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痛惜荆永鸣

刘庆邦作家网2019-05-08 12:32
 
 
  【荆永鸣生平简介】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人。中共党员。大专学历。1979年参加工作,历任中学教师、宣传部干部、办公室秘书、科长等。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199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曾为《阳光》杂志社编辑,煤矿作协合同制作家,北京市作协签约作家,中国煤矿作协副主席,内蒙古赤峰市文联副主席,内蒙古赤峰市作家协会主席等。
 
  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外地人》《大声呼吸》《创可贴》《在时间那边》,长篇小说《老家有多远》《北京时间》,散文集《心灵之约》等。作品多次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中华文学选刊》《中篇小说选刊》等期刊转载,被收入五十余种作品集。部分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在国内外出版,或改编成电影和话剧。
 
  作品曾获老舍文学奖、内蒙古自治区文学创作索龙嘎奖、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以及《十月》《人民文学》《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北京文学》等刊物奖项等。
 
  著名作家荆永鸣先生于2019年4月11日在四川宜宾出席文学活动期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他的猝然离世令无数深爱他的读者和朋友悲痛不已。荆永鸣是一位成就卓著的作家。三十多年来,他以“外地人”系列小说和《北京候鸟》《北京邻居》《北京时间》等作品,关注底层民众的生活状态,反映弱势群体的生存隐痛和精神世界,写实功底深厚,语言鲜活有趣,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荆永鸣是《草原》重要的作者和挚友。《草原》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他的作品,如小说《酱油》(1990年5月)、《窑谷悲歌》(1990年12期)、《狭长的窑谷》(1992年3期)、《迷幻旅途》(1998年10期)、《远逝的云》(2003年6期)。短篇小说《我的牙》(2018年5期)成为他在《草原》发表的最后一篇作品。2017年、2018年两次参加《草原》杂志社举办的“五四青年节文学进校园”活动和“《草原》文学奖颁奖典礼暨首届《草原》文学论坛”。
 
  他的逝去是中国文坛的重大损失。为了纪念这样一个高贵、有趣的灵魂,《草原》特邀他生前的好友撰文纪念,并于第7期的纪念小辑集中刊发。
 
  愿先生在自由的天国里一切安好。
 
  痛惜荆永鸣
 
  刘庆邦/文
 
  2019年4月11日,荆永鸣为奔赴一场文学活动突然在外地辞世!得知信息后,我一时不能承受,非常痛惜!4月12 日,我在河北安平孙犁先生故乡参加一个文学活动期间,陈建功兄长深夜给我打电话,问永鸣是不是真的走了?拿起手机,我哽咽了一会儿才说:是的……是的,永鸣走得太意外了,太让弟兄们受不了!那几天,我一跟妻子说起永鸣,就喉头发哽,眼里顿时涌满泪水。
 
  我和永鸣认识很早,我们有着三十多年的交往和深厚情谊。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期,我在《中国煤炭报》“太阳石”副刊当编辑。他1985年起给我写稿,第二年初冬,我踏着北方的第一场雪,就到平庄矿务局的元宝山矿找荆永鸣去了。他先是在元宝山煤矿中学当老师,后来调到矿宣传科当宣传干事。他所出的第一本书是散文集,叫《心灵之约》,是我给他作的序。在序言的最后,我建议他转向写小说,因为小说可以扎上想象的翅膀,飞得远一些。永鸣听从了我的建议,一转向写小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1998年,荆永鸣成为中国煤矿作家协会的首批签约作家后,他就携妻子来到了北京,一边在王府井街道开饭馆打拼,一边忙里偷闲写小说。他以外地人在北京讨生活的深切生命体验,先发性地写出了“外地人”系列小说。这个小说系列,以独特的感悟、丰沛的细节和悲悯的情怀,很快在文学界产生了影响,并为他的创作赢得了声誉。2002年,鲁迅文学院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开班。鲁院通知我,希望我去参加学习。我考虑到自己已年过半百,不好意思挤进中青年行列,就推荐同是煤矿系统的作家荆永鸣去鲁院学习。对于去不去鲁院学习,我记得永鸣是犹豫的,他当时正忙于和妻子同心协力地开饭馆,不想把饭馆的生意交由妻子一个人打理。我劝他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学习的机会是难得的。永鸣想了想,还是报名参加了学习。通过在鲁院学习,可以说荆永鸣如虎添翼,创作上产生了新的飞跃。他随后创作的中、长篇小说《北京候鸟》《北京邻居》《北京时间》等,纷纷登上了北京一些文学刊物的突出位置,连续获得了包括老舍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十月》文学奖、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等在内的多种奖项。
作为一个从矿区走出来的作家,荆永鸣不仅自己取得了扎扎实实的创作成就,成为北京作协的金牌签约作家,他还影响和带动了内蒙古平庄矿区一批作者投入文学创作,形成了一个可观的平庄作家群体。煤矿作协在平庄矿区挂牌建立了文学创作基地,中国作家协会还专门就以荆永鸣为代表的平庄作家群现象召开过研讨会,以推动工业题材的文学创作。
 
