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雷·索因卡:献给曼德拉的诗

2015-07-16 12:05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沃雷·索因卡 点击:

摘要:沃雷·索因卡:献给曼德拉的诗

推荐关键字

沃雷·索因卡:献给曼德拉的诗

远洋│译


 
 
        沃雷·索因卡(Wole Soyinka,1934年7月13日-),尼日利亚作家、诗人和剧作家。他尤其在戏剧创作上取得巨大成就,并在198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获得该奖的非洲第一人。
 
        1934年,索因卡出生于尼日利亚约鲁巴族(Yoruba)埃格巴部落(Egba)的一个贫穷家庭。在英国利兹大学取得文学学士学位。毕业后他首先任职于伦敦的皇家宫廷剧场,成为一名剧本校对员。1960年返回尼日利亚研究非洲戏剧。并先后在几所大学任教。
 
        索因卡一直在尼日利亚政坛较为活跃,1967年被捕入狱。狱中创作了大量诗歌,后收录在《狱中诗抄》(Poems from Prison , 1969)中。因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施压,在被关押22个月后得以释放。他把狱中的经历写进了《此人已死:狱中笔记》(The Man Died: Prison Notes,1972)。1993年-1998年因国内的独裁统治而被迫流落异国,成为美国亚特兰大艾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教授。1999年回国后,被伊费大学授予名誉教授。经常去海外各个大学讲学。2012年10月曾应邀到中国访问。
 
        迄今已出版戏剧21部,长篇小说2部,回忆录5部,诗集5部和散文集7部,另有3部电影剧本和2部翻译作品。除诺贝尔文学奖之外,还荣获安斯菲尔德˙沃尔夫图书奖(1983)、阿吉普文学奖(1986)、英国皇家学会乔治·本森文学奖章(1990)和美国学术成就学会金盘奖(2009)等。


像鲁道夫·赫斯①,那人说!
 
“我们监禁他(曼德拉),跟同盟国监禁鲁道夫·赫斯同样的理由。”
——佩克·博塔,南非前外交部长
 
逮住你了!相信以色列人。
我敢打赌他们驱逐他出去,追赶他
从奥兹维辛到德班②,到罗宾岛③。
曼德拉?曼德尔……门德尔……门格尔……门格勒④!
是他!化装成鬼鬼祟祟黑脸的纳粹超人!
 
一个绝妙的手法——让我们给魔鬼他应得的报酬。
谁会寻找,乔装成骄傲的黑人的
活体解剖的牧师?
不动声色,比那些
犹太复仇小组抢先一步。
安全地,在罗宾岛上,耶路撒冷的伞兵部队
赏金猎手们,蛙人,破解Z分队,
维森塔尔⑤崇拜者——在这里你将发现
罗宾岛不是恩德培⑥。这个大屠杀大师
胸有成竹——他将坐牢
对借来的时间啐唾沫!
 
一个巧妙的手法,那些不算高的死亡人数
在沙佩维尔⑦,索韦托⑧。在你的全盛期,
产量数万。现在谁会立即推测
幕后操纵者导演死亡
以十计?二十计?甚至百计!
 
在你特等的岛屿之家,配备
国家最先进的实验室,流出
以同样方法报答国家的理念——保护
种姓研究,发人深省的精神食粮。
平均每人九十天的实验室。
被损坏的牢房,没有填补,没有——
你被诊断为低劣心智,并非疯狂。牢房
如此不透光,而且那刻板的双眼
流露他们白人的虚伪——黑是美的吗?
你使他们品味到崇高,在被囚禁于黑暗的独居者身上。
 
你听见他们的心智走上嘈杂的邪路。
仅仅是劫夺生涯操作方式的变化;
“改进”那些自然的幼稚尝试。
你觉得怀念往昔吗?
为了珠宝剥离那“割礼的狗”
去擦净和搜索着隐密部位?还有你
对金牙的爱——噢,是的,金子!
出其不意地用毒气杀死他们,探究他们的骨骼。
太糟糕了有些人醒在手术中间,
但你把钟摆摆到另一边,
而数以千计死于贪婪的吸入——
他们喜欢那东西,他们笑着死了,不是吗?
 
