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诗

低眉诗歌近作(十首)

低眉 作家网2020-07-27 16:33
低眉诗歌近作(十首)
            
作者:低眉
 
水性
       
水是软的,无用的,弱势的。水喜欢呆在低处
水也可以,把脏东西洗净,黑东西洗白
 
水一般是慢的,比如湖泊,小溪
有时是快的,比如瀑布,怒江
 
水一旦到了高处,一旦快了起来
水就会变硬,变重
 
硬成一把刀子
重成一个拳头
 
软的事物,一旦有了速度,都会变硬
低的事物,一旦到了高处,都会变重
 
任何事物,一旦有了激情,就有了速度和势能
任何事物,一旦有了速度和势能,都会成为武器
 
装卸工    
    
活计主要是卸
钢筋,水泥,混凝土,这些
来自远方和低处的事物 
 
还有堆。堆砌,堆积。
堆沙,堆泥,堆土。
独独不堆积木 
 
两个渺小弱势的动作,在高处
重复无数次,便成了构筑
那么雄壮,和宏伟 
 
一天一天,他触摸高处的事物
仿佛自由,星辰和诸神
都能更近地接近 
 
但是。他总是那么迫切地急于
卸下自己,卸下他一天的活计里
唯一一件,必须再次回到低处的事物 
 
几种死刑,关于梅花
 
其中一个呼噜怪,上车就困
呼噜麻球样滚,惊死梅花  
 
一个烟鬼,两条白灰怪
五花大绑去黄岗压寨,绑死梅花
 
一个食花妖,使巫术,九十九只蜂蝇随身
专收香魂,骇死梅花
 
一个人。区长,女的,副的
绝不脱壳,热死梅花  
 
只有戏精还可以。这家伙忙乎着在梅花家唱戏
跟在自己家一样。甩袖子,拍照,抛媚眼儿……
忙死梅花
 
小宛词       
 
死于雉水古城
东隅,一片大水滨
死于冒襄,字辟疆
前朝来
 
死于伺疾之后的一个深夜
七月十六夜,丑时
半生二十八岁。
未老未还乡
 
死于艳地来。
青眉小脸,微雨杏花
死于做妾。死于熬药。
死于一段艳史。
 
我养的海棠    
 
呆了一样
春天,夏天,秋天
就没有它不开的季节
我讨厌花瓣,到处掉
一点也不像我。
 
如果你选择沙漠
 
河流的伤口,我会忍住
不泼一滴出来 作为道场,南方雨季太短了
我把自己放进阴云,继续修行
一朵一朵,在卑微成河中练习死亡
练习,重逢
 
花香那么低
    
怕苔米,地衣,弱势的人
花香和你,都那么低,虚无
不能嗅,只能忍受
轻轻忍受
 
虚妄的肉身
        
你黑得像一把手枪
请开枪杀死我
 
我死之后。
请抱紧我,轻轻地拍
 
取出我从未活过的一部分
把我后背里的空虚填满
 
有斑点的动物
 
你真的能够看出
我身上的花花绿绿?
 
你真的认为
这些花花绿绿很美?
而不是令人想起蛇
或者豹子之类的
有斑点的动物?
 
请你
在用毛巾
帮我搓澡时
每擦一次身体
就洗一次毛巾
 
我不信任毛巾
 
没有地址的信
 
春天的夜晚,灯火阑珊。我写出一封
有香味的信,却找不到收信人
 
秋天的午后,枯叶飘零。我收到一封
空白的信,不知道谁是这个,写信的人


  作者简介:
 
  低眉,江苏如东人。专栏作家,全国报纸副刊优秀专栏一等奖获得者。写诗,写散文,也写过小说。不穿袈裟,纸上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