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热爱的诗人——荷尔德林

2015-07-16 11:52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海子 点击:

摘要:我热爱的诗人——荷尔德林

推荐关键字

我热爱的诗人——荷尔德林
 
海子/文
 


荷尔德林


        1、在《黑格尔通信百封》这本书里,提到了荷尔德林不幸的命运。他两岁失去了生父,九岁失去了继父,1788年进入图宾根神学院,与黑格尔、谢林是同学和好友。1798年秋天因不幸的爱情离开法兰克福。1801年离开德国去法国的波尔多城做家庭教师。次年夏天,他得到了在他作品中被理想化为狄奥蒂玛的情人的死讯,突然离开波尔多。波尔多在法国西部,靠近大西洋海岸。他徒步横穿法国回到家乡,神经有些错乱,后又经亲人照料,大为好转,写出不少著名的诗篇,还翻译了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和《俄狄浦斯王》。
        精神病后又经刺激复发,1806年进图宾根精神病院医治。后来住在一个叫齐默尔的木匠家里。有几位诗人于1826年出版了他的诗集。他于1843谢世,在神智混乱的“黑夜”中活了36个年头,是尼采“黑夜时间”的好几倍。荷尔德林一生不幸,死后仍默默无闻,直到20世纪人们才发现他诗歌中的灿烂和光辉。和歌德一样,他是德国贡献出的世界诗人。哲学家海德格尔曾专门解说荷尔德林的诗歌。
 
        2.荷尔德林的诗,歌唱生命的痛苦,令人灵魂颤抖。他写道:

待到英雄们在铁铸的摇篮中长成,
勇敢的心灵像从前一样,
去造访万能的神祗。
而在这之前,我却常感到,
与其孤身独涉,不如安然沉睡。
何苦如此等待,沉默无言,茫然失措。
在这贫困的时代,诗人何为?
可是,你却说,诗人是酒神的神圣祭司
在神圣的黑夜中,他走遍大地。
 
        正是这种在神圣的黑夜中走遍大地的孤独,使他自觉为神的儿子:“命运并不理解/莱茵河的愿望。/但最为盲目的/还算是神的儿子。/人类知道自己的住所,/鸟兽也懂得在哪里建窝,/而他们却不知去何方。”他写莱茵河,从源头,从阿尔卑斯冰雪山巅,众神宫殿,如一架沉重的大弓,歌声和河流,这长长的箭,一去不回头。一支长长的歌,河水中半神,撕开了两岸。看着荷尔德林的诗,我内心的一片茫茫无际的大沙漠,开始有清泉涌出,在沙漠上在孤独中在神圣的黑夜里涌出了一条养育万物的大河,一个半神在河上漫游,唱歌,漂泊,一个神子在唱歌,像人间的儿童,赤子,唱歌,这个活着的,抖动的,心脏的,人形的,流血的,琴。
 
        3.痛苦和漫游加重了弓箭和琴,使草原开花。这种漫游是双重的,既是大自然的,也是心灵的。在神圣的黑夜走遍大地“……保留到记忆的最后/只是各有各的限制/因为灾难不好担当/幸福更难承受。/而有个哲人却能够/从正午到夜半/又从夜半到天明/在宴席上酒兴依旧”(《莱茵河》)。也就是说,要感谢生命,即使这生命是痛苦的,是盲目的。要热爱生命,要感谢生命。这生命既是无常的,也是神圣的。要虔诚。
 
        有两类抒情诗人,第一种诗人,他热爱生命,但他热爱的是生命中的自我,他认为生命可能只是自我的官能的抽搐和内分泌。而另一类诗人,虽然只热爱风景,热爱景色,热爱冬天的朝霞和晚霞,但他所热爱的是景色中的灵魂,是风景中大生命的呼吸。凡·高和荷尔德林就是后一类诗人。他们流着泪迎接朝霞。他们光着脑袋画天空和石头,让太阳做洗礼。这是一些把宇宙当庙堂的诗人。从“热爱自我”进入“热爱景色”,把景色当成“大宇宙神秘”的一部分来热爱,就超出了第一类狭窄的抒情诗人的队伍。
 