金子!他们在牙齿里戴着他们的赎金
他们的嫁妆,什一税,遗产税。但是——
在这里不需要那种痛苦的牙科,
测定那黄色火焰,甚至在他们的身体
变冷之前。我们的边陲
夸耀世界的黄金水准。
黑人的体力开采它——你迅速地纠正——
没人,只有种族的诽谤者们如今预言
种族灭绝。谨慎地,你避开最终解决方案——
谁杀害那些生产金蛋的鹅?
 
金子暴露了你。警犬似的犹太追捕者
他们的嘴巴你为了报酬费力搜寻过——
你酷爱品尝的还是鲜血——
追踪他们被偷窃的牙龈,搜捕你
到黑大陆的金角。
 
可爱的曼格拉,被到处寻找,
苦力安置于罗宾岛。
在比科⑨的死亡中我看见你的手,那样完美
为你定制的医学情节。
而成百上千的青年伊卡洛斯⑩综合症——
飞行嫌疑犯,自行驱动
从五十层楼
到有人行道标志的地面——只有白人!
你只是怀疑他们穿着白色保护用品——
一栋超高层建筑如何适合于棚户区?
 
那么渴望赞同,喜欢出风头的人,
用他们的脑髓做煎蛋,为白人的
通行权。纯粹的诡辩!肤色
足够深。你的曼格勒柳叶刀,是天赋,
创造者的手那么灵巧,使得麻醉
可选——蓝色的角膜移植,心肝互换,
器官变异——眼在耳洞,腿到腋窝,
头脑转移——对你来说,一切是孩子的游戏,但是——
就连你也不能做一个完整的皮肤移植。
一千人死于尝试里
足以证明——不是这样吗?
 
门格拉在城镇——这话被传递。
继续给公园长椅消毒。白人是白人
(虽然有时是犹太人,但是——时代会变化。)——
黑人是红色是共产党员的威胁
红色是伊卡洛斯飞跃时我们看见的东西
一道红色的叉状闪电出自挤在一堆的云层,
紧闭嘴唇,吐舌为叉,恐怖的教练,
明显地蒙蔽黑与白的争端。
 
而那种族叛徒——白人露丝·佛斯特①①,
在哈拉雷①②打开一封信——嗡!——不在场证词,
你在罗宾岛上微笑了。太糟糕,重新着色的布鲁图①③,
先生穿靴,打响指,剔骨头。也运动?
被一颗子弹打中,只是它偏离要害器官
试图打败我们以赢得奥林匹克的桂冠。
找麻烦,从运动会追捕到边陲
我们的命根子,股票和生育证明——
胆小鬼们!像他们新的不稳定的同盟国——
那些暗箭伤人,“贸易伙伴”——
害怕竞争?公开竞赛?不错!
我们有克拉;留着你镀金的奖牌!
 
金子!噢,是的,曼德拉—赫斯,
在这混乱中你碰到我们。同盟国成员们
公正地监禁你踱着步从墙到墙,
踩灭你宏伟的设计
用共同意志的长统靴。曼德拉—门格勒,
你属于我们!我们将向你靠近。
你的幽灵附身于我们去那金库。
是的,“塔尔的黄金在他们身上塔尔的群山”——你会
释放曼德拉吗?

  
你的逻辑吓坏了我,曼德拉
 
你的逻辑吓坏了我,曼德拉
你的逻辑吓坏了我。梦一般的
那些年,时光飞逝于幻想的
希望中,重新赋予任务以特色,
那号召,准备好的发展速度
在超新星周围爆发一个“壮观的新世界”!
然后无声。静默。世界慢慢接近
你唯一的现实;其他的是……梦吗?
 
你的逻辑吓坏了我。
你如何冷冷地鄙视骗术!
“芝麻开门”以及——绞链上二十年的锈
剥落于巫师魔杖的轻轻一戳?
白魔法,象牙镶顶的黑魔法杖,
瞬间显灵的魔杖,瞬间反应的防暴俱乐部
电动赶牛棒,鞭子和塑料警鞭①④,
撕裂着肉体,喷溅着鲜血和脑浆?
 
装满诡计的袋子,它的丝绸彩带
变成捆扎的绳索,以勒破黝黑的太阳穴?
一记后颈猛击突袭兔子下盘?
鸽子们在乳白色的鹰爪中变形?
橄榄枝不是为你才发芽
枪口,刺钢丝花环,缠结的荆棘
盘绕着浓黑的眉毛,倔犟的基督。
 
你的忍耐增长残忍,曼德拉。
你种植庄稼吗?你跟老鼠和蜥蜴
做朋友吗?测量野草的生长
由于时间悠闲的速度?
你现在是纵横字谜游戏专家么?
国际象棋?噢,不!颠覆潜藏于
国际象棋棋子当中。黑与白有组织地冲突,
平等地排列并踱来踱去?一个平等的棋盘?不!
在罗宾岛不会。西洋棋?越来越糟。
这游戏毫不尊重阶级或国王农奴
有序的世界。那么,拼字游戏?
 
