作奖,贵州省文学创作一、二等奖及省级以上各类报刊奖20余次。

  读《崔荣德的诗(六首)》:
 

  (北京)屈金星
 
  崔荣德的诗歌第一个特点就是言简意赅,乍一看他写得很简单,但细读起来,里面往往蕴含着比较深的意韵,甚至饱含哲理。
 
  他的诗歌第二个特点是古典性和现代性结合得很好,他的诗较好地继承了古典诗歌的优良传统,又能看出现当代中国诗歌的发展方向。
 
  第三个特点,崔诗的语言干净纯粹,不像诗坛上有些诗歌作品很玄很晦涩难懂。相对而言,他这六首诗歌写得比较明净明快,也不失语言深邃。 

 
 
  屈金星,中国诗歌春晚总策划、总导演、北京著名诗人、辞赋家、中华新辞赋运动发起人之一。2015-2021年,在京策划发起七届中国诗歌春晚。2016至2021策划发起六届嫘祖故里中华母亲颂诗歌朗诵会。2018年至今发起中国诗歌夏晚(端午诗会)、秋晚等系列衍生品牌。2015年6月22日,中央电视台以《屈金星:诗歌之旅祭诵屈原》为题作专题报道。2014年,策划“回梦大河•寻根中原——余光中、汪国真诗歌之旅”。领衔主创《小浪底赋》等辞赋,并立碑于全国各地。作品有《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屈原颂》、《开封颂》。出版有《屈金星诗歌辞赋集》。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数百家媒体曾对其进行过报道。 
        
  读《崔荣德的诗(六首)》
 
  (广东)张德明
 
  崔荣德的诗显示了很鲜明的地域根性特质,诗人将地理名词植入诗行,既使诗意的生成与散发有着明确的空间依托,又让特定地域的乡愁情绪得到有效彰显。他的诗是对“故乡”一词的当代阐释,所有身怀故乡情结的人,都在这里找到了情感的共鸣和精神的慰藉。

 
 
  张德明,当代著名诗歌评论家。文学博士,岭南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副院长,南方诗歌研究中心主任,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全国中文核心期刊评审专家。
 
  众鸟髙飞的日子,他却选择在低洼的后坪
 
  (重庆) 吴传玖
 
  这是一组充满浓郁渝东南山乡乡土乡情的诗歌。从一首首诗歌中我们读出了山乡那些浸渍于浓浓诗意中感乎人心,感乎肺腑的情深意浓的诗句。走进并融入于这些诗句,就仿佛织染于渝东南那个荞麦花海盛开与怒放,每一粒玉米的金黄都高出于所有秋天的山乡中一幅幅迸发出扑实、热情、梦幻、期冀、理想和追求的美丽图画。
 
  而作为故乡人的诗人,他把他对家乡的一腔赤子情怀都和盘托出,挥洒在故乡那虽然美丽却又曾经贫穷、悲苦、而又无奈的黄土地上。他倾情呕歌与构画如今已历尽岁月沧桑,正走出贫困,走向富裕的美丽故乡那些色彩斑爛的画图。昭示自已为之奋斗与付出的抱负和理想,袒露自已对故乡礼赞与热爱的心迹。
 
  众鸟髙飞的日子
  它却选择在低洼的后坪
 
  这应该就是诗人对自已生活实景一种扑实的喻指吧。他是志气的,引以为傲的。
 
  对一组诗,对一位诗人,应该说任何文字的评说都可能只会是简单的,苍白的。
 
  还是让我们走进诗人那些扑实而闪光的诗行中去体会和分享其中的美好和感动吧。
 
  不过,当您读完这些诗歌,您一定要记住这个叫后坪的,渝东南最具风情与美丽的山乡,一定要记住这个为自已美丽山乡尽情呕歌的乡土诗人,他的名字叫崔荣德。

      
 