        景色也是不够的。好像一条河,你热爱河流两岸的丰收或荒芜,你热爱河流两岸的居民,你也可能喜欢像半神一样在河流上漂泊、流浪航行,做一个大自然的儿子,甚至你或者是一个喜欢渡河的人,你热爱两岸的酒楼、马车店、河流上空的飞鸟、渡口、麦地、乡村等等。但这些都是景色。这些都是不够的。你应该体会到河流是元素,像火一样,他在流逝,他有生死,有他的诞生和死亡。必须从景色进入元素,在景色中热爱元素的呼吸和言语,要尊重元素和他的秘密。你不仅要热爱河流两岸,还要热爱正在流逝的河流自身,热爱河水的生和死。有时热爱他的养育,有时还要带着爱意忍受洪水的破坏。忍受他的秘密。忍受你的痛苦。把宇宙当做一个神殿和一种秩序来爱。忍受你的痛苦直到产生欢乐。
 
        这就是荷尔德林的诗歌。这诗歌的全部意思是什么?要热爱生命不要热爱自我,要热爱风景而不要仅仅热爱自己的眼睛。这诗歌的全部意思是什么?做一个热爱“人类秘密”的诗人。
 
        这秘密既包括人兽之间的秘密,也包括人神、天地之间的秘密。你必须答应热爱时间的秘密。做一个诗人,你必须热爱人类的秘密,在神圣的黑夜中走遍大地,热爱人类的痛苦和幸福,忍受那些必须忍受的,歌唱那些应该歌唱的。
 
        4.从荷尔德林我懂得,必须克服诗歌的世纪病——对于表象和修辞的热爱。必须克服诗歌中对于修辞的追求、对于视觉和官能感觉的刺激,对于细节的琐碎的描绘——这样一些疾病的爱好。
 
        从荷尔德林我懂得,诗歌是一场烈火,而不是修辞练习。
 
        诗歌不是视觉。甚至不是语言。她是精神的安静而神秘的中心。她不在修辞中做窝。她只是一个安静的本质,不需要那些俗人来扰乱她。她是单纯的,有自己的领土和王座。她是安静的。有她自己的呼吸。
 
         5.荷尔德林,忠告青年诗人:“假如大师使你们恐惧,向伟大的自然请求忠告”。痛苦和漫游加重了弓箭和琴,使草原开花,荷尔德林这样写他的归乡和痛苦:
 
航海者愉快地归来,到那静静河畔
他来自远方岛屿,要是满载而归
我也要这样回到生长我的土地
倘使怀中的财货多得和痛苦一样
 
        荷尔德林的诗,是真实的,自然的,正在生长的,像一棵树在四月的山上开满了杜鹃,诗,和,开花,风吹过来,火向上升起,一样。诗,和,远方一样。诗和远方一样。我写过一句诗: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荷尔德林,早期的诗,是沉醉的,没有尽头的,因为后来生命经历的痛苦——痛苦一刀砍下来——,诗就短了,甚至有些枯燥,像大沙漠中废墟和断头台的火砖,整齐,坚硬,结实,干脆,排着,码着。
 
        “安静地”“神圣地”“本质地”走来。热爱风景的抒情诗人走进了宇宙的神殿。风景进入了大自然。自我进入了生命。没有谁能像荷尔德林那样把风景和元素完美地结合成大自然,并将自然和生命融入诗歌——转瞬即逝的歌声和一场大火,从此永生。

