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

林延军散文诗两篇

林延军作家网2020-05-22 09:51
林延军散文诗两篇

作者:林延军

  雷州换鼓
 
  最是那一声响彻云霄的鼓声,从泥地里开始发轫,从树根中出发,从乡野里行走。
  五名壮汉擂响大鼓,左手擂出田野的气势,右手擂醒庄稼的长势,也擂出半岛人几千年的姿势。
  几十名少女手持八宝造型跳跃起来,上千名腰系腰带的鼓手跳起粗犷的舞姿,他们脚下就是红土地,他们的肤色淳朴得像那片红土地。
  鼓锣阵、旗阵亢奋了,鼓声碰撞在长在麦田里金黄的稻穗,掀起排山倒海的波浪,连草根、土壤也伸长脖子张望热腾腾的鼓面。
  歌舞手、宾朋欢腾了,与泥地梦呓,站在天边,聆听天鼓内心澎湃的嚎叫。
  顷刻间,百里之外的山川河流奔走起来。
  霎时间,市井、田野也狂舞起来。
  唱雷歌、演雷剧、奏雷乐、跳傩舞,锣鼓齐响,古朴的鼓声从幽谷回响、越过沟壑的树林,又冲撞在古朴的祭雷桌上。
  从开雷到酬雷,到封雷,鼓声唤来电闪雷鸣,惊心动魄,鼓声与电闪雷鸣声连成一片,如狂风骤雨一般,拴紧南疆的海岸线,在雷州半岛一举成为“天下四绝”之首。
  唯有那一张云雷纹的太极图腾,如一面镜子,映射出雷州半岛的蛮荒瘴疫,赤地千里的前世今生。
  天鼓已换,雷声隆隆,红土地似乎换了新衣裳,旧鼓又埋在春天播种的泥土里……
 
  穿过周庄的河流
 
  古镇依偎着河流,河流亲吻着古镇。
  星星在寂静的夜里酣睡了,可是,两岸的垂柳还是要将古镇的心事打捞上岸,将遗失时光边缘的记忆,编织成手掌上的一条条纹路。
  周庄,你从二百亩庄田出发,你从春秋时期的摇城发祥,你从文人墨客的寓居里徘徊。
  河流,你在一声吆喝声中唤醒千年羽曲,拾起一幅梦想的江南水乡国画。
  依岸而建的近百座古典宅院,弥漫着一缕源自明清时期的风,我看见,它在跟文人雅士对话,在跟河流对唱,在跟古筝对奏……
  砖雕门楼上的燕子,又在悄悄呢喃着多少浮华,诉说着多少水波叠影?
  把历史刻在斑驳的石板路上,把沧桑镌刻在墙壁上,古镇被岁月这把刻刀雕刻成古镇的版画。
  从寺前港、南北市河到中市河,从后港、银子浜到箬泾,从寺浜、富贵园河到急水港,古镇内外,河流宛如水乡的血管,长成水乡的蜘蛛网,网住风雨,网住乡愁,也网住大地的灵魂。
  古镇将春天装在茶馆里用了一朵花开的时间,而将河流装在乡愁里,却用了一千多年。
 
   选自林延军散文集《时光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