  吴传玖,笔名雨石,重庆市人。西藏军区原副政治委员、少将军衔。先后毕业于重庆南开中学、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解放军政治学院、国防大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99年7月加入)、云南省作家协会军事文学委员会原副主任、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大赛组委会主任兼评委会副主任。《中国诗界》主编。已在《中国出版集团公司》、《解放军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长征出版社》等多家出版社出版长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影视文学、政工读物等著作19部。并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中国作家》、《诗刊》、《民族文学》、《北京文学》等数百家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若干、400余万字。曾获得《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联》、《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诗刊》、《散文选刊》、《小说界》、《作家》及成都军区、原昆明军区、云南省人民政府等全国及省级以上文学奖多项。有著作选入《中国现当代文学经典论著》、《将军文化典藏.散文卷》。选入考研图书及大学教材范文,入选中国现当代诗歌2007年度畅销书排行榜和美国国会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等多家国内外图书馆珍藏。有作品选入中国散文学会主编的《中国散文大系》和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2012年中国散文经典》、《2014年中国好诗榜》、《中国百年新诗经》以及《中国微型小说选粹》、《云南当代军事文学优秀作品集》、《彩云之南---百篇散文精选》、《汶川情·中华魂——人民网“心系汶川”》百篇征文诗歌精选作品集等多种选(读)本。《文艺报》曾专文评介其著作。为重庆市巴渝文学五个高点的代表作家之一。被国家一级学会《中国萧军文化研究会》授予第五届红色诗歌终身成就诗人。
 
  读《崔荣德的诗(六首)》:
 
  (北京)王爱红
 
  崔兄这几首诗写得非常的好,像春天的风,秋天的月光一样打磨人心。我以前也是这样写诗的,保持这种属于诗的根本性的东西。
 
  诗的妙处是写得辉煌、崇高、宁静。辉煌于荞乡,崇高便像那棵树,宁静于荞乡的早晨,直逼人那柔软的部分。几首诗写得非常有节制,拿捏得恰到好处。最后一首诗,大家看得出来了,“你"是一老师,这个形象一下子提升了这一组诗的诗意,具有情感的可信度,马步扎实。
 
  我为崔兄这几首诗点赞,确实写得非常不错。我以前也读到过他的诗,佳作不少。但是,这几首相比以前的,的确是一种提高,一种超越。
 
  崔兄在诗的大道上不断前行,可喜可贺。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出版诗文集、书法集多部,曾主编或者参与主编《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迹》《中国文艺30年》《文艺报》美术书法专刊以及《当代美术精品》周刊等,现居北京,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协理事、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澳中文联常务理事、《中国传统文化经典荟萃》(100部)编委、《中国诗人生日大典》主编、《火花》下半月刊执行主编、《延河》下半月刊副主编等。2015年,获人人文学网诗歌新锐奖。获首届《山东诗人》2015年度优秀诗人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长河文学奖诗集奖等。
 
  诗魂来自乌江之畔,那可是一个人的后坪
 
  (北京) 绿 岛
 
  崔荣德是个把生命的根须种植在后坪的诗人,几乎在他所有的文字表述中,都不乏后坪乡原始泥土的气息和味道,这味道来自于一个血肉之躯的诗性男儿,来自于倔强而固执的目光对于顽强生命的一次次反刍乃至叩问,来自于乌江之畔每一朵行走的浪花之上。很显然,在诗人朴实、厚重的诗歌作品中,后坪已然是他情感定势的一个特殊的符号,那是他从后坪乡的每一寸泥土走向庄严诗歌殿堂的最初也是最后的见证。于是,诗人崔荣德以他独特的创作姿态并带着他一个人的后坪,走上了风云变幻的中国诗坛。
 
  我心爱的人儿,就这样/在乌江边的后坪坝上/开一树芬芳//天底下,所有的翠绿与粉红/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荞乡。后坪这些树,吸乌江河水/长大,开一头苦荞花//它们叫长溪沟叫何帮盖/叫聚宝叫官山大元/也叫崔荣德。
 