        在1800年后,荷尔德林创作的自由节奏颂歌体诗,有着无人企及的令人神往的光辉和美,虽然我读到的只是其中几首,我就永远地爱上了荷尔德林的诗和荷尔德林。
 
1988.11.16
 
 
荷尔德林诗选
 
        荷尔德林,德国诗人。1770年3月20日生于内卡河畔的劳芬,1843年6月7日卒于图宾根。早年在登肯多夫、毛尔布隆修道院学校学习。1788~1793年在图宾根神学院学神学。1793年起先后在瓦尔特斯豪森、法兰克福、瑞士的豪普特维尔和法国的波尔多等地当家庭教师。1798年后,因情场失意,身心交瘁,处于精神分裂状态,1802年徒步回到故乡。1804年在霍姆堡当图书馆馆员。1807年起精神完全错乱,生活不能自理。
 
        其早期作品受克洛普施托克和席勒的影响,洋溢着革命热情,多以古典颂歌体的形式讴歌自由、和谐、友谊和大自然。后来的诗歌中,把人道主义思想和对祖国的爱交织在一起,逐渐转向古希腊的诗歌和自由韵律的形式,艺术上臻于完美。代表作有《自由颂》、《人类颂》、《为祖国而死》、《日落》、《梅农为狄奥提玛而哀叹》、《漫游者》、《返回家乡》、《爱琴海群岛》以及《给大地母亲》、《莱茵河》、《怀念》等。他唯一的书信体小说《许佩里昂》是他的成名作。主人公许佩里昂是一位18世纪的希腊青年,他热爱生活、渴望自由,参加了1770年反抗土耳其的斗争。在腐朽的社会现实中理想成了泡影,心爱的狄奥提玛又不幸死去,于是感到悲观和孤独。小说具有强烈的抒情色彩,语言十分优美。于1796~1800年创作的悲剧《恩培多克勒之死》(未完成),此剧喻示着“新事物的产生必须彻底毁掉旧事物”。
 
