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诗

赤峰时间(组诗)

北乔草原2021-06-06 09:08
赤峰时间(组诗)
 
作者:北乔
 
晨到赤峰
 
红山隐,百柳绿
晨雾,夜晚故事离去后的表情
大地上无数的马蹄声
已跃上云端,周游天地
舍弃了人间的岁月
 
一代王朝的背影,只需转身
便会迎面而来,就像此刻我站立的地方
眼前是辽阔的草原,身后
丘陵被河流的讲述迷惑
短暂的沉默里,历史轰然现身
 
一棵树迎风傲然,一片森林
收藏所有的狂妄,记忆的密实
比一座大山还固执
这个清晨,我真切地走进赤峰
无力惊动巨大的虚无
 
我仍旧无法深知
 
这块火山石,带着
大地内部许多的眼睛,以及
无人能解读的时间隐语
曾经的炽热和冷寂
从此不再需要黑色的外套
 
远离故乡的汉白玉石,终究无法
长久在庙堂,荒野是终极的归宿
石匠没留下姓名,那些印痕
与岁月共谋,不停地挪移想象的边界
 
新修的木栈道,供人们走近遗址
走不近的,是心跳的真相
我走在野草的秋天之上
来年的春天,满地的绿色
是希望,也是万物人间转身的背影
 
酒后,或泡温泉过程中
 
小镇的名字叫热水
最直观的命名,往往最俗
功利之上,总会有化境的可能
称为嘎拉徳斯汰,还是好些
虽然我不懂蒙古语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来小镇
最好,而且只有泡温泉
别怀疑这里的水质,否则
你一生都会纠结之中
当然,还有如迷雾般的恍惚
 
不在于喝不喝酒,喝多少杯
无中生有的醉意,更美妙
把躯干浸于弥漫硫黄味的水里
稍过片刻,灵魂开始自言自语
最终,会把你叫醒
 
有点头疼

 
为了清晰某些记忆
乌云与细雨一直在天空交谈
入秋的草原
正在酝酿盛大的仪式
那匹老马,周围一片泥泞
 
没有遇见骑马的人,就像
没有遇见在岁月里跋涉的我
青铜在流水的深处
不知疲倦的鹰,此刻
把哪块岩石当作了大地
 
许多的笑声还在,如同
许多的泪水里闪着阳光
许多的故事已经结束,如同
许多的故事正开始讲述
而我,疼痛让头颅的存在如此强烈
 
有些地方总是无法到达
 
一个人的草原,随意走走
然后,这个人就消失了
老马注视薄薄的草地
这是余生的全部
活着的意义,有时与活着无关
 
每天都是这样过去
时间只负责衰老之事
风,可以敲醒沉睡的灵魂
也可以让思想和词语无葬身之地
我们只谈谈能够议论的事物
 
不要捧起河水,你无法带走
这些水再也回不了家
真正的悲伤,没有色彩
多年以后,草原在与不在
都是你未曾抵达的地方
 
达里诺尔湖
 
我看见,天空托起湖水
白云从湛蓝深处升起
如此纯粹,梦像呼吸之间的空白
微微起伏的波浪,一排排树木
在巡游,像灵魂
 
达里诺尔湖的意义,已被
苍穹填满,草原围坐在一起
甘愿被某种神秘捕获
飞鸟那片遗落的羽毛,已如秋叶
但仍然不容侵犯
 
那些玄武岩,大山折断的翅膀
或者文字逃亡后的册页
湖水半咸,就像
快乐与悲伤调和而成的泪滴
我听见命运那深情的呼唤
 
刊于《草原》2020年第12期
 
作者简介:
北乔, 江苏东台三仓乡朱湾村人,文学评论家、作家、诗人。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出版文学评论专著《贴着地面的飞翔》《约会小说》、长篇小说《新兵》和诗集《临潭的潭》等14部。曾获第十届解放军文艺大奖、乌金文学奖、林语堂散文奖等。
 
作者:北乔
来源:草原 
https://mp.weixin.qq.com/s/6dzBRuaesvU1RPCz6l9u2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