  我说这样的诗句是有生命在跳动,是人们急促的呼吸在跋涉的路途上用赤足叩击大地的声音,更是人与神在诗歌的天籁共鸣的旋律。且不管是后坪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即便是漫山遍野的荞麦花香,金黄的玉米,参天的树木,飞行的鸟儿,只要它们走不出诗歌的视线,就是那个“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它的名字就叫后坪。
 
  我们说这就是诗人崔荣德对于后坪乡最质朴、最真实的表达方式,更是诗人用故乡的视角对于诗歌创作最独特、最恒久的解读。也可以这样说,没有后坪就没有崔荣德的诗歌,就像没有高密就没有莫言一样。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的诗歌恰恰是因为有了“后坪”概念的介入,才显得更加的质感和厚重,才更加的丰富多彩而富有生命的气息,而崔荣德漫长的诗歌创作之路,也不可能轻易地摆脱掉后坪的情感负荷乃至于血脉萦绕的牵挂。
 
  希望崔荣德的诗歌能够持久地保持自己特有的生命本色。作为一个有出息的、特立独行的诗人,本应用结实而厚重的肩膀背上自己的故乡,行走天涯上、梦游诗海,也好拿燃烧的目光去支撑一片雄性的天空。
 
  2021-10-13(北京)

 
 
  绿岛:著名诗人、评论家。现为中国萧军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诗界》执行主编、《伊甸园》总编辑。出版诗集、散文集、评论集等著作十余部。长诗《骨头的硬度》(鲁迅诗传)获“中国当代首届长诗金奖”。获“第三届《新国风》杰出诗人奖”。2017年,入选百年全球华人诗人诗作百位最具实力诗人”称号。获第十九届国际华人诗人笔会颁发的“当代诗人杰出贡献金奖”。崇尚自由、独立意志下的心灵写作,强调诗人和他的作品(诗歌)要有社会良知和道德底线。绿岛认为:诗人有维护诗歌尊严和其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和义务。诗人全部的话语权是作品(诗歌),而绝非诗歌以外的任何东西。
 
  后坪,我情爱的姑娘
       
  (北京)刘辉
 
  读崔荣德诗人诗(六首),我情不自禁地想出来这么一个题目。
 
  关键词:荞花、后坪、乌江、玉米、小鸟。崔诗人爱之深、爱之切,爱之长远、爱之日夜。
 
  一辈子守望。大山里勤奋地不间断地种植山里发芽的花束;乌江旁若有所思地编织新时代刚强的梦想。
 
  看到第一首诗《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荞乡》,我就止不住地激动。试想,如果没有付出一生一世的爱恋怎会有这般“狂性”的无丝毫节制的大爱无垠!
 
  “我心爱的人儿,就这样/在乌江边的后坪坝上/开一树芬芳”。诗人的诗中后坪,我没去过。但我眼前已经看到了一片片荞麦花的疯长!
 
  一树树的精灵,一层层的浪花,一屋屋的灯火,一嗓嗓的童音……时时刻刻迷醉着崔诗人的心。
 
  爱恋家乡,不只是诗意。崔诗人的教学育人所倾注的情怀,远远超过一般人的高度。
 
  “如今,它们老了它们放下/所有的忧郁,让沉甸甸的/思想绻缩在历史的皱褶/眺望日渐振兴的乡村”。我想说的,崔诗人《这里的每一粒玉米都比秋天还要金黄》一诗,面上指后坪秋丰大喜,其实满满地浸透了自己对后坪之深情厚谊。
 
  暗喻言说。谁老了?崔诗人也有老的时候。向老玉米那样,实实在在,踏踏实实为家乡人民贡献。“思想蜷缩”,权当为一种诗意上假说症像。扎根苗山苗乡、培植新人、享受着荞麦花的温馨笼罩,正是崔荣德一往情深的执著坚守。
 
  祝愿荣德的教育事业日益旺盛。祈愿荣德的学生像荞麦花那样健壮成长。
 
  诗歌飞扬。有荣德的画龙点睛,后坪将是所有中国诗人的诗意远方。
 
  2021.10.13.于杭草写。

 
 