        他还翻译了索福克勒斯的两部悲剧《奥狄浦斯王》和《安提戈涅》,译本受到很高的评价。
 
 
漂泊者
 
我孤零零地站着,眺望阿非利加的
不毛的原野;火光从天上飘落。
瘦削的群山蜿蜒着,仿佛行走的骸骨,
从高空探出空洞的孤独的秃头。
啊!这儿没有涌现出新鲜的绿意的森林
蓊郁、壮丽地耸向呼啸的太空,
没有溪流从山上垂下悦耳的瀑布,
流过烂漫的山谷,形成银溪,
没有牛羊在哗哗的泉边度过中午,
没有居屋从树间亲切地窥人。
灌木下停着一只沉默的严肃的鸟儿,
迁徙的鹳鸟慌慌忙忙地飞过。
自然啊,我并非来沙漠中向你要水,
温驯的骆驼已忠心为我贮藏。
看惯故国郊原的光华的我,是来寻
森林之歌和生命的多姿多彩。
可是我白寻;你显得火热而辉煌,然而,
我曾见到过更崇高、更美的你。
我也曾探望过冰极;那儿,海洋恐怖地
向天空汹涌,仿佛凝固的混沌。
被禁锢的生命裹在白雪里死寂地睡眠,
沉酣的睡眠徒然在盼望白昼。
啊!上天不用温暖的手臂拥抱大地,
像庇格玛利翁拥抱心爱者那样。
也不用太阳的眼光打动大地的心胸,
又不用雨露亲切地跟她讲话。
母亲大地,我叫道,你已变成了寡妇,
贫苦、无子女,度着漫长的岁月。
什么也不生,也无从尽心尽爱地抚养,
老来无子女顾盼,就等于死亡。
可是也许有一天你会借天光取暖,
他的气息会把你从梦中唤醒;
你会像种子一样,冲破坚硬的外壳,
萌芽的世界腼腆地挣脱出来。
你蕴藏的力量会迸出繁茂的春天,
贫乏的北国会出现葡萄酒、蔷薇花。
可是现在,我回到来因河,幸福的故乡,
和风像从前一样吹拂着我。
从前摇动过我的亲密的宁静的树木
慰抚我的行将死去的心,
神圣的绿意,永恒、美丽的浮生的见证,
使我神清气爽,变成青年。
我本已衰老,冰极使我的头发变白,
南方的炎热使我的鬈发脱落。
可是,故土啊,你依然笑盈盈、热烈高兴地
拥抱你儿子,像曙光拥抱提同。
乐土啊!你这儿没有不长葡萄树的山,
在秋天,果实落进萋萋的草中。
火热的山丘欣然在水中濯足,树枝和
苍苔的花环使向阳的山头清凉。
城寨和房屋耸峙在阴暗的山旁,就像
孩子们爬上愉快的祖父的肩头。
麋鹿从林中逛到亲切的日光之下;
鹰隼在晴空之中高瞻远瞩。
可是,在清泉滋润山花的下面的谷中,
村庄满足地躺卧在草地上面。
这儿很寂静;听不到远处忙碌的水车声,
听不到牛车从山上嘎吱地下来。
只听到悦耳的镰刀声和农夫在耕犁旁
赶他的牛,吆喝它前进的声音,
还有母亲的歌声,她在草地上带着孩子,
五月的太阳使孩子欣然入睡。
可是,湖那边,在榆树映绿古老的院门、
篱笆上长满野接骨木之处,
那儿,有家屋和幽暗的花园环抱我,
那儿,我父亲养育我,跟草木一起,
那儿,我像松鼠般在沙沙的树枝上嬉戏,
或者把头藏在草堆里做梦。
故乡的大自然啊!你对我多么忠诚!你依旧
温柔地爱护我,迎接我这个流亡者。
桃子还结得很多,美味的葡萄还依旧
欣欣向荣,爬到我的窗户上。
樱桃树的美果依然红得很诱人,
低低的树枝,伸出手就能摘到。
小路依旧很亲热,把我从园中引到
无尽的林荫,或者直走到溪边,
故乡的太阳,你的光映红小路,照暖我,
依旧在我眼睛的四周嬉戏;
我从你喜悦地怀中痛饮烈火和酒精,
别让我衰老的头沉沉欲睡。
你曾把我的心从童年的睡眠中唤醒,
用温和的力量逼我远走高飞,
温和的太阳!我回来了,更忠实,更聪明,
要在你的花间安乐地休憩。
 
钱春绮 译
 
 
德意志人的歌
 
各民族人民的神圣心脏,祖国呵,
你忍辱负重,好似沉默的大地母亲,
你受尽曲解,面对外族想从
你的腹地获得最佳渔利。
你们剥窃你的思想,你的精神,
他们喜欢采摘葡萄,而他们
却讥讽你是蔓生的葡萄藤,说你
在地面上摇摇晃晃,一个劲地彷徨。
你是人才辈出的国度,
你是友爱之邦,正因为我是属于你的,
才常常痛心疾首,痛惜你总是
懦怯地否定最佳的灵魂。
然而,你也把某些酶坦露在我的面前,
我常常居高临下地观赏你的山青水绿,
和那高高的向阳坡上大片的果园
沐浴在你的微风中,观看着你。
我曾傍着你的大河走,情系着你,
这时,夜莺在柔软的柳枝上
唱着轻轻的歌,波浪
在朦胧的河谷静静徜徉。
我看到两岸的城市欣欣向荣,
高贵的城市,在你的工场里有默默的勤奋。
科学在繁荣,你的太阳
和煦地照耀着艺术家严肃的劳动。
你可认识米内尔娃的女儿?他们早就将
橄榄树选为自己的爱物;你熟悉它吗?
那雅典人的灵魂,富有思想的灵魂,
它还活着,默默地影响世人。
即使古河之旁的柏拉图花园学府,
已经荒芜,贫困的男儿
在英雄的荒坟上耕耘,胆怯的
夜鸟在圆柱上伤神。
呵神林!呵阿提卡!他不是
也用那骇人的光束击中了你,
使你活力倍增,那火焰又
如此匆匆地离开你回到了太空?
然后,那守护神又春天般地向我们走来,
跨越一国又一国。而我们呢?在我们的
后生中有谁也对某种
预感,某种心头之谜不加隐瞒?
请感谢德意志的妇女,是她们为我们
保存了神像们的美好的精神,
每天有那可爱的灿烂的和平
祛除那可恶的混沌。
跟我们的古人一样的诗人现在哪里?
上帝赋予他们快乐而又正直的品性,
像我们的贤人一样的贤人又在哪里?
他们冷静、果敢、清明廉正。
如今,向你致意,我崇高的祖国!
用新名字称呼你,最成熟的时代之果!
乌拉尼亚,你这最后一位
也是第一位缪斯,我向你问好!
你还在踌躇、沉默、还在酝酿一部欢乐之作,
构思一部无愧于你的新作,
一部独特的作品,像你自身一样,
是爱的产物,像你一样美好。
何处是你的戴洛斯,你的奥林匹亚
使我们能相聚在最隆重的节日?——
做儿子的又何能猜透你这位神灵
为你的儿孙早就准备好的一切?
 
