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律诗

敬和赵贡玉《雪诗十五首》

郑世昌作家网2020-07-27 17:06
敬和赵贡玉《雪诗十五首》
 
作者:郑世昌
 
其一
 
冷眼悲观大域中,唯卿素志化玲珑。
深沉寄想噙长泪,恨未精忠咒太空。
昨日丹墀还灿烂,新朝玉玺不相同。
诗人胆敢言天过,落魄惟敷点画工。
 
其二
 
莫论冰消可慰农,谁知广陌正隆冬。
三朝未见迎红日,九派同凝困素峰。
蜡象浑然成一色,银蛇到底失遗踪。
赵君此刻云何住? 恐效留侯觅赤松。
 
其三
 
放射瑶光天宇洁,诗家感慨问谁双?
庞船载宝沉流水,边塞开冰思曲江。
上帝劳心抛洒玉,村樵息担怕惊尨。
兹收访戴横舟意,漫抖精神践曲杠。
 
其四
 
天寒赵子怎开眉? 演卦原来是数奇。
料换苏髯迷去向,须思国士亦难知。
寻寻几觅回头路,凿凿仍吟切齿诗。
杖叟遥呼生暖意,开怀痛饮醉心脾。
 
其五
 
青霄玉屑漫纷霏,白缟冰心恣意挥。
京国王孙争作乐,单衫赤子盼斜晖。
当年冷砚今成铁,晚节忠臣褫紫衣。
大隐原来轻姓字,谢时毕竟客依稀。
 
其六
 
仰面凝心瞻太虚,非关落玉满庭除。
闻陪羽客能同化,幸喜瑶台作故居。
只愿无瑕离恶趣,何堪着意羡其馀。
从兹独善抛兼济,指日还观释子书。
 
其七
 
开窗忽见玉茸铺,莫扫冰绡尽向隅。
手掬银华调砚墨,勺抄瑞瓣满蓬壶。
烹茶过滤留诗客,失意悲观兴汉图。
味沁肝肠含泪醉,从兹忘却壮心无。
 
其八
 
多年险境压眉低,舆曳暌孤恨雾迷。
载鬼张弧遭遇雨,何其复道比邻溪。
寒膏素履须安步,瘦马征凶岂奋蹄。
屡梦凝心书玉笏,平章到底未封泥。
 
其九
 
惶然白蕊压寒斋,毕竟沉尘庆倍佳。
沃瓦参差昭化日,潜龙勿用对荆钗。
人家扫院该堆角,我自披襟试放怀。
庶几经营勤学圣,非关喋喋谤时埋。
 
其十
 
玲玲叠叠似章回,特意殷殷扫几堆。
瑞霰开春先化去,寒冬下界定重来。
频揶珀瓣揄吾足,久拍阑干咬舌苔。
望眼无休寻爽性,还忧上帝少贤陪。
 
其十一
 
谁知耿介少纹银,学富颜渊到底贫。
纵使今生仍住巷,须该末世更传神。
存仁只欲匡夫子,改过无缘作圣臣。
赵子如霜空抱愿,吹冰咏得好诗新。
 
其十二
 
玉屑漫天隔见闻,琼花盖地舞披纷。
斜阶逐日铺珍瓣,冻雀非时噪箔云。
落满琳琅嫌院小,疏通璀璨化膏芬。
冰岩造就孤松秀,敢压江南作冠军。
 
其十三
 
上帝经营玛瑙村,高心忘却士需温。
沾襟赵子难容膝,擦汗樵夫紧扣门。
白首低眉迷眼色,琼枝点火湿烟痕。
熬时只盼红阳照,冀暖当年杜甫魂。
 
其十四
 
属国当年嘴箔团,磋磨汉使战云漫。
多风北海春光少,碎叶匈奴草木寒。
愤懣频看毡月尽,徘徊落得嗓喉干。
出城赵子空持节,未免殊途冷寸丹。
 
其十五
 
处女无心做珥环,烦忧落瑞扰清闲。
玉龙不应寒三界,广厦真该筑万间。
素面何须傅珀粉,持钗叵奈剟冰山。
归欤浩叹忡忡意,灼灼其华待解关。
 
郑世昌:男,笔名关耳,一九五六年生,甘肃庄浪县人,大专学历;敬圣贤,重传统,喜古典,爱律诗。编著《帝王之诗》《庄浪之诗》等,合著《菁莪诗社集之新荷出水》《菁莪诗社集之古韵流香》《菁莪诗社集之换羽移宫》《菁莪诗社集之赓贤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