  刘辉,笔名文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理事。《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丛书作者。京报刊“京味儿”专栏作家。中国萧军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新国风》诗刊副主编。北京市残疾人写作学会名誉会长。
 
  读《崔荣德的诗(六首)》:
 
  (北京)李迎兵
 
  崔荣德的诗歌具有一种生活的场域感,尤其泥土味十足。《崔荣德的诗(六首)》就具有这样一种清晰的表达。这可能与他的生存状态有关。他曾走出去,到过南方打工,见过世面,然后又回归故乡,根扎在基层教育的工作之中,整天与孩子们待在一起,自然有了一种诗人天性之外的另一种纯真。这使得他的诗歌具有了更多的质感和黏性。
 
  第一首《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荞乡》里“阳光在花海中,一闪一闪”,具有独特的语象,诗化的存在融化在这“一闪一闪”的亮晶晶之中,富有画面的动感。《这里的每一粒玉米都要比秋天还要金黄》里最后一句:“它们的金黄高过了/所有的秋天。”这样的句子在低沉中一下子有了一种上扬的提升和加持,让人振奋。而《后坪这些树》里的草和树有了一种神性之光,甚或洞悉了一切,并拥有了更为高大的人格力量。《一粒苦荞播撒后坪》又是一种人格化自然的强化,实际上是抒写崔荣德自己的从教生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叫后坪》第一节里“把春天徐徐打开”,隐喻着开启心智,让孩子们插上了理想的翅膀。《在后坪,我看见一只鸟》就更明确了,一只鸟的选择如同“我”,飘走不定,却最终落叶归根,有了“今天这样稳定生活”和“美好的归宿”,突现崔荣德的精神境界所在,正是这一无悔的选择。
 
  六首诗歌各有侧重,也各有特点,但总体上有一种共同的气韵,甚或有着脚踏实地谋发展的主题,既有宏大和微观性,又有直观朦胧的语象,如果再细致,再精巧一点,会让诗句有了一种更加感人更为绵长的力量。

 
 
  李迎兵,作家,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担任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普及部辅导教师,现为文联专业作家。迄今已在国内公开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六百多万字,主要出版上市有长篇小说《狼狐郡》(中国文史出版社2019年5月出版上市),《狼密码》(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雨中的奔跑》(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年4月),《校园情报快递》(中国戏剧出版社,2000年3月出版上市),小说集《温柔地带》(作家出版社2004年8月出版),《美人归》(北岳文艺出版社2014年10月出版),《醉芙蓉》(即将出版),长篇评论《浅谈小说创作》(鲁迅文学院《中国少年作家》2001年和2002年连载)及两部点评集《嫁给足球的女孩》(作家出版社2000年3月),《安琪儿的药丸》(作家出版社2010年)等,《文艺报》和央视读书频道作过介绍。《温柔地带》在1997年2期《小说月报》和《滇池》合办的“中国短篇小说精品展”推出,多家文学刊物转载;曾在北京大学、北师大、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物资学院等高校作过百场文学演讲。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入选《火花》杂志2010年北京版核心栏目“中国文学六十人”,并获得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引发上百家纸媒、多位名家和中国作家网、作家网、中华网等网媒热议,《亚洲周刊》及《纽约时报》撰稿人Afra Wang的给予评论。长篇小说《狼密码》在2013年5月北京召开新书发布会,入选年度好书推荐、十位名家为您推荐的共读书目等榜单并获得各种奖项。2019年新近入选山西省三晋英才奖励计划。《狼狐郡》已举办数十场新书活动,西安书展、北京图书订货会等重点推荐作品,并由中国文史出版社选送“中国好书榜”,并由喜马拉雅改编四十八集广播剧。有诗歌作品获鲁迅-萧军杯奖,并入选多种选本。新近中国文史出版社即将出版五十万字长篇小说《沐月记》。
 
  写给后坪大地的诗歌
  ——读《崔荣德的诗》(六首)
 
