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未可笑馋意

马嘉璐作家网2020-07-26 09:17
未可笑馋意

作者:马嘉璐
 
——有什么好丢人的呢?这是爱啊。
  我最近巨想吃乐乐茶新出的那个欧包,真的。
  “金黄色泽的南瓜果肉,焦香酥脆,香浓扑鼻,一种灵感与美味的结合”,这是他家打出的文案。不管是确有长处还是虚张声势,作为一个在内蒙读书的小姑娘,虽然我从来没去过南方的这些店,但它已然成为我的白月光了。自从来了内蒙古,我就总感觉血液都变得稀薄了,因为少了可爱的奶茶和小点心。
冰四季奶青加一份椰果三分糖少冰,热红茶玛奇朵浇上黏黏的波霸。还有芋泥!泛着水光的,烫烫软软的轻紫色,舌尖一抿就是满口香甜。那张我的新晋白月光的广告配图里,带着小裂纹的刚刚出炉的金黄色的酥皮,里面隐约可见半融化的洁白泛着鹅黄的乳酪,和明澄澄的南瓜泥,四周的那点轻紫色画龙点睛,层层叠叠,松松软软,百媚千娇。明明蓬松地和被子似的,一口咬下去,被咬的地方挤在一起,截面却紧紧凑凑。缓缓回弹间,内馅蠢蠢欲出,让人忙不迭地接住,甚至不惜把舌头烫出泡来。
我这个人很容易向往一个食物的,也就是馋。
前天的时候,我对床乌盟的一个姑娘要了一个烤鸭的外卖。我发誓我一开始真的极尽鄙夷来着。才十五块钱,谁知道那个塑料袋里装的是鸭子,还是别的什么可爱的小动物比如小肥老鼠啥的?
然后她就开始拆外卖。
再然后,我就下了一单,真香。
责任真不在我,是那只鸭子勾引我的。它没有被放在一个素白的聚乙烯餐盒里,而是像古代的美人儿侍寝一般,囫囵个儿地藏在一张油纸里。每揭一层,香气就重一层,欲望就强一寸。等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也没有感到既得的厌倦,而是惊鸿一面,只盼日日相见。它只油光水滑地躺在那里,闭着眼,丰腴美满,便已是绝色。皮被烤的焦脆,内层的脂肪也没被浪费,欣欣然绽开一朵朵的花儿来。撕开来,里面是被腌过的白肉,温柔地等你撷去。不需要大师傅片出花样,也不需要什么京酱白葱,只一块块地咬了,烫烫脆脆地咽下去,一辈子就再没有什么烦忧了吧。
你呢?你上次被馋到是什么时候呢?这种原始的快感,你有多久没享受了呢?不论是朝朝暮暮还是电光火石;是相许已久还是萍水相逢;只一样,那一刻之后,看山是你,看水也是你。这可不是爱情吗?
可是没办法啊,这个凡俗的世界怎么可能容下这么伟大的理想呢?于是人人噤声,日复一日。走进食堂吃着同样的工作餐,或是面无表情地程序化地大嚼小圈圈样子的代餐饼干,或是麻木地盯着便利店里旋转的微波炉,安静地吃完。最远的逃离,也不过是多走一条街道,去吃一碗汤头浓一点的麻辣烫而已。之后殊途同归,走回那大厦去。
可是,野性只是被压抑了,并没有被铲除啊。
某一天,你在等公交的时候,不知从哪儿,就会冒出一个巫婆似的老奶奶,在你的身旁起劲儿地扇着刚开锅的,盛着毛肚鱼丸魔芋结冻豆腐鸭血鱿鱼丝的小木格子,然后邪恶地掏出一把不锈钢小漏勺搅啊搅的。
你瞥了一眼,看到一块白萝卜正在拼命地吸吮汤汁,由惨白变成柔和的茶色,纤维软化开来,像块温润的黄玉。你吸了口气,保持体面与冷静。它们妖媚地笑着变本加厉,派出虾饺同志在你的余光里大腹便便地展示自己透视装里的一派春光。你把目光收回锁在手机屏幕上,试图听网课充电。敌方邪魅一笑,喊来了柔嫩的娃娃菜,质朴单纯地望着你,水汪汪地笑。于是你动摇了,那么清澈的小可爱怎么会害人呢?于是小试身手,风卷残云,引狼入室,万劫不复,一网打尽。
看吧,有什么好丢人的呢,这是爱啊。
去年三月份儿,我最最最最爱的奶奶去世了,突然的。我赶回老家,哭的昏天黑地,神志不清。当天晚上夜都没法守就被送回亲戚那里。一路上头晕恶心,几乎将胃吐出去。亲戚问吃什么,我恹恹的只觉得不饿。于是他们开始吃饭,拿出的,是西红柿的挂面汤,和一盘热气腾腾,呆头呆脑的烤红薯,土气的外皮儿上渗出了金红色的,NARS落日眼影般的焦糖油汁。撕开一个口子,里面是明亮的黄,太阳似的晃人的眼。所以,在所有人跪在灵前的那一晚,我认真的,带着泪,吃完了一整个的烤红薯。你们可能不信吧,那一刻,它就是我黑暗里唯一的光,热情温煦,充满能量,永不凋亡。
我馋的东西好多的,比如从小学开始描写还因此作文得过A+却从来没有吃过的桃花糕,红艳艳软糯糯的清凉甜腻的桂花糖藕,从没吃到过的正宗的南京的蟹黄汤包,还有我奶奶做的,一直觉得不好吃的软软的鸡蛋羹。有的吃过,有的没吃过;有的充满期待向往,动力大到让我累成狗,还有的,余生只是馋罢了。
可无论怎样,是什么,在哪里,谁做的。我亲爱的,这些都是爱呀。
我之前看的一本唐书上讲,有个人生了重病,奄奄一息,突然很想吃荔枝。家人去问郎中,郎中说他现在在上大火,这是大忌啊。可是这人一定要,家人没办法,就给他买了一点。那人吃了,竟全好了。可见,馋可攻毒,并非全无道理。
所以啊,我不是劝诸位一定尝遍天下鲜,辞职去寻至味珍欢。肥呐,该减还是要减。可是,那一份小孩儿似的心性最好是不要丢掉的呀,那是人最朴实的情感。它也和小孩儿似的,日日撒着娇要这要那,有点烦人,可是足够可爱。足够,让你对未来充满希望,然后天天向上。
明白馋是个什么滋味的人,每天除了难过,就剩开心了。这句话听上去就是句废话,可黑白中间也还有个灰不是。对食物充满希望的人的日子里,除了那些亘古不变的大悲大痛,全是欢乐。

原载于《草原》2020年第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