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诗

这一站,到大藏寺(组诗)

雷子作家网2019-10-08 19:18
这一站,到大藏寺(组诗)
 
作者:雷子

羽若雪
 
一千朵叛逆的雪莲顺着山脉攀岩
一千个树疙瘩流着青山的泪滴
马背上的牧歌随风飘离
我己失去17520片心爱的羽
拒绝雾霾的伏击  拒绝壳的幽禁
诗句砥磨为斧  劈开陋室的灵魂
在思想之鼎未成礼器之前
狂雪因翅翱翔  命运怎样布局
千万朵海浪踏歌寻梅
抒情的风暴声嘶力竭
 
只有凌空之上的雪才叫白云
天空横躺成一只巨大的蚕茧
蜕下桎梏的盔甲才可新生
一双皓羽横天而过
瑰丽的光芒四溢
雪  倏然屏住了的呼吸。
 
鱼皮镜
  
倏然发现抽屉有镜
它来自乌苏里江渔村
手工制作,世间唯此一件
 
镜中沉下多少星霜与辰月
我不照镜,竟把光线遗忘经年
镜子不笑屉中船歌低吟
镜子不语思维趔趄不前
镜子未碎遗忘是最稳妥的保管
 
镜中也许浮涌过一滴滴泪
我认为它与相思无关
时光沉淀于镜底成重生的珠链
曾经的耳语被风干
后知后觉的我突然愧疚
或许镜底弥漫过一缕蓝色孤烟
 
谁让一条野生鱼在岸上搁浅多年
巨大的磁场翻滚着江之初呜咽
一根水草借鳞片的冷辉将我割伤
水灯吐着马蹄的涛声踢我傲慢
 
鱼皮镜  此刻摧我心肝
如果今夜梦有潮涌
我会放生它于碧波千里
它会穿镜而出 跃进雪域——
碧波荡漾,经幡飘飘
衣凋零   魂皈依
               
这一站,到大藏寺
      
时间的班车为我停留,
搭乘这一班去大藏寺
之前的光线已将它过滤千年
之后的月影将梵文涓涓地摇进转经筒
 
大藏寺,川西北高原最美的佛珠
高僧阿旺扎巴精心雕琢的第108颗
将一座寺庙建在浩荡的象山颈上
只为不被岁月消弭的记忆并吸纳熠熠的佛光
 
我来的季节,菩提树已结果
950年前的岩石间还隐匿着酥油灯的微香
我安静若泥,任思想的苔藓均匀地呼吸
在未来佛殿里,袅袅清烟如水帘
菩萨用手指掸落我眉间飞升的尘沬
 
雪山还在,海拔拥有令人仰望的高度
烟火旺盛,信念的力量如虬根般执著
那千千万万虔诚而来的人群是宇宙的洪荒。
 
我从春天出发走进大藏的初冬
偶遇一些枯叶渴望重回春天的枝头
苍鹰的悲鸣穿过密密丛林
它胸前的弦音是从苍穹挂落的云朵
 
这一站,我到大藏
没有疲惫只剩一把消瘦的时光
灵魂扇动晶莹的翅膀
风起了,我仍在大藏
等你,在漫天风雪轮回的渡口
 
注:大藏寺在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市境内
 
怀中抱月.川贝
 
寒夜听见一声咳嗽
雪山上的一株草微微颤动
持续的咳  惊心动魄
令冬眠的山魈于混沌间迷茫奔走。
 
清风从远山飘来  浊气尾追堵截
跌跌撞撞的呼吸是狰狞的梦
用手将心口紧紧捂住
深怕柔弱的肺会在猛咳中呼啸而出。
 
正如世间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克星与对手
隐匿于万仞悬崖的贝母是人间的一味良药
川贝母属百合科  花朵有黄、紫两种
味苦、甘,性寒微。入肺、心经
 
生于“龙脊”的贝,长在“川源”的母
浓蜜贝母、槽鳞贝母  瓦布贝母已入药典
还有七种未被命名的  它们还在山野飘泊
  
一年贝母叶似针,茎似蚁蛋眼难觅
再年叶如“乳鸡舌”,茎如麻粒满天星
三年叶成“一匹草”,珍珠沃土捧珍宝
四年两叶“剪刀夹” ,贝与母成怀抱月
五年苗似“树幺儿”,贝心母体褒连生
六年树儿“灯笼花”,贝母茎抱似莲花
七年八年修成“精”,蓬座树葶锤号“八卦”
贝籽落土再繁衍   代代药农敬山神。
生命周期千数轮回、方知贝母异常尊贵。
 