  (贵州)向笔群
 
  《崔荣德的诗》(六首)载作家网2021.10.13是一组写给后坪的诗歌,或者说是在后坪生活工作10多年的人生体验。如《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荞乡》,把自己心爱的人儿相连接,表达出了一种来自己骨子里的真情。还如《这里的每一粒玉米比秋天还要金黄》写出后坪秋天丰收的景象,同时饱含作者的喜悦之情,表达了作者对后坪的热爱之情。
 
  后坪是荣德的第二故乡,或许也是他人生终点。这里树与他的时候休戚相关。如《后坪这些树》也叫大元叫聚堡也叫崔荣德。可见,这里充满生机的树就他本人生存写照。海格德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往往一个乡村就诗人写作的根,写的生命场景。如《一粒苦荞撒在后坪》就是诗人自己生活的真实写照。以苦荞比喻自己的人生。在自己生命的背后有一种生生不息的精神状态:札下根来,他一定是何等的幸福。再如《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叫后坪》就是将后坪的放置在生存的状态下进行自己人生考量。一个有自己热爱土地,才会从这成长起来,形成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后坪应该是荣德人生的幸运之地。书写后坪。其实就是书写他心灵的故乡。《在后坪,我看见一只鸟》应该写荣德自己的生存状态,他就是一只在后坪生活的一只大鸟,这只有自己的境界,有一种生命的刚强,有翱翔天空的雄心壮志。同时在这里有一种美好的归宿。诗人表面写鸟和祝愿鸟,其实就是在抒发自己的人生感慨与人生畅想。
 
  后坪是荣德人生最精彩的地方,也是收获爱情与工作成果的地方。值得抒情和吟唱。

 
 
  向笔群,土家族,重庆酉阳人,三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贵州省新世纪十大诗歌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纪实文学学会副会长。贵州省作家协会青年作家传帮带导师。在《文艺报》《民族文学》《诗刊》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若干,出版文学专著12部。多次荣获政府文艺奖和社科成果奖,系贵州省民族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现居贵州。
 
   读《崔荣德的诗(六首)》:
 
  (重庆)王跃强
 
  崔荣德诗歌根植于厚实的乡村生活,在他的笔下,呈现的是一幅幅别具一格的心灵图景,融注的是对家乡物事的叙写以及情感的触动,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和乡土情怀,给人以精神的滋养和心灵的慰藉。或许那个被称之为“后坪”的地方,是他生命的基因所在,也是他生命的情感所系。

 
 
  王跃强,当代诗人, 重庆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刊物发表作品千余首,著有诗集《词语的拂晓》等多部。曾获《中国诗人》年度诗歌奖等。现为《中国诗人》杂志社社长,红土地文学社顾问。 
 
  读《崔荣德的诗(六首)》:
 
  (陕西)官华
 
  在被称之为“后坪”的山村,是崔荣德诗歌的精神原乡。他的诗歌是一种自然状态的内心呈现与认知。他的写作意旨、思想根基、茎叶脉络和“后坪”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有着镜像般的揭示与启悟。
 
  这样的诗歌,沉郁之色与思想的奔涌相融,给尘嚣之上的飘浮之心带来一份安恬和宁静,一种形而上的诗意;这样的诗歌,饱含深情的仰望,在物我的关照中闪现着一种质朴而不失光芒的思辨意味;这样的诗歌,意象优美,情感真挚,语言精粹,给人以极大的阅读快感和审美愉悦,体现着崔荣德深厚的人生积淀与诗艺造诣。

 
 
  官华,作家、诗人、诗歌评论家。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春天错过花开》《一个人的渭河》《渭河之南》散文诗集《守望爱情》文学评论集《诗意的藤蔓》等。
 
  又见荞花开
  一一读《崔荣德的诗(六首)》有感
 
  (重庆)杨清海
 
  荞花,适合在乌江边的后坪安身立命。一方面,"那是我的心跳随万亩荞波/在你的眼前缓缓荡漾",表现出诗人宽广的视野;另一方面,"在乌江边的后坪坝上/开一树芬芳",展示出诗人荞花浓郁的芳香。今秋,又见荞花开,心情格外清爽。
 
  刊登在《作家网》上的崔荣德先生的诗歌《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荞乡》、《这里的每一粒玉米都比秋天还要金黄》、《后坪这些树》、《一粒苦荞播撒后坪》、《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叫后坪》、《后坪,我看见一只鸟》,一口气读完,让人对乌江的后坪心驰神往,对诗人的后坪情节顿生敬意!
 