  荆永鸣的创作内涵是丰富的,深刻的,我没有能力对他的创作进行整体性的梳理和评论。就我自己跟踪阅读的感受而言,如果用一句话概括的话,我认为他的所有作品就是一个善的磁场。一走进他的作品,我们就会感到弥漫其中的浓浓的善意,不仅为善所吸引,所滋润,还能源源不断地汲取向善向上的力量。
 
  人品决定着文品,文品反过来又完善着人品。荆永鸣的人品更是无可挑剔。有人说永鸣就像一块优质的煤炭,内里蕴藏的都是热量。有人说永鸣本身就是一团火,以熊熊燃烧在温暖别人,照亮别人。我还是愿意用善来评价永鸣的为人处世,觉得他是一个极度善良的人,简直就像是一块善的磁石。凡是和永鸣有过交往的人,都会感受到他以善为核心价值的人格所散发出的经久不衰的磁性魅力。永鸣风趣,幽默,爱召唤朋友们聚会。每次聚会,他都跑前跑后,左顾右盼,细心关照每一位朋友,生怕任何一位朋友受到冷落,不愿让哪位朋友有小小的不开心。有时他不惜把自己喝多,也要保证每个朋友都能得到聚会的快乐。煤矿的作家朋友们聚会,永鸣是不可缺席的,有永鸣在场,气氛才会活跃,快乐才会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如今永鸣走了,再聚会时再也看不到永鸣好兄弟了。我悲观地想,没有了永鸣参加,聚会还有什么意思呢!
 
  近年来,永鸣的心情不是很好,他的一双原本明亮的大眼睛出了问题,不能看书,不能写作。我送给他一本长篇小说《黑白男女》,他说他很想看,但他眼睛前面像隔着一堵墙一样,硬是看不见。试想想,一个靠眼睛观察世界、描绘人生的作家,眼睛却被眼底疾病生生地蒙蔽住了,那是何等焦虑,何等痛苦!还有,荆永鸣用一年多时间,费神巴力地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因题材问题,迟迟不能发表和出版。这个事情也让他颇为郁闷,几乎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对他的身体健康很是不利。
 
  荆永鸣1958年6月出生,辞世时还不满61周岁。对于一个不从事文学创作的人来说,这个年龄是退休的年龄。而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由于人生经验的丰富,世界观的成熟,思想力量的增强,或许正是创作的好时期。永鸣多次跟我说过,他父亲在日本侵华时期当过劳工,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他打算以父亲为原型,写一部长篇小说。没有儿子对父亲更熟悉了,永鸣写一写他父亲当然好。他父亲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不写,恐怕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会想起写他的父亲。我劝他抓紧时间写吧。然而,他的长篇尚未动手,就撒手而去。永鸣的众多读者再也没机会读到他的新作了。
 
  永鸣热爱人生,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家人,是一个有情有义、爱意绵绵的人。他对自己的身体充满自信,相信自己前面的路还很长,会持续拥抱这个世界。在四川宜宾的李庄突然辞世,恐怕连永鸣自己也万万没有料到。
 
  荆永鸣临走前,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来得及说。永鸣老弟,您要是有机会最后说几句话的话,您会说什么呢?
 
  2019年4月30日(劳动节前夕)  于北京和平里
 
  作者简介
 
  刘庆邦,著名作家。1951年12月生于河南沈丘县。现为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 著有长篇小说《红煤》《断层》《远方诗意》《平原上的歌谣》等五部,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走窑汉》《梅妞放羊》《遍地白花》《响器》等二十余种。短篇小说《鞋》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神木》获第二届老舍文学奖。根据其小说《神木》改编的电影《盲井》获第53届柏林电影艺术节银熊奖。

 
 
  作者:刘庆邦
  来源:草原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MzE3Mjk0Ng==&mid=2651719002&idx=1&sn=7af1688745782829948aa8645488d903&chksm=8d29d867ba5e5171c6a9ec4adc8312623f4cccf428c976e2d075d07be9e7f0c11b01bc3fa075&mpshare=1&scene=1&srcid=0508lc1UYWz2HxVPXV8yOVEe&pass_ticket=ssmNikT5Ya6hDkSe8uhKrFLe1RAIZZTAt6716CW8gMK8Mke4K1l16vA3qy5dYFul#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