顾正祥 译
 
 
生命的一半
 
挂着黄澄澄的梨 开满了野玫瑰
岸垂入湖里,你们,美丽的天鹅,
沉醉于亲吻 将头缓缓浸入
清凉神圣的湖水。
我暗自伤悲,当冬天来临,我去哪里采集
花朵,阳光,和大地的阴影?
墙垣肃立 无言而寒冷,只有风
吹打着风信旗。
林克 译
 
现在让我去吧
现在让我去吧
去采集野草莓 好熄灭对你的爱
在你的小路旁,哦,大地
在这里 这里蔷薇刺
和甜美的菩提飘香于
山毛榉旁边,正午,当泛黄的田野
一片成长声,直直的茎秆上,
麦穗压弯了脖颈
好似秋天,但此时在橡树高高的
穹顶下,当我沉思 并抬头追问时,
一阵钟声 多么熟悉
从远方传来,金色的鸣响,是小鸟
再度醒来的时辰。这便是好光景。
 
林克 译
 
 

 
东北风吹拂,这是我最喜爱的
风,因为它把火热的激情
和吉利的远航允诺给水手。
快去吧现在,去问候
美丽的加龙河,和波尔多的花园
那里,沿着陡峭的河岸
小径蜿蜒,溪水深深地
泻入激流,但小溪的上面
眺望着高贵的一对 橡树和银白杨;
那一切仍在我记忆中,榆树林
怎样垂下宽宽的树梢,荫蔽着磨坊,
庭院里却长着一棵无花果树。
在喜庆的日子 褐色的女人走过那里
走在绒绒的草地上,
三月的季节,当昼夜一般长短,
条条缓慢的小径上,
驮负着太多金色的梦幻,春风绵绵诱人入睡。
但愿有谁,溢满暗淡的光泽,
递给我一只香醇的酒盏,
好让我安眠;因为在这片
绿荫里小憩似乎很甜。这样不好,
为易朽的思想失魂落魄。但真的美好
一次谈话并且诉说
心中的情意,倾听许多
爱的日子,和曾经发生的事情。
但朋友们现在何方?贝拉明
和他的同伴?有人心怀畏怯,去源头探寻;
而宝藏可以说源于大海。
他们,好比画师,去远方蒐集
大地的美物而不厌 那鼓翼的征战,
和孤独地栖歇,长年,在那
树叶脱落的桅杆下,那里都市的节日
不曾照彻黑夜,
也没有弦乐和自己家乡的舞蹈。
但如今那些男子汉
已启航去印度,在信风的海角
在葡萄园山麓,那里
多尔多涅河奔流而下,
与壮丽的加龙河汇合
海一样宽阔滔滔涌向大海。海洋
夺去又给予记忆,
爱情也勉力让目光凝望,
那永存的,皆由诗人创立。
 