  一是朴素中的丽质。"后坪这些树,吸乌江水/长大,开一头苦荞花";"天底下,所有的翠绿与粉红"/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荞乡"⋯⋯这些朴素的诗句,展现出靓丽的品质,读来让人在清澈、质朴、平淡中见真奇。
 
  二是通透中的深邃。"一串串一粒粒/并排着挨在一起,回味着/春天的往事";"从不以树自居,甚至/把自己的名字/取名草木"⋯⋯悠悠的乌江,壮美的后坪,阳光从山丫泻下来,江水从山脚流出去,一幅秋收的图画展示着生活的真,人性的善,自然的美,深刻、深邃、深沉。
 
  三是直观中的哲思。"躲在某一页书里细读乌江/蔚蓝色的天空有鹰盘旋/我不敢肯定,它投在江面/的影子,是否与我重合";"它那娴熟的翅膀,足以穿越/蔚蓝的大海,和高远的天空";"它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多么像我"⋯⋯动中的静态,静中的动感,把诗人的哲思通过对物的抒写表达出来,让人掩卷细思,收获多多。
 
  乌江边的后坪长满诗情。那些荞,那些树,那些玉米⋯⋯隐喻诗人坎坷而丰硕的人生!我们从潺潺流淌的乌江里,品读出诗人热爱生活、歌颂生命的高尚情怀,窥探出诗人不懈追求、负重前行的优良品质,展示出诗人笔耕不辍、成果累累的厚重人生。

 
 
  杨清海,重庆酉阳人,当代诗人,人民文艺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文艺报》《诗探索》等多家报刊。出版有诗文集《面对武陵山》等4部。
 
  对崔荣德诗歌点评:
 
  (重庆)袁宏
 
  崔荣德先生发在作家网上这几首诗,给我印象深刻的有《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荞乡》《这里的每一粒玉米都比秋天还要金黄》《一粒苦荞播撒后坪》《在后坪,我看见一只鸟》等。这组诗给我的总体感觉是及物性强,有感而作。
 
  诗歌语言朴素清新,情感饱满,诗意浓酽。“苦荞”“玉米”等意象契合了诗人和后坪老农的命运,给一群乐观豁达,饱经苦难,奋勇挣扎,迁徙突奔的人群刻画了一幅幅生动有趣的肖像。
 
  从诗歌节奏、语调和气息来看,这些诗语言顺畅,气息平稳,节奏感较强,时而高歌,时而低诉,能打动人心,直抵人的灵魂。

 
 
  ( 袁宏,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员,重庆作家协会会员,酉阳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记忆中的崔老师
 
  (重庆)刘水英
 
   “三尺讲台,粉笔一支;一介书生,清风两袖”。这便是我对教师最初的理解。在大学里,听贾志敏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你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你就选择了高尚,选择了伟大,但同时,也选择了清贫”。于此,我对教师这个名词有了更深的理解。我想,如果把这句话附之崔荣德老师的一身,也许是对这句话最好的注解了。
 
  在我的印象中,崔荣德老师不仅仅是一位好老师,而且是一位好父亲,一位拥有众多孩子的慈父。也许在崔老师眼里,也从来不只是把我们当成学生,而是把我们当成他自己的孩子。而我也很幸运的成为他众多孩子中的一员。
 