天生丽质的川贝  宛若珍珠
它虽不能被荣耀地佩戴
却可将被雾霾侵蚀的肺洗濯
内服:止气喘、咯血、失音、肺痿气虚弱
外用加复方:生肌、杀菌、化脓
药到病除,肺气肃降  吐故纳新  经络畅通 。
 
肺痨病在古代被视为恶疾 犹如豺狼虎豹
民间有种秘方已失传   这令乌鸦家族欢呼
否则它们将与贝母在荒芜的肺上筑巢
肺主五行金  替代它们的是雪梨、枇杷、胡萝卜。
 
“怀中抱月”是溺爱众生的佛
 人间的肺被城市的欲望罐装太多的尘与火
 爱。有些微苦  慈悲,激流隐伏
 花开端午,黄橙粉紫的贝母花在空山翩翩起舞。
         
注:“怀中抱月”是川贝母中的一种
 
坐着火车去凉山
   
在火把飘舞千年的川西南高原
我把彝族焰耀的火称为信念
乘坐成昆线去甘洛  六小时
我将经纬上的凉山唤着“远”
世界旋转  快得令人来不及咀嚼每个突发事件
去甘洛太慢  我从盼望到抵达用了二十九年
有种诱惑叫做:文学的引力 
沉睡的山总有苏醒的那天
 
青山之上  云烟袅绕
旷野之下  宝藏蕴藏
苦荞虽苦  却能治疗世间有种疾病:“甜”
竿竿酒醇香   那是历史酝酿的诗意与浪漫
坐着火车去凉山  补一堂课  续一段缘......
 
南红玛瑙
 
诞于地壳难产的刹那
长于沧海冷凝的一瞬
红  纹路细密的殷虹
红  奇幻图案的靛红
红  水润荡漾的桃红
南红玛瑙诠释世间所有红的辽阔
 
 阳光下驰骋的石头
掌心闪烁的灵动
比流星绚丽  比彩虹恒久
那抹胭脂晕宛若少女的娇羞
  
爱人赠我一串南红项链
它陪我已走过千山万水  春夏秋冬
奢华的  质朴的衣服皆与它交相辉映
它令我所有的配饰失宠
南红 玉中的宋词  石中的篝火
火山的灵魂   甘洛的明眸
 
         
彝族漆器
 
家中有彝族漆器
大杯  小杯  大碗  小碗
存放经年  竟不舍得使用
朱遵度撰写的《漆经》早已失传
漆树的眼泪   凝固的琥珀
以密不透风的气场拒绝岁月的腐朽
 
谁是第一只被漆成饮器的头颅
东方土漆始用于简牍与竹书
黑漆食器盛装的食物供奉了多少将相王侯
 
春秋战国栽种的漆树还留下了几株
中国的哪段历史没被彩漆宠幸过
古法制作的漆器  禁锢历史的斑驳
一滴漆是人生怆然的起点
 一碗漆也曾吟唱激昂的悲叹
木器  铁器  乐器  颤动满腹的忧乐
彝人酷爱的三元色  是灵魂的底色
黑土的坚韧  火把的灼灼  金色的自我
用彝家酒杯盛装微甜的苦荞酒
用美丽的漆碗装一块坨坨肉
细品从游牧时光穿越到农耕时代
多少英雄的故事令人肃穆
几个千年的梦想与光荣
在南高原嘹亮长歌
 
大理苍山的马缨花
      
彝族的马缨花源于一个传说   一个意念  
我以女性的思维栖息于苍山
残阳伏在树梢  我拴住花的时间
 
炫目的红  泣血的相思
千朵 万朵都是迷雾丛林无法私奔的火
当花香流出夜的喉咙
潺潺的雪拂扫尘埃堆积的时空
我旋转的愿望在语法的诱惑下
写出这组可能会被彝语翻译的诗歌
西坡的马缨花就像命运注射给我的麻药
 
惊呆的灵魂  饮酒的树   微醺的骨头
夜渡的神经将我的疼痛推给未来的伤口。
 
注:云南彝族将杜鹃花称为马缨花
 
作者简介: 
雷子,又名雷耀琼,女 ,羌族。四川省汶川县人,70后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第22期学员、鲁迅文学院第37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究讨班学员。曾主编报告文学《叶茂长春》,特邀编辑民族文化集成《牛尾羌》。
    创作30余年,有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六十余万字的作品见诸各级报刊文学杂志。有作品在各种文学赛事中获得奖项。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文、日文、朝鲜文、藏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等。出版诗集《雪灼》《逆时光》。《雪灼》荣获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出版散文集《天真的梦与羌野的歌》,该书荣获第七届四川少数民族文学优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