林克 译
 
 
在柔媚的湛蓝中
 
在柔媚的湛蓝中
教堂钟楼盛开金属尖顶。
燕语低迴,蔚蓝萦怀。
旭日冉冉升起,尽染金属尖顶,
风中,风向标在高处瑟瑟作响。
谁在钟底缘阶而下,
谁就拥有宁静的一生,因为
一旦外表被极度隔绝,
适应性便在人之中彰显。
钟声中的窗,恰如向着美的门。
同样,因为门依然遵循着自然,
便具有林中秀木的相似性。
纯真毕竟也是美。
严肃的心灵生自逝去之物的内部。
影像如此单纯、神圣,以至于
我们事实上时常畏惧于将之描绘。
上苍,始终至善至美,
拥有富足、德行与愉悦。
人或可仿效。
当生命充满艰辛,人
或许会仰天倾诉:我就欲如此这般?
诚然。只要良善纯真尚与心灵同在,
人就会不再尤怨地用神性度测自身。
神莫测而不可知?神如苍天彰明昭著?
我宁愿相信后者。神本人的尺规。
劬劳功烈,然而诗意地,
人栖居在大地上。
我是否可以这般斗胆放言,
那满缀星辰的夜影,
要比称为神明影像的人
更为明澈洁纯?
大地之上可有尺规?
绝无!同样
造物主的世界不曾阻挡雷霆的步伐。
花是美的,因为花在阳光下绽放。
我们的双眼总会在生命中发现,
更美的事物仍要以花为名。
哦,我对此颇为明暸!
莫非神矢志于身心喋血,
而不再完整存在?
灵魂,我相信,必当葆有纯真,
否则,就会抵达权力之巅,在鹰翼之上,膺受
赞美的歌咏与众鸟的和鸣。
这就是本性,这就是外表。
哦美丽的溪流,波光粼粼,你在波光中清澈流淌,
宛若穿过银河的神的目光。
我如此熟谙你,
泪水夺眶而出。我看见,在我的外表
一个勃然的生命在我四周遍开万物,因为
我不曾不恰当地将之与墓地上的孤鸟相提并论。
只缘我有一颗跳动的心,
微笑依然是我在忧伤着世人。
我是否能成为一颗彗星?
我相信。因为彗星拥有鸟的迅疾轻捷;盛开在烈火中,
宛若向着纯洁的赤子。
伟大岂是人之本性所敢僭妄。
德行之喜悦理应得到嘉许,
得到花园里飘荡在三圆柱间严肃神灵的
嘉许。窈窕淑女必当头饰
爱神木之花,因为她的本性与情感
酷似爱神。而爱神木仅仅
生长在希腊的大地。
当一个人向镜中凝望,
在镜中看见自己如同被临摹的影像;
影像酷似真人。
人的影像生有双目,
明月秉有辉光。
而俄狄浦斯王拥有一目或已逾分。
他的人之苦难,无法描绘,无以言表,
无可置辩。
一旦戏剧表现这样一个人物,苦难油然而生。
当此刻我怀念着你,苦难于我意味着什么?
当溪流将我裹挟至亚细亚般
绵延的某处尽头。
无疑,俄狄浦斯饱受着这苦难。
无疑事实如此。
是否赫拉克勒斯也曾苦难?
毫无疑问。这对相交莫逆的朋友
不也承受着他们的苦难?
赫拉克勒斯同诸神干戈相向,就是苦难。
分享这些被生命嫉妒的不朽,
也是一种苦难。
而当一个人被太阳斑所覆盖,被些许斑点
彻底覆盖,更是一种苦难!这是艳阳的作为:
太阳裁处着万物。
太阳以光芒的魅力玫瑰一般
引领着少年人的道路。
俄狄浦斯承受的苦难,
看上去恰如
一个穷人悲叹
丢失了什么。
哦,拉伊俄斯之子,希腊大地上穷困的异乡人!
生即是死,死亦是一种生。
 
Dasha 译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李浩、中国诗歌学会)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推荐视频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18611531885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23323242号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3 作家网