  对崔老师的记忆,大多停留在我初二的上学期,虽然时隔十五年之久,虽然他只教过我一个多学期,但是很多关于崔老师的往事我却是记忆犹新的。
 
  那时,崔老师任我们班的班主任,教授语文课。他没有太多别的爱好,唯一热衷的就是写诗。彼时,如果你有兴到酉阳县车田育才中学初二班的教室窗前停望,你会发现,每到晚自习时,教室里都有一位身着一件不那么笔挺、甚至有点泛白的西装的中年教师一手捧着书本,一手拿着粉笔在学生面前来回踱着,满怀激情地给我们读诗、讲诗,教我们品诗、写诗。在崔老师的影响下,我们班很多同学也开始依样画葫芦写起诗来。有的同学还真是写的有韵有脚,有模有样。至此,崔老师就带领着我们加入他曾经创办的“红土地文学社”。此举不仅发掘了同学们的兴趣爱好、培养了同学们的文学素养,也大大提高了班上同学的写作水平,同时为学校也挣得了名誉。
 
  跟着崔老师学习,是轻松的,是快乐的,那时记得他用他那龙门阵语言教学把我们枯糙的课堂变得生动起来,把我们本来不想学的语文兴趣提起来了,在轻松快乐学习的同时,崔老师也给了我们很多的感动。
 
  崔老师没有多艺,却是个多才的人。他除了教书、写诗外,对中医还很有研究。
 
  我记得那时候班上差不多有六七个同学长了水痘。那时候住校,离家较远,请假又耽误学习。崔老师就亲自给他们诊治抓药。
 
  在私立学校教书收入并不高,家居陈设也极其简单。在七、八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就兼了卧室与厨房,在如此拥挤的空间里,崔老师还是让那几个同学在他那里熬药喝药。
 
  崔老师从不怕麻烦,总是亲自督促那几个同学熬药喝药,直到他们全好了,他才放下心来。就像我开始说的每个学生都是他的孩子,所以学生们的事就是他的事,学生的麻烦就是他的麻烦。为此我也一直愧疚给崔老师添过麻烦。
 
  六月,也算是农忙时节,为了忙农活,我奶奶不小心扭伤了脖子,看过好几次医生都不见大好。那时父母都在外打工,仅我和奶奶在家,加上我上学又要住校,无暇照顾她老人家,为了她的伤快点好起来,我给崔老师说了这件事。当时他好像没说什么。
 
  只是在周日的时候,他一个人就来到我们村上,向左邻右舍询问我家的住处,专程来给我奶奶看病。当时我趁着周末回家到地里去帮奶奶干些农活了,家里没有人。回来的时候我惊奇的看到,崔老师在我们家的院子里。当时崔老师有些褶皱的衬衫湿透了,我想他一定是顶着烈日步行三十多公里的路从学校到我家的。当时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给奶奶看完病后,崔老师又让我带路,去给邻村的一位老人家看过病。
 
  了解了奶奶情况后,回到学校,崔老师给奶奶抓了几副中药让我带回去。中药挺贵的,要五十元一副,我当时有点犹豫,不知道奶奶会不会让我带。崔老师好像看出了我的顾虑,却说这药先拿回去给奶奶用着,要是有效再来取就是了,不用担心药费........又一次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后来,我高二时从新疆转学回来,千里相隔,一个电话,崔老师二话没说,就到处托人给我联系学校。为此我才顺利转入了酉阳一中学习。
 
  直到大学二年级暑假时,我才有机会登门拜谢崔荣德老师。再次见到崔老师,他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但是在文学与教育的路上却依然意气风发,热情不减!
 
  崔荣德老师之于我,学习上是我的老师,为人处世是我的导师,对于工作事业更是我学习的榜样!总归一句话:恩师如亲人,万丈恩情不足以言道之!
 
  于此,我有一个理论,是贾志敏老师的理论;我有一部实践的指导书,便是崔荣德老师的人生这部书!

 
 
  刘水英,重庆酉阳人,自幼爱好文学,有作品在省市报刊和网站发表,红土地文学社副社长,现为重庆铜梁某小学教师。 

来源:红土地文学
作者:崔荣德
https://mp.weixin.qq.com/s/Yuu7YQZqXIURcFwngu37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