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诗

张况:石鼓书院月色

石鼓书院月色 张况 眼前幽秘的石鼓书院,至今庋藏着 唐朝的三江月色。那是李太白眼里的 一轮孤月,淹在李宽酒壶里的一斑留白 晃动着湘江、蒸水、耒水 颠扑不破的魂魄 宋太宗的书法水平很一般,但明显要比 颜真卿、柳公权们多出一丝王者之气 其实题不题字真的

拖雷的诗

拖雷的诗

向边关(组诗十七)

向边关(组诗十七)——献给戍边的战友

无题(外一首)

无题 清晨,我站在温热的草原 怀抱一把斑驳的马头琴 怀抱走过的山川和昨夜的星 怀抱冬天的北平 就像怀抱、初遇时的神情 黄昏,我坐在燃烧的海滩 亲吻一枝刚破壁的树叉 亲吻坚挺的石群和奔腾的浪花 亲吻头顶的红霞 就像亲吻、停摆在手里的磨盘 深夜,我躺在寒

一首诗的诞生

《 一首诗的诞生 》 流动的音乐渐渐平息 是不是思想也凝固了 漫天的雨丝可能是云朵扭打的结果 这要问问田野上新出现的溪流 不相信半只鞋感冒了 就取消清晨河边上跑步 一封信邮筒孤零零地躺着 这悲剧生活中一再上演 每棵月桂都有一句诗 为何到了秋天就不安分

万物悄悄降临

一、世间真的有天使 瑟瑟时,对面的男人来自石家庄 从货架取出毛毡毯,温柔坚定 大红的喜字,是人们将去的地方 他刚结婚,四十岁了,妻子名字里有梅花 住在秦岭山下,那里常年寒气 他知道我冷。我们叫做诗意的东西 并非只在诗句中得到 二、天使也在受苦 第一

人与酒

接近中年才意识到 一朵残花苦撑下被撕裂的美 如烂醉后道出的那些掏心窝子的话 酒场接近尾声 才发现酒越喝越多,朋友越喝越少 那些醉醺醺的背影 再也不会存在同一个身体里 自从夹着尾巴与人拼酒后 才领悟到酒的普世情怀 作者简介: 王冰方,界首市人。安徽省

酒城黄昏

暮色四合,穿过几条小街 在中原路老四中门前 被一股酒香捆住 诗友们划着电动小浆赶来 一阵风冲进鼻孔 我再也没有了文人的矜持 顷刻间醉的身子直晃 这条街算是旧相识 十几年过去,草一波接一波的疯长 树仍是那几棵 断去的几根被岁月缝上 路边打散酒的师傅 吐

我和父亲互为山头

关于小食摊 我和父亲互为山头 甚至抡过胳膊 炸了二十年的油条 翻不过五毛钱的高度 固执让家庭一贫如洗 那份属于小城的回忆 在父亲面前痛苦不堪 五毛钱的油条 偏偏在历史的一角耸立 晚饭后我和母亲联手 逼迫父亲做一个奸商 父亲的头依旧很硬 谁也按不下 我目

丁灯诗歌

丁灯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