大富翁①⑤?现在,那…..!你知道
这游戏的样式,他们也知道。
到采收期,公益金的卡片
写着“白人专用”。正如一个赌徒的硬币
两面都是正面或反面,“机会”的卡片写着:
去监狱吧。径直去监狱。不要通过“走”。
不要积蓄第一百个兰特①⑥。我想,对那些
在罗宾岛上寻求绕道“走”的人,
是鱼肉筵席。
 
你的逻辑吓坏了我,曼德拉,你的逻辑
羞辱我。你驯养壁虎吗?
蚱蜢打破你的静寂吗?
蝙蝠的雷达脉冲探明你雕像般
随意超越距离的凝视?
飞蛾折断翅膀
扑向灯泡无热度的照明
断断续续的光亮?
你的视线从飞蛾移向灯泡,
静止在其脉冲光亮的波动上——
类似的感觉,是由密封于真空
钨丝的破碎弧光激起的吗?
 
你的脉搏,我知道,已随着地球
冷漠的转动变慢,我知道你的血液
明智地与季节同冷暖,
对最轻的微风作出反应——
却不屑于跟吓得乌龟
脚趾回缩的风(或飓风)竞速。
 
我们的世界在光年之外吗?曼德拉,
迷失于挑战霸权的幻觉中
反对一种可怕的种族霸权,
是什么带你回到大地?黑夜看守的
野蛮而沉重的脚步声?透过牢房窥视孔的
一只呆滞的眼?告诉我曼德拉
那守卫,他是你的囚犯吗?
 
你的慷慨吓到了我,曼德拉,那样绷紧
你心脏的鼓面,我们数百万人舞蹈
于其上。我害怕我们抓住,你的静脉上
肥胖的蚂蟥。我们日常的不精确
钝化了你锐利的意志刀锋。
妥协倒空了你行动的饱满——
喂养着一块大陆空无意志的胃,
你留下的会是什么,曼德拉?

 那么现在他们放火烧她头上的屋顶
给温妮①⑦
 
那么现在他们放火烧她头上的屋顶?
喂,有什么新鲜事?头脑迟钝,像婴儿,
玩火。明亮的东西吸引他们。
被色彩迷住,这些呜咽着的执法官不曾
攫取你的床单?
 
记得,它曾呈现,
非洲人国民大会的色彩。那拼接的被子
燃烧他们的双眼,飘舞于反抗中。
他们来了,他们搜索,暴怒,仿佛只有
受红旗刺激的公牛能感同身受。他们找到
这爱的床单,而恨追逐他们。
 
“我的床,我们的床单,我们的床罩,”
她抗拒。“一床被子,”她告诉他们,
“由很多手刺绣的,它珍藏和分享
我们的爱、我们的辛苦,跟所有辛苦
和分享的人一起。
 
“这床罩知晓生育的剧痛。
像大地,在我们重建的希望中,这是
慷慨之爱,一场盛筵
广阔地包涵所有男人和女人。
那么你是否想知道,它呈现希望的色调?
 
“爱不是单独得到满足。拥抱
是内心的靠近,男女之爱
在民族之爱的面团里发酵。
这巢,这歇息,这白色风暴里的港口
你举起以阻挠回家,这破旧的
帆布哀悼败亡,庆祝
我们的成年礼。婚礼队列和寿衣,
止血布或是绷带布,桌子
和在战场核心的早餐托盘——敌人,
为何惊讶于它呈现的纷乱条纹?
 
“向前,一个标准点,那疲惫的双脚,依旧
包裹着英雄最终的沉默。
这床罩缓解我们
那分离造成的低落。”
 
他们仍然拿走她的床单,曼德拉
而且,现在他们放火烧她头上的屋顶。
 
被忽视者,被剥夺公民权的社会人,
“被禁止的①⑧。”在合影照中她的形象被涂白
(但是谁能擦除心灵保留的底片?)
她的名字在空白处,她的话语被玷污
通过审查员的蜡笔,他们吹嘘:
“她将收集霉菌和时间的灰尘,用遗忘的
蜘蛛网编织她被删除的存在。”
记忆中的谎言在历史牙齿里!她曾是
罕见的光彩照人的画卷,从它的预言中
人类领悟其命运。世界会阅读她
以一百种语言。
 
刷白坟墓——这是他们的禀性——
吐出遗忘的堕落。
外表里的灵魂,受困于中世纪的裹尸布中,
它们的病态以魔法唤出
地狱的火焰,宗教法庭的篝火。
在温妮身上他们找到所有的异端——
圣女贞德到耶路撒冷预言家——如今丧心病狂了,
他们为处异教徒以火刑堆积柴捆。
 
贪财的宏大联姻
开始破裂。伪君子的同盟者们
阅读这画卷,火光映现的窗花
那可怕的注释,变成激光热
以融化牢房的铁栅栏。
 
那么不足为奇,而且因此无须诅咒
那徒劳的愤怒,那微不足道的火焰之刺
毁坏夜晚。死神抢走这些
诸世纪埋葬的、形成之中的心灵。
这女巫的安息日,他们祈求将磨尖木棍
去深深地戳穿那活着的
死者之心。
 
我知道他们把床单拿走了,曼德拉
现在他们放火烧她头上的屋顶。
他们怎能知道,这些活着的死人
他们笨拙的双手已经煽起火焰
铭记他们排斥的独特色彩
跨越我们最黑暗的夜晚。

  
注释:
此组诗选自英国美修因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沃雷·索因卡诗选》(WOLE SOYINKA SELECTED POEMS, This collection first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2001 by Methuen Publishing limited),标题为译者所加。
①鲁道夫·沃尔特·理查德德·赫斯(德语:Rudolf Walter Richard He?)(1894年4月26日-1987年8月17日),纳粹党的副元首,生于埃及的亚历山大港,赫斯于1941年5月10日搭乘飞机前往英国进行未授权的和平任务,并遭英方扣留直到大战结束。二战后判处终身监禁,最后于柏林施潘道军事监狱内的小别墅上吊自杀,不过当时赫斯的脖子上有绳索多次缠绕过的迹象,勒痕呈平行状,因此有不少人认为赫斯的死并不单纯。赫斯后来成为了新纳粹的崇拜对象,而他的儿子沃尔夫·赫斯成了著名的右翼分子,并称声称他的父亲死于谋杀。
②南非夸祖卢-纳塔尔省的一座港口城市。
③罗宾岛距离开普敦9公里,曾经是一座监狱。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就曾经被囚禁在这里长达18年。 1997年1月1日,罗宾岛正式成为向公众开放的博物馆,199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世界遗产。罗宾岛的导游中,有些是曾经关押在这里的政治犯,也有人以前是监狱看守。他们从各自的视角和记忆为游客讲解罗宾岛的历史,而地位则是完全平等的了。 B区牢房的30间牢房用来关押“最危险的政治犯人”,其中第5号牢房就是曼德拉曾经住过的。
④约瑟夫·门格勒(Josef Mengele,1911年3月16日-1979年2月7日),人称「死亡天使」,是一名德国纳粹党卫队军官和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医师」。门格勒是筛选当时被运抵集中营的囚犯的医师之一,负责裁决将囚犯送到毒气室杀死,或者成为强制劳动劳工,并且对集中营里的人进行残酷、科学价值不明的人体实验。战争结束后,他先是使用假名隐匿在德国,然后逃亡至南美洲不同国家居住,直到意外溺死在巴西,对遗体的DNA测试才确认了他的身份。
⑤西蒙·维森塔尔(Simon Wiesenthal,1908年12月31日-2005年9月20日)是犹太裔奥地利籍建筑工程师、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是著名的纳粹猎人。他一生致力追查纳粹党人和搜证,把他们送上法庭,要他们为战争罪行和非人道罪行负责。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为纪念他而设立。
⑥乌干达城市。
⑦沙佩维尔:南非黑人城镇。1960年3月21日发生种族屠杀事件。在50年代末期,南非国内黑人反抗斗争日渐高涨。城镇地区群众暴动此伏彼起,黑人群众杀死警察的事件时有发生。在此形势下,泛非主义者大会于1960年3月21日发起了“反通行证法”运动。泛非大会领导人罗伯特·索布克韦身先士卒,不携带通行证,到警察局门前自愿被捕。成千上万的黑人把通行证放在家里,到警察局门前示威。1万多群众围住警察局。政府派军队动用催泪弹、飞机都未能驱散人群,反而更加激起群众的愤怒。最后警察向手无寸铁的示威群众开枪,打死69人,打伤180人,造成骇人听闻的血腥惨案。其他黑人城镇也爆发了类似的群众示威,并接连出现警察枪杀和平示威群众的事件。白人当局还宣布实行紧急状态法,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搜捕。几千名黑人运动积极分子被捕入狱。随后,南非政府又颁布《非法组织法令》,于4月8日宣布取缔非国大和泛非大。非洲人有组织的反抗斗争从此转入地下。
⑧西南镇的缩称,在约翰内斯堡西南24公里,是南非境内由种族隔离政策造成的最大非洲人集居城镇。居民约100万,大多是工人。工人们工作地点在约翰内斯堡市内和周围矿区,被迫每天长途往返。居住拥挤,房屋简陋,缺乏基本的公共设施。这里曾经是南非近现代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统治的前哨。同时早期的非洲民族主义运动、黑人工人运动和后来的黑人学生运动都活跃在这片土地上。著名的黑人领袖纳尔逊·曼德拉、德斯蒙德·图图主教都曾居住在这个小镇里。索韦托是世界著名的黑人城镇,也是南非旅游的著名景点。1976年6月19日 (农历五月廿二),南非索韦托发生大规模骚乱,至少有176人死亡,1228人受伤。
⑨斯蒂芬·班图·比科(南非荷兰语:Stephen Bantu Biko,1946年12月18日-1977年9月12日),南非反种族隔离制度运动家,活跃于1960年代至1970年代初。他在南非创立了黑人觉醒运动,动员了大部分居住在城市的黑人。自从他被警察拘留期间逝世后,他被称为反种族隔离制度运动的烈士。他在生的时候,他以写作、社会运动等方式尝试使黑人觉醒。比科有一句著名的口号:“黑人是美丽的”,他解释为:“朋友,你很不错,开始抬头看看你这个人”。从1970至1990年代中期,南非执政党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对比科和黑人觉醒运动十分敌视,但现在则视他为抗争英雄。
⑩伊卡洛斯(希腊文:?καρο?)是希腊神话中代达罗斯的儿子,与代达罗斯使用蜡和羽毛造的翼逃离克里特岛时,他因飞得太高,双翼上的蜡遭太阳融化跌落水中丧生,被埋葬在一个海岛上。为了纪念伊卡洛斯,埋葬伊卡洛斯的海岛命名为伊卡利亚。
①①露丝·佛斯特(1925年5月4日-1982年8月17日)是南非反种族隔离活动家和学者,出生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在莫桑比克她死于包裹炸弹)。
①②津巴布韦首都。
①③布鲁图(Marcus Junius) :前85~前42,罗马贵族政治家、将军、刺杀罗马独裁者恺撒的主谋者。
①④南非警察控制人群使用的塑料警鞭。
①⑤一种常见的游戏。
①⑥博茨瓦纳、南非、莱索托、斯威士兰等国的货币单位。
①⑦温妮·曼德拉(1936年9月—),全名温妮·诺姆扎莫·马迪基泽拉,出生于南非的比扎那村庄。现任南非执政党非国大妇女联合会主席、非国大执行委员会委员、国会议员。1958年与曼德拉结婚,1996年离婚。作为一位黑人民权斗士,她曾以战斗、忠贞、母爱的形象赢得“黑人母亲”的尊称。在这个耀眼光环的笼罩下,温妮性格中专横跋扈、野蛮霸道的一面也逐渐暴露。1988年,温妮成立“曼德拉联合足球俱乐部”,实际是一个恐怖主义黑帮,俱乐部成员都是温妮的黑人保镖,经常拷打并害死那些被白人收买的黑人。执着的信仰可以成就一个人,膨胀的权力欲望也能迅速地毁灭一个人。从天使到魔鬼,也许是生命中的一步之遥。“我就是非国大”的温妮,其毁誉参半、颠覆多变的一生,令世人警醒。
①⑧南非曾以政府法令限制(参与非法政治活动涉嫌者)的行动自由。根据1977年南非“国内保安条例”规定,禁止…公开演说;禁止…发表文字或参与政治活动,禁止参与写(或公开谈论、从事)政治活动。